您的位置 : 小说-最新小说-云讯小说每天为你推荐最热门小说 > 资讯 > 穿越之喜当娘(秦殇/白顾)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之喜当娘(秦殇/白顾)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8-12-28 12:00编辑:

经典小说穿越之喜当娘是作者喵吾所著的一本穿越小说,该小说目前有更新,,剧情内容也是特别的火热。穿越之喜当娘秦殇白顾精彩片段:没想到胖小虎倒是知道秦荷的哥哥是秦殇,他撇了撇嘴:“秦哥好像是挺忙的。”秦荷生怕他话题绕到了别处,急忙咳嗽:“哎,是啊。其实我还是很想让哥哥来看看我,只可惜我拖着病怏怏的身体也跑不远。”

《穿越之喜当娘》精选章节

白顾自然不能这么说,只是尴尬的摸了摸肚子:“来的路上嘴馋的很,在路上就吃了不少。现下倒是没有口福了,让吴小姐见笑了。”

白顾十分拗口的说着斯斯文文的话,秋寻噗嗤一笑又急忙收敛:“既然如此,不如干脆等下打包带点回去吧。”

秋寻望着白顾,话是这么说,但是却是在询问白顾。白顾不忍推脱只好答应下来,秋寻明显开心了许多。

吴月兰漂亮的眼睛瞅了瞅白顾又撇了撇秋寻,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本来也是个聪慧之人,知道白顾可能找秋寻有事,便站起来告辞:“我今儿也打扰了秋公子不少时辰了,如今我也该走了。”秋寻站起身来,吴月兰摆了摆手:“不必送了。”

秋寻和吴月兰看似关系一般但是也随意,秋寻竟然真的不送了。吴月兰俏皮的朝着白顾眨了眨眼,然后带着丫鬟走了。

白顾还不懂吴月兰的意思,倒是一旁的秋寻瞥见了吴月兰的小表情,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吴月兰一走,秋寻便把注意力集中在白顾身上:“怎么今儿个有空来找我?”白顾将事情跟秋寻说了,秋寻哦了一声没再接话,白顾皱了皱眉:“我知道这事情拜托你帮忙很为难你,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好了。”

秋寻撇了白顾,拿起杯子猛喝了一口茶水,结果被呛到了,下巴处都是水渍。白顾掏出手帕递给秋寻,秋寻也不矫情直接拿过来擦了擦:“说的这叫什么话,上次我还没有跟你道歉。”秋寻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轻微的颤动着,刮着白顾的心里很不好受。白顾有点后悔来找秋寻,正想着算了的时候,秋寻却把头靠了过来,靠在了白顾的肩膀上。

白顾下意识的想推开秋寻,秋寻咬着嘴唇看着她,一派的可怜样。白顾十分无奈,秋寻心满意足的靠着白顾。不过秋寻也知道白顾的耐心有限,所以也没有太出格,靠了一会子就坐直了身体:“那个吴小姐就是老爷的千金,我与她关系挺复杂的但是姑且也能帮帮你。”

“既然如此,那你上次为何不直接找吴小姐帮忙。”白顾并没有责备秋寻的意思,只是十分不解。秋寻眸子暗淡下来,里面的光芒都仿佛要灭了一般。白顾心里咯噔一声,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想要解释一下却又听到秋寻开口:“吴小姐比我大了几岁,我们在几年前就定下了婚约。”

白顾这下是真的吃惊了,可是秋寻接下来的话却更让他吃惊:“原本我想成亲就成亲吧。”秋寻转过头望着白顾,眼里包含的感情让白顾心里一抖,她不敢去直视秋寻的双眼,只能听到秋寻略带无奈的声音:“可是我并不喜欢吴小姐,我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便去跟吴小姐商量。好在我们之间的婚约除了家人以外倒也没人知道,就算毁约了也无妨。”

秋寻叹了口气,目光触及到之前吴月兰坐着的地方:“她是个好女子,是我对不起她。”白顾也不知道如何安慰秋寻,她心里也明白,秋寻毁约的一大部分原因估计是因为自己。刚才吴月兰的态度也不像是对白顾有敌意,落落大方的反而让白顾难受的很。

古代可不比二十一世纪,这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只怕要遭人诟病。那吴月兰指不定还被传成什么样子,谣言可是最可怕的,也是最有煽动力的。说得严重点,说不定吴月兰的一生就要被毁了。

秋寻说完又轻笑了一声,拍着白顾的肩膀站起来:“瞧你这表情,其实真不是什么大事情。走吧,我们去官府把你夫君接出来吧,想必吴老爷还是会给几分面子的,至于你等下就站在门外等我便是了。”

上次白顾就得罪了那个吴老爷,所以白顾也不想跟着秋寻去凑热闹,免得把事情搞砸了。

秋寻自然没打算带着白顾进去,只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吴老爷居然愿意见白顾,还特意请小厮来说明。白顾跟在小厮身后心里七拐八拐的,秋寻看了看白顾知道他心里紧张,于是伸手牵了下白顾的手:“放心吧,这一次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白顾其实心里没有多感动,反而有些尴尬的将手抽了出来,秋寻也不太在意白顾的反应,若无其事的缩回了手。

两个人进了大厅,吴老爷正坐在主位上喝茶,看见秋寻和白顾来了,吴老爷站了起来迎了上去:“来了啊。”

秋寻客套了几句,吴老爷心不在焉的。眼神频频的扫向白顾,白顾不知道吴老爷什么意思,见只看见吴老爷伸手指了指椅子:“坐吧坐吧,当做自家别客气,小白啊。”

白顾刚坐下就差点摔下去,她没有看吴老爷只是点着头。吴老爷脸抽搐了几下,笑容堆积在脸上:“上次的话你可不要放在心里啊,我就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这个年纪跟我女儿都差不多了,哈哈哈。”说完自顾自的笑了笑,秋寻怕气氛尴尬连忙附和,然后给白顾使了个眼色。

白顾也不是那么傻的人本来就是有求于人的,她自然是顺着吴老爷的意思奉承了几句,然后把话题转到了秦殇身上:“我夫君被吴老爷的官差给抓走了,如今在牢里关着,也不知道是否有什么误会。”

吴老爷正喝茶了,忽然就喷出来了。白顾纳闷的看着吴老爷,心说自己也没说什么啊,怎么反应这么大。

殊不知吴老爷想起了那日的那个男人,那个谜一般的男人必然跟白顾和秦殇有什么关系,若是再来一次只怕吴老爷就小命不保了。

白顾看到吴老爷端着茶杯的手都在颤抖,好几次都差点握不紧茶杯,最后只能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白顾心里疑惑更深了,吴老爷站起来:“随我去牢里看看,这件事情必然是误会了。小白妹子放心,我一定帮你。”

秋寻也是不懂,他疑惑的看向白顾,白顾摇了摇头,两个人怀着同样奇怪的心思跟随着吴老爷去了牢房里。

青牛城的牢房其实并不是很大,也不是很远,很快白顾和吴老爷就到了那边。吴老爷率先走了进去,让官差带着去了秦殇的牢房,还未走到跟前就看到牢房里乱成一团,两个人趴在地上,偶尔动一下。

“快快,把门打开。”吴老爷眼皮子一跳,这事情他遇到的多了一看就知道绝对是用了私刑。官差手哆嗦着打开了门,白顾先一步跑了进去,拽着站在一边的秦殇,上下摸索着:“你没事吧,伤着哪里没有?”

秋寻眼神定格在白顾的身上,秦殇抬眸扫了秋寻一眼,秋寻和秦殇对视。这不是第一次对视了,每一次秋寻都能感觉到秦殇的眼神冰冷的不像一个正常人,可是当你不去注视他的眼神的时候,却又觉得他除了面瘫的不太正常以外,其实也还是一个未长大的男人。

白顾都顾不上地上躺着的人,眼里只看得到秦殇。秦殇握着白顾的手摇了摇头,白顾用另一只手摸了摸秦殇的脸,不过还要踮着脚摸。秦殇微微弯着腰任由白顾摸着她的脸,甚至还舒服的蹭了蹭。把心情不太好的白顾都给逗笑了,吴老爷在一边松了口气,叫人把地上躺着的都给抬了出去。

“那个那个。”吴老爷在一旁往前走了几步,却看到两人互相对视情意绵绵的样子,让他这个大老爷们都不好意思掺和进去。脚往前走了几步想说什么又被他们闪瞎了眼,最后实在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秦公子,白姑娘这事情必定是误会,所以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秦殇点了点头便拉着白顾走了出去,吴老爷跟秋寻紧跟其后。其实后面也没什么好说了,吴老爷说的不过是形式罢了,出去之后秦殇就算是没发生过这件事情,不过白顾还是十分好奇:“敢问吴老爷,您为何要帮我们?”

这话本不该问,但白顾觉得吴老爷的态度实在是和之前有天差地别,导致白顾有心怀疑。吴老爷冷汗直冒,犹豫了下决定说了:“是一位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帮了你们,上一次秦公子不也是得罪了那个施工头吗,那件事情也是哪位公子要求我出面摆平的。”

吴老爷观察了下白顾和秦殇的表情,白顾看起来很疑惑似乎是不认识那位银色面具的男人。倒是秦殇的表情就值得耐人寻味了,他那面瘫的脸居然浮现了一丝笑意,在吴老爷看过来的时候还冲着吴老爷眯了下眼睛,吓得吴老爷背后直冒冷汗。

“走吧。”秦殇拉了拉白顾的手,白顾转身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抬着头对着身旁的秋寻道谢。秋寻笑着揉了揉白顾的脑袋,白顾一时没有躲掉,都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秦殇揽在怀抱里面,秦殇狭长的双眼露出危险的讯号。秋寻没当回事的冲着白顾笑,白顾尴尬一笑拉着秦殇逃命似得走了。

秋寻啊,你知不知道我们二十一世纪流行一句话啊……不作不死啊。

“你轻点。”白顾一路上从坐着马车回到青牛村,就一直被秦殇控制着。哪怕下了马车,手腕也是被秦殇抓的死死的,如果白顾挣扎秦殇就抓的更加重,最后痛的还是白顾。白顾只好认命的跟着秦殇走,不,应该说一路小跑,等回到了家以后简直是出了一生的冷汗。

“坐。”秦殇总算松了手,白顾站在床边摸了摸自己被抓出了痕迹的手腕。秦殇眯了眯眼睛伸手按着白顾坐下,白顾无奈的坐在了床上。

她都没来得及生气就猛的被秦殇给教训了:“谁让你去找秋寻的?”

白顾在秦殇这愤怒的话里面听到了一点点吃醋的意味,可是白顾并没有因此而开心,相反的她十分郁闷。她一边揉着手腕一边低着头,突然就不想搭理秦殇了。

秦殇看白顾不搭理自己,心里的火突然就冒了出来。他伸出手指勾着白顾的下巴,白顾撇开脸,秦殇眼里一抹红光闪过,下一秒白顾的下巴就被秦殇死死的掐着了。

“疼。”白顾挣扎不了,只能用眼神瞟着秦殇,但是秦殇不说话,白顾只好保持着这个姿势跟秦殇解释:“如果我不去找他,那我不知道怎么帮你。”

秦殇沉默了一阵松了手,白顾狠狠的踢了一脚秦殇,秦殇也没在意。白顾郁闷的不行,不知道哪个环节错了,总之心里就像是一团火再烧:“秦殇你幼稚不幼稚啊?为了这点破事把我的下巴弄成这样,你好意思吗你。”

“这不是小事。”秦殇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低着头身后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一边。明明是白顾觉得委屈,但是看到秦殇这个样子,白顾居然又有点心疼。

这还是头一次白顾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那么点犯贱,尤其是看到秦殇驼着背坐在那里,整个人缩成一团。那么大只的一个大男孩突然就这样了,委委屈屈的腔调好像在控诉着什么。

白顾觉得需要跟秦殇沟通沟通,她站起来走到秦殇身边,秦殇抬着头看着她。白顾四周望了望搬来了一把凳子坐在了秦殇的对面,两个人膝盖碰着膝盖。秦殇还故意用膝盖去碰白顾的,撞的有点用力,不过好在不疼。

“秦殇,我对秋寻没有意思,就是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意思你懂吗?”白顾试图跟秦殇沟通,她不断的告诉自己,秦殇还小也许行为可能还有些幼稚。

秦殇抿了抿唇,凑过来看着白顾:“那对我呢?”秦殇的话太过于突然,白顾心里都没有准备,乍一听都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秦殇的耐心忽然又好了起来,就刚才的问题再次重复了一遍。白顾看着秦殇的眼睛,很多时候白顾都觉得那双眼睛里面只看得到自己,而白顾也不能在拿秦殇年纪小当价格说自己不喜欢他。是的,白顾喜欢秦殇,也许这种喜欢还只是很短浅的喜欢,但是未来他们还要在一起很久很久,也许这种淡薄的喜欢会慢慢变得浓厚起来,而白顾也期待这天的到来。

不过,白顾唯一担心的是,秦殇能等得到那天吗?年纪小的男孩总归是玩心大的,他懂什么叫喜欢吗?也许今天喜欢也许明天就不喜欢了。

“秦殇。”白顾坐直了身体,不管秦殇是怎么想的,但是白顾知道这一刻的秦殇肯定是认真的。她盯着秦殇看了半天,最后只能双手搭在秦殇的肩膀上:“你年纪还太小了。”

秦殇皱了皱眉:“因为我年纪小所以不回答我的问题吗?”秦殇开始咄咄逼人。白顾笑了笑,她当然没有那么矫情,相反白顾很多时候都相当直接。她摸了摸秦殇的脸蛋,直视着他的双眼:“我喜欢你。”

秦殇并没有很开心,反而皱着眉头看着白顾,想从她的表情和眼神中查探这句话的虚实。不过秦殇也没有拒绝白顾的触碰,相反的他还下意识的蹭了蹭白顾的掌心,活脱脱的一只大狗。

“秦殇。”白顾另一只手也摸上了秦殇的脸蛋,努力的想要跟他沟通清楚:“我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你年纪太小了,喜欢分太多种,我不能确定你对我的喜欢就是男女之情。”

秦殇想说什么,但是白顾却用手指抵住了他的唇部:“我知道你想解释,可是听我说完。”秦殇唇部动了动,白顾都没来得及多想,就感觉手指被湿润润的东西给舔了一下。白顾赶紧缩回手顺便瞪了一眼秦殇,秦殇若无其事的舔了舔嘴唇。

白顾将那只被舔过的手放在身后,心里跟那只被舔过的手指一样湿润润的:“秦殇,我喜欢你。所以我可以等你,等你长大。”

秦殇站起来,他却不满足于白顾说的话,他急切的需要一个答案:“长大?到多大,至少要给我个准确答案吧。”

白顾本来想说等到你二十岁的时候,不过看着秦殇放大的双眼,白顾心软了。她想了想决定定在二十一世纪的成年期,虽然在白顾看来还是太小了。但是如果那个时候秦殇还喜欢她的话,赌一把又何妨:“十八岁,等你十八岁还喜欢我的话,我们可以试一试如何?”

秦殇歪着嘴角笑了笑,眼睛微微向上瞟着有种看不起人的感觉,但是白顾知道秦殇只是在得意而已。秦殇走过来拉着白顾的手,不断的用手指摩擦着白顾的手腕,类似于调情的动作:“那你得答应我,在我长大的这两年里,你不许离开我也不许爱上任何一个人。”

白顾真的很想要翻白眼,如果白顾真的爱上了一个人又怎么能阻挡的住内心的感受。不过白顾也知道自己不会,毕竟她的心脏太小了,一次也只能容纳一个人,比如现在在自己眼前蹦跶的秦殇。

今儿个天气不是太好,小雨不断的下着,虽然不用到需要撑着伞的地步,但是绵绵的细雨有时候也挺让人心烦的,尤其是在有人需要出行的时候。

秦荷郁闷的不得了,从青牛城坐马车到青牛村,一路的小雨都没有停下来,不过所幸也下的不是很大。秦荷下了马车踩着青牛村破烂不堪的地,泥土沾了鞋子,鞋子已经完全看不出那模样了。气的秦荷满都是一肚子的气,好的心情完全都被破坏了。

她望了望四周,尽量找一些比较好的地方走着。下雨天出来的农妇不是很多,但也不是没有。秦荷随意的找了个人,小白兔一般的眼神扫向那个农妇:“大婶,请问秦殇住在哪里?”

大婶撇了她几眼,敲着她长得嫩生生的,说话细柔柔的,大婶的眼神也不禁柔和下来:“你来的不凑巧,这秦家的最近再弄房子,于是就搬去了黑牛村暂住了。”大婶给秦荷指了路,秦荷急急忙忙的走了,随后想到了什么又急急忙忙的返回来,笑着对迷茫的大婶说道:“谢谢你大婶。”说着又跑了。大婶在秦荷背后噗嗤一下:“这丫头倒是个有礼貌的。”

秦荷从青牛村又一路找到了黑牛村,总算在路口碰到了秦殇。秦荷看见秦殇就跟狗看见骨头一样,虽然这个比喻有点不太恰当,但是秦荷当时的表情的确很开心。那种发自内心的开心导致秦荷奔跑向秦殇,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直接抱住了秦殇,扑进了秦殇的怀里。

秦荷很瘦,比起白顾还有点肉,秦荷的瘦简直能让人摸到骨头。明明秦荷的身高看起来比白顾还要高,但是就是因为太瘦了,导致整个人看起来比白顾还要娇小,缩成一团的时候尤其明显。

“你怎么跑到这边来呢?”秦殇看到秦荷的时候还有些诧异,不过又很快释然了。秦荷在秦殇看来就是比自己还小的小孩子,即使两个人的年纪其实也没相隔多久,但是小一天也是妹妹,尽管不是亲的。

秦荷听到秦殇类似质问的话有些不太开心的嘟着嘴,可是由于面前的人是秦殇,秦荷还是没有发脾气,只是挽着秦殇的胳膊:“我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你不开心吗?”

秦殇摇了摇头,多开心是没有但是也没有不开心。秦殇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秦荷从小其实并不太爱黏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失去记忆的秦荷反而黏着他了,难道是因为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所以有那种雏鸟情节吗?

“带我去玩!”秦荷高兴的挽着秦殇的手不断的撒娇,秦殇犹豫着,秦荷还在旁边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秦殇就差捂着耳朵了。秦殇在家里留了张通俗易懂的纸条,带着秦荷去玩了。说玩也不是玩,黑牛村也没什么好玩的地方,但是人总是对新鲜的东西感觉到好奇,秦荷没来过这里自然是对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感觉到好奇。

秦殇跟在秦荷身后,看她看到一条小河就大惊小怪,看到黑牛的时候诧异的目光,蹦蹦跳跳的让秦殇也跟着心情好点。

还是个小女孩啊,秦殇目光柔和的看着秦荷。

“来来来……”秦殇的目光从秦荷身上转移去了别处,那边有个穿着长袍的老人家拿着不少的东西,坐在黑牛村比较显眼的地方。没多久老人就被围起来了,秦殇又收回了目光。这种事情在青牛村也常有,因为青牛村和黑牛村去城里需要很长时间,所以也会有城里的画师或者剃头的师傅主动来村子里面,每次一来大家也相当配合的去捧场,尤其是类似于老人家那样的画师,很受追捧。

来到村子里的画师基本不会收太多的银钱,画的还好。只要家里能拿得出手的钱大家也都愿意乐呵一把,毕竟这种事情也难遇到,特别是那些家里有小孩子的,就希望画张小孩子的,作为回忆保存下来。

秦殇是见惯了这样的事情,但是秦荷没有。秦荷拉着秦殇的手跑去那边,找到空隙钻了进去。一个男人抱着孩子正在被画师作画,需要保持这个姿势许久,不过男人也挺开心的,怀中的小孩鼓着一双眼睛笑容满面,这样一副画保留下来其实也挺有回忆的价值的。

那个画画的老人家显然是个老手,很快一幅画就画完了。抱着孩子的男人十分满意,付了钱就走了。秦荷眼神一闪,从口袋里掏出钱递过去,然后拉着秦殇站在一边。秦殇看了看四周围着的人皱了下眉头,秦荷还是比较了解秦殇的,看到秦殇这样就知道他不开心。秦荷低垂着头,原本拉着秦殇胳膊的手也松开了:“要是哥哥不想的话就算了。”

秦荷很少叫秦殇哥哥,但是一旦秦荷叫了就表示是真的伤心了,这是秦殇以往得出来的结果。看着秦荷低着头,秦殇还是答应了下来。倒也不是心疼秦荷,只不过是觉得自己没必要和这个妹妹计较,秦荷平时还是很听话的,难得来找他一次,就顺着她的意思来吧。

画师让她们站在一起,随意的摆着姿势。秦殇无所谓,秦荷却是很认真的想着,不过秦荷也没有想太久也许是怕秦殇等的不耐烦。

秦荷拍了拍秦殇的肩膀,有点害羞的红着脸:“哥哥可以公主抱我吗?”秦荷在脑子里想了无数次,可是都没有一次是在现实中成功的,而这次恰好是最好的一个机会。不过显然秦殇的注意力并不是这个,他不解的询问:“公主抱?”

秦荷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唇,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二十一世纪才有的词语。她笑着打了个哈哈敷衍了过去,然后跟秦殇解释起了这个姿势。秦殇有些不太愿意,他是有些矫情了,即使是自己的妹妹秦殇也不想太靠近。可是秦荷却拉着秦殇的胳膊撒娇,软软糯糯的可怜模样,好像秦殇不答应就是欺负了她似得。

秦殇弯腰下直接将秦荷抱起来,秦荷勾着秦殇的脖子,她轻柔的把头靠上去,幸福的闭上了双眼。这是她梦中就想要拥有的东西,如今在现实中实现了,那是不是说明她更多的想法也能够被实现?

秦殇抱着秦荷看着画师,画师拿着画笔看了他们一眼,不知道怎么得,拿着画笔的手突然一顿。他抿了下嘴唇没说什么继续画,但那轻微的停顿还是让秦殇看见了。秦殇有些狐疑但是他不是喜欢刨根问底的人,所以秦殇也没有太过于在意。

不知道在别人眼中是怎么样的,但是秦荷却觉得相当的幸福。两个人就好像情侣一样,甜蜜的抱在一起,然后让画师保留着这美好的一切。

大约十几分钟,画师询问秦殇需不需要休息休息,秦殇摇了摇头。秦荷太轻了,轻到秦殇都没感觉到什么。不过画师的询问倒是让秦殇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那些事情像是走马灯一般在秦殇的脑子里不断的来回滚动,他的神色有些莫然。

一幅画总共是花费了半个时辰,秦殇在坚持的住放下秦荷的时候也感觉胳膊有点酸痛。他没有去碰胳膊,只是在别人没注意的时候甩了甩胳膊,秦荷跑过去看画师的画。画师的确画的不错,低廉的价格但是画却一点不粗制滥造,相反的非常好。秦荷娇羞而幸福的神态,秦殇略带惆怅的目光和淡然的神色都跃然纸上。如果秦荷非要找什么不好的理由,那也许只是秦殇的神态不像秦荷梦中那样。她希望秦殇跟他一样幸福,但是却是不可能的。不过秦荷相信那只是现在,秦殇对她太特殊了,他冷漠却对自己温柔,秦荷相信秦殇对自己一定是特别的。

秦殇付了钱秦荷宝贝的将画卷起来放在木制盒子里,那木制盒子还花了点钱,是从画师那边另外购买的。秦荷一路上都兴高采烈的,秦殇看她这么开心也不好说什么。

“哎。”一滴雨落在了秦荷的脸上,秦荷摸了摸自己的脸,诧异的抬着头:“什么鬼,明明之前都停了现在怎么又……啊!”老天爷像是听到了秦荷的抱怨一般,雨突然越下越大。秦殇拉着秦荷的手往家里跑,秦荷看着被抓着的手腕,忽然痴痴地笑了起来。

等到跑到家里的时候,两个人也淋湿了不少。秦殇拿着毛巾丢给秦荷,四处望了望没看见白顾。他神色一凝,心不在焉的擦了擦头发就擦不下去了,将毛巾随意的丢在椅子上:“秦荷,你在家呆着。”秦荷擦着头发看着秦殇:“你要去哪啊,这么大的雨,有什么事情等到雨停了再说啊。”

秦殇看着外面不断下着的雨,雨滴打在窗沿发出的声音都让秦殇不耐烦。他匆忙拿着油纸伞跑了出去,秦荷想追出去但是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也许秦殇有什么事情,她追出去反而碍事。

秦荷呆在屋子里面无所事事,这里不像二十一世纪还可以玩电脑打游戏机。在这里无聊的时候就是真的无聊,秦殇只好拿着那张画反复的看着。她走进秦殇的卧室,说是卧室其实中间就隔着一点东西,挡着里面的床,就相当于卧室了。

秦荷坐在秦殇的床上,克制不住的倒在床上,闻着床上的味道幻想着自己和秦殇一起睡在这张床上。突然之间秦荷脸色一变坐了起来,她晃动着脑袋看着四周,这个卧室只有一张床,也就是说秦殇是和白顾一起睡的。

秦殇的手捏了捏被子又松开,心里乱成一团。她压根就没多想,哪怕知道秦殇和白顾结婚,但是她也觉得没有什么威胁。可是现在秦荷觉得自己想错了,她是先了白顾一步遇到了秦殇,但是白顾的身份更好,至少明面上是秦殇的老婆。

秦荷的眸光扫向了桌子上的木制盒子,不知怎么的一个想法就出现在了她的脑子里面。

白顾被秦殇接回来,两人都淋了不少雨。秦殇几乎大半个身体都被打湿了,就是因为伞几乎都给了白顾,无论白顾怎么说,秦殇就是不肯移动伞,白顾是又感动又被秦殇气的直笑。

“回来了,我熬了点姜茶。”秦殇眼神亮了亮,目光看向秦荷端着的一碗茶。白顾没有听说过这种茶,但是她第一时间感觉到秦殇的情绪,他好像很喜欢这种茶。秦荷招了招手,秦殇走了过去。白顾下意识的扯了他的衣服:“先去换衣服。”

秦殇顿了下,摸了摸白顾的衣裳,然后拉着白顾的手进了卧室:“你跟我一起去。”白顾额了一声,视线不断的扫向秦荷,秦荷在场白顾都好不意思跟秦殇进一个卧室,但是秦殇却直接拉扯着白顾进去了。

两人换了件外套,白顾偶然抬头却看见靠近床的墙壁上贴着一幅画,白顾瞬间愣了。她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看到画的心情,只能说心脏猛然跳动了一下,一股不好形容的情绪蔓延到了心头,并且是负面情绪。

那幅画便是秦荷和秦殇一起的,秦殇换好衣服发现白顾愣了,顺着白顾的视线秦殇望过去。看到那幅画的时候秦殇眼皮子一跳,几步跳上床将画扯了下来,直接丢在了地上。白顾被秦殇的火气给冲醒了,她压抑住内心的躁动笑了笑,弯腰捡了起来:“干嘛这么大火气,不是挺好看的吗,是今天画的吗?我刚才还在路边看到了画师。”

秦殇莫不清楚白顾此时的想法,见白顾没怎么生气,秦殇觉得失望的同时又有些庆幸。因为他不是很会哄人,如果白顾也需要哄的话,秦殇想着自己可能会手足无措也说不定。

白顾将画卷起来用皮绳捆好放在桌子上,然后跟着秦殇一起走了出去。秦荷心灵手巧,趁着他们进卧室这几分钟又热了点菜,还炒了一个小菜:“吃点东西吧,秦哥和嫂子也饿了吧。”秦荷不断的看向秦殇和白顾,视线在他们之间来回穿梭,可是她看不出什么。进了卧室那么久,秦殇和白顾总不可能都没看见那幅画吧,既然看见了为什么不提?

三个人在饭桌上默默的吃完了饭,秦荷心里是有心说几句可是又怕秦殇看出来自己是故意的,等到吃完了饭洗完了碗筷,秦荷也没有理由留下来了。直到走出去秦荷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秦殇和白顾两个人连提都没有提,这让秦荷郁闷不已。

次日,秦殇早早出了门去监督新来的施工队免得又闹出什么事情来,白顾还在屋子里吃着早饭,门就被敲了一下,门口站着一个人。

白顾抬头望去,门口那个人便是秦荷。秦荷笑着跟白顾摆了摆手,say了一句hello就跑进来了。白顾因为昨天的事情对秦荷有些膈应,但她也不清楚秦荷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喜欢秦殇,所以特意弄了那种画像来向自己示威还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单纯的……

好吧,白顾自己找出来的理由她都不相信。

“白姐,我们出去玩吧。”看着白顾吃完饭,秦荷便怂恿着白顾,白顾原本不想出去,可眼珠子一转又想到了什么便答应了下来。她倒是要看看秦荷到底打算干什么,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

别看秦荷只来过青牛村一次,但是她那张脸对于她本身还是很有帮助的,那张热情洋溢面带笑容的脸总是容易让别人心生好感。

“大婶,我来帮你。”白顾一路上和秦荷并没有说什么话,反而是秦荷不断的在帮助村民,大家都纷纷表扬秦荷,还夸白顾运气好,有这么一个好妹妹。白顾不知道脑子里怎么就忽然想起了秋寻,秋寻不也是这样吗,可是当时秦殇给秋寻的评价并不是很好,也许是秦殇自己本身的问题,但也许秦殇也说的没错。那么秦荷是属于哪一种?单纯的想要帮助别人还是有什么目的,她的目的难道和秋寻一样,为了让村子里的村民觉得她不错?

秦荷走着走着,两人又走了一圈回到了家。秦荷似乎是累了,靠在椅子上喘着气,白顾倒是没什么,毕竟她没帮什么忙。秦荷看着白顾帮自己倒茶,她伸手撑着下巴:“白姐,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白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羡慕什么?”白顾心里隐约有了答案,但是在没有得到正确答案之前,她也是不会随便乱说话的。

秦荷比白顾想象的要直接一点,也没有顾左右而言他:“羡慕你有个好老公啊,秦殇虽然面瘫了点,但的确是个好男人,我相信他要是爱一个人的话绝对比任何人都要爱。”

白顾知道秦殇在观察自己的表情,她没有多诧异也没有多郁闷,反而还有心情开玩笑:“你这是经验之谈吗?”

也许是白顾的反应出乎了秦荷的意料之中,秦荷反而自己郁闷起来。她喝光了白顾倒得茶,起身:“我走了。”秦荷伸手挥了挥,还不等白顾说什么就离开了。白顾这下是真的有些诧异了,她原以为秦荷的目的是为了秦殇,可是这次来白顾并没有看到秦殇,就这么离开了。

不过即使如此,白顾还是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俗称女人的直接。秦荷绝对是喜欢秦殇的,第一面的时候或许还隐藏了一些,但是现在秦荷已经没有在白顾面前装多少了。她那双眸子那份感情白顾看的清清楚楚,感情从来没有新来后到,只在乎两情相悦。

白顾不是圣母自然不会出让感情,何况她答应过秦殇,要等到秦殇十八岁的。

几天之后,秦荷一直没有来。白顾每天都会在院子里看一阵,确定她不会来才出门。秦殇知道了之后很不解,他也不太明白女人到底都在想些什么。难道秦荷不来白顾反而不舒服吗,不过想不通的秦殇当然不会去想。

秦荷不是不想去,而是生病了。不知道是不是那日淋了雨秦荷回来之后就有些头疼,但是秦荷也没太在意,只当是自己疲惫了。后来又连续去了青牛村好几次,结果回来之后就更加病重了,这一次秦荷是确定自己真的生病了。

秦荷很想告诉秦殇,可是她也走不了那么远,每天也只能呆在客栈里面养病。今儿个秦荷一如往常的下楼吃饭,吃完饭准备休息,早日痊愈之后再去青牛村。

不过这一次秦荷倒是看见了熟悉的人。

“我要红烧五花肉,还有两个肉团子和野菌菜。”那个稚嫩的声音秦荷不是很熟悉,但是那张脸秦荷很熟悉。曾经秦荷还在请你村看到过他,并且还给过他糖吃。

“小虎。”秦荷勉强撑起身体走过去,歪着头看了看小虎,脸上带着些诧异:“真是你啊,我还当是我看错了了。”

秦荷表现的很热情,胖小虎对秦荷不太熟悉但是认识,不过还是戒备着。但是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戒备也是写在脸上的。秦荷看着觉得好笑,正巧这时客栈的小二端着饭菜走上来,帮胖小虎胖仔食盒里面。秦荷掏出银两递给小二,小二一位她两是一起的就随手接了,都不等胖小虎说什么。

胖小虎看了看秦荷,有些犹豫。秦荷趁热打铁的摸了摸胖小虎的脑袋:“没关系,难得看到你就当是姐姐请你的。”

有便宜不占是傻子,这是胖小虎娘亲总是说的一句话。胖小虎心里想着:今儿个省了钱回去指不定娘会夸自己。这么想着胖小虎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秦荷把他的表情看的分明,也知道不能耽误了,于是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句。

小孩子难免还是有些心善,看到秦荷咳嗽的这么厉害,胖小虎有些吓到:“姐姐你没事吧。”秦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虚弱的靠在旁边的柜台上:“没事,姐姐感染了风寒而已。”胖小虎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哦了一声,小小年纪又跟秦荷不熟他也不懂安慰。

秦荷无奈的一笑:“姐姐不像你从小有爹疼有娘亲的,我只有一个哥哥,可惜我哥哥每天很忙,我生病了也不敢去叨扰他来照顾我。”

没想到胖小虎倒是知道秦荷的哥哥是秦殇,他撇了撇嘴:“秦哥好像是挺忙的。”秦荷生怕他话题绕到了别处,急忙咳嗽:“哎,是啊。其实我还是很想让哥哥来看看我,只可惜我拖着病怏怏的身体也跑不远。”

穿越之喜当娘

穿越之喜当娘

作者:喵吾类型:王朝争霸小说状态:有更新

一朝穿越,家徒四壁也就罢了,居然还被卖做童养媳?生活不如意,咋办?好在她有金手指,农庄开起来,生活富起来,至于丈夫……那还是慢慢养成吧。不过生活幸福了,总会有人捣乱,什么三姑六婆全都找来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