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最新小说-云讯小说每天为你推荐最热门小说 > 资讯 > 穿越之喜当娘小说秦殇白顾章节阅读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之喜当娘小说秦殇白顾章节阅读

时间:2018-12-28 12:00编辑:

喵吾的原创精彩小说穿越之喜当娘,,是一本穿越小说,主要描述了秦殇白顾之间的神秘故事,穿越之喜当娘章节片段:白顾嗯了一声,转身面对秦殇:“那才是我们的家不是吗?”秦殇笑了笑,被子里秦殇准确的抓住了白顾的手:“有你的地方就是家。”白顾切了一声,表面不屑秦殇的甜言蜜语但是脸却更红了。秦殇轻笑了一声,在白顾快要恼羞成怒的时候,被子里的手狠狠一拽,白顾整个身体动了一下朝着秦殇扑过去。秦殇抿着唇吻了上去,对准着白顾的嘴唇吸了一口:“晚安吻。”

《穿越之喜当娘》精选章节

胖小虎沉默了一阵,又看了看饭菜,随后便抓了抓头:“那我帮你去跟秦哥说好了,反正我也要回村子里的。”

秦荷推脱了一番也不敢太推脱,毕竟这是个小孩子,玩意弄巧成拙就不好了。胖小虎走后秦荷心满意足的吃了饭就回去躺在床上,等着秦殇来找自己。

快要到中午了,便是客栈最热闹的时候,也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刻。屋子外面的树叶都卷成一团,似乎也受不了这漫天的热气。

小二在一品居的客栈忙碌着,到了中午这里的客人便是络绎不绝的。一名长相略显阳刚的女人走了进来,身后竟然挎着两把双刃刀,小二的目光扫视了女人一圈,也不敢直视,直视恭敬的迎了上去:“这位女侠是要吃饭还是住店?”

女侠这个称呼在青牛城里并不常见,因为中原女子多半温婉可人,即使在别的城市也很少见修炼武艺的女子。小二这声女侠说的还颇为绕口,可见平日不怎么叫。

女人环视了一圈热闹的客栈,声音也显得有几分粗狂:“我是来找人的,她与一个月前来到这里,名叫秦荷。”小二有些犹豫,女人从口袋里掏出银两递给小二,见小二面带难色女人反而笑了:“我是她的朋友可不是来寻仇的,这点你大可放心。”

小二最终还是接了,问了掌柜的具体位置之后便带着女人上了二楼,找到了那间房子。小二站在旁边没走,可能还是担心女人骗他。

咚咚!

秦荷迷迷糊糊的听到了敲门声,精神不济的秦荷翻了个身又突然猛的一下跳下床,面带喜色的打开门。不过在看到门口那个人的时候,秦荷的笑容反而消弱了下来。女人不解的看向秦荷:“怎么?看见我不开心吗,你真是没良心,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还板着脸色给我看。”

秦荷郁闷的嘟了下嘴,小二见她们的确是朋友,在旁边弯了下腰就离开了。秦荷拉着女人进了门,女人才发现秦荷的手都是热热的,并且是那种不正常的热。她刚开始看到秦荷,秦荷面色红润女人也没当回事,可是现在看来秦荷分明是生病了。

“你这是生病呢?”女人拉着秦荷去了床上,让她躺着然后起身准备去叫大夫来,谁知秦荷拉着女人的手,在女人看过来的时候有些羞窘:“我已经派人去叫了秦哥来了,等会子让她来照顾妹妹吧,就不牢姐姐费心了。”

女人眸光一闪,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那语调让秦荷害羞的躲进被子里。

女人摸了摸秦荷留在外面的长发,也不为难秦荷,只是柔声的说道:“好吧,那我就不帮你了免得误了你的好事情。只不过若是他过了中午还未曾来,你就得让我照顾你了。”

秦荷沉默了一下又将头探了出来,看到女人一脸严肃,秦荷心中感动伸出手便拉着女人的手:“阮姐姐,我知道了。”

阮媛摸了摸秦荷的脑袋,起身又有些不放心的看向秦荷,在秦荷的催促声中阮媛只好无奈离开,一边离开一边嘀咕:“小浪蹄子,你表姐要是知道你为了秦哥这么做还不得翻白眼啊,指不定还得怪罪我没照顾好你。”

中午刚过,秦殇正和白顾一起吃着饭,胖小虎整个圆鼓鼓的身体跑进院子里,嘴里吃着糖果一边跑一边喊:“秦哥,秦哥……”

秦殇都只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会儿才看到一个圆滚滚的身体跑进来。白顾随手掏出一盒点心递过去,胖小虎嘿嘿一笑一点也不害羞的接过来,低头认真的拆开牛皮纸袋,打开牛皮纸袋看到那白花花的糕点胖小虎才勉强想起了秦荷交代的事情。他把事情跟秦殇说了,毕竟小孩子说的没头没脑的,但是白顾和秦殇也都听懂了。大概意思就是秦荷生病了如今没人照顾,希望秦殇去看看。

胖小虎一溜烟的跑了,白顾站起来收拾碗筷:“去看看吧,这里我来收拾就行了。”要是换了旁人就秦殇这个个性估计也不会去看,但秦荷是秦殇唯一的亲人,除了白顾之外也算是秦殇比较在乎的人。他答应过娘要好好照顾家人的,可是现在家人只剩下了秦荷。

秦殇点了点头转身走了,白顾在秦殇走后悠悠的叹了口气。

秦荷躺在床上使劲的咳嗽了几声,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但其实秦荷头疼欲裂想睡的很。可是秦荷心里惦记着秦殇,心里一装着事情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门在秦荷看不见的地方被悄然无声的推开了,秦殇看着被子里滚来滚去的秦荷,心中的不满总算落下来一点。幸好秦荷不是故意骗他,要不然秦殇绝对会生气。

秦荷躲在被子里,感觉被子被拍了拍,秦荷以为是阮媛不放心自己又来看自己,所以也没把头探出来只是郁闷的开口:“阮姐我没事。”可能是风寒更加严重了,秦荷说话都带着鼻音。

门再次被推开,小二轻手轻脚的走进来,手里端着秦殇要的药。秦殇走过去接过来,小二又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秦殇坐在床头,拍了拍被子:“秦荷,起来喝药。”秦荷心里噗通的跳着,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悄悄的探出头看到了秦殇,秦荷咳嗽了一声心头一阵躁动,幸好脸本来就红要不然的话就被秦殇看出来了。

秦荷靠在秦殇的肩膀上,秦殇身体僵硬了一下有些不喜的皱了皱眉,伸出去的手准备推开秦荷,恰巧秦荷咳嗽了一声。秦殇犹豫了下还是调整了下姿势,让秦荷靠的舒服些。秦荷自然是察觉到了秦殇的小动作,心头更是一汪温水慢慢的晃动着,她就知道秦殇对自己不一般。

“来,把药喝了。”秦殇将碗递过去,用勺子搅动了一下舀了起来。秦荷微微抬眼,眼瞳湿润润的定定的望着秦殇。秦殇说不出什么感觉,只觉得秦荷的眼神有点古怪。秦荷害羞的喝下,又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脑袋靠在秦殇的肩膀上蹭着:“秦哥……好苦啊。”

秦殇觉得越来越古怪了,他本来也不喜欢别人过度靠近他。秦殇喂着秦荷喝药,忍耐着她靠在自己身上,但片刻后便是耐心到了极点。他直接伸手推开秦荷的脑袋,拿起枕头放在秦荷的背后:“好好坐着。”秦荷虽然有点不满,但也不敢惹秦殇生气,只好听话的乖乖坐着了。

秦荷一点一点的喝着秦殇递过来的药,想要尽量慢一点喝,可是秦殇越来越不耐烦,秦荷只好加快速度。好几次秦荷想要说话可是都被秦殇瞪了,两人默默无言。

秦荷喝完药,秦殇就准备走了。秦荷赶紧找话:“秦哥你身上穿的衣服好眼熟啊。”秦殇将碗放在桌子上,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服,然后点头:“嗯,就是我娘做的那件。”秦荷哦了一声,难怪看的眼熟的很,这衣服有些年头了,浅蓝色的衣服都因为时间久了而轻微的变淡了。线的部分也稍微脱落下来,就算不仔细看也能看的出来。

秦殇是个很念旧的人,秦荷很清楚,所以秦荷才能面不改色的跟着秦殇,因为秦荷很清楚只要不触及到秦殇的逆鳞,就不会有事情。

秦殇准备走之前想起了一件事情,他想起刚才秦荷提到的名字:“阮媛也是谁?”秦荷害怕秦殇看出自己是故意叫他来照顾自己的,便忙着解释:“阮媛是我表姐的好朋友,她来这里顺便看看我。”不过秦荷想多了,秦殇并没有多问什么,也并不在意那个人到底什么时候来的,他之所以问只是担心别人另有所图连累到他和白顾而已。

秦殇没留多久直接出了门,阮媛从隔壁出来只恰好看见了秦殇的背影,高大的身材给阮媛留下来一点印象,不过片刻就消失了,毕竟她连秦殇的脸蛋都没看到。

阮媛没怎么在意的进了屋子,就看到秦荷坐在椅子上吃着饭。阮媛打趣:“情哥哥来看你了就吃的下饭下的了床呢?”

秦荷被调侃的满脸通红,啐了一口阮媛也不搭理她就继续吃饭。阮媛自讨没趣只好坐在秦荷旁边,秦荷本也是藏不住话的,吃了几口便和阮媛说起了秦殇,说的秦殇天上有地下无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阮媛就当做是个笑话听了,还听的津津有味的。

阮媛和秦荷也算是还可以的朋友,一看阮媛这样秦荷就知道阮媛压根没信,她心里一团火就不喜欢别人质疑秦殇:“阮姐,我说的都是真的。”阮媛挑了下眉头,秦荷败下阵来:“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有那么一点夸大。但是秦殇的确是这个世界上我见过最好的男人,他越来越帅气迷人,走路都带着气场。那双眸子看着你的时候仿佛只有你一个人,尤其是变成……”

说到这里,秦荷突然停顿了下来变了脸色急忙转移了话题。阮媛盯着秦荷看了一小下,也顺着秦荷一起转移了话题,看似不太在意秦荷刚刚的奇怪之处。

两个人愉快的度过了一个下午,阮媛离开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秦荷一直在说秦殇的事情,阮媛虽然有些不太相信可是心里却对秦殇起了几分好奇的心思,心里琢磨着哪天亲自看看,看看那个叫秦殇的大男孩有没有秦荷说的那么夸张。

一大清早,白顾在院子里慢跑。不过秦殇每次看到了都嘲笑她,说在院子里跑也就装装样子,去山上围着跑那才叫锻炼身体。白顾被秦殇刺激到了,但是却没有听秦殇的话去山上跑,每天还是在院子里跑。而这个时候秦殇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搬出一张椅子坐着,翘着二郎腿一边抖腿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白顾锻炼身体。

白顾每次都像是动物园的动物,然后被秦殇围观,而且还是那种免费的围观。

跑完步小小正巧走了出来,秦殇丢给白顾毛巾,白顾随手接过擦了擦汗,这也算是和秦殇培养的默契吧。白顾撇了眼小小,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仔细看过去才发现小小穿了一件相当暴露的衣服。其实如果在二十一世纪这种露出手臂的衣服还算是正常的,但是在古代还是有点遭人诟病的。

白顾也曾经想过那么穿,但是秦殇却严厉禁止了,最后白顾还是没穿,老老实实的在大热天穿着长袖。小小的袖子应该是她自己剪掉的,白顾有些佩服小小,这种心思在古代绝对算是潮流了。

小小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手臂,有用手指了指天上:“太热了所以我……”白顾没说什么只是善意的笑了笑。

白照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小小他眉头一皱抓着小小的手:“跟我回去。”不过小小一下子就避开了,她往旁边一跳同样也吓到了白顾,白顾赶紧伸手去扶着小小:“小心肚子。”小小愣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肚子,白照也反应过来语气温和了许多:“小小,你这样穿不合适。”

小小背过身去闹脾气:“我又不出去,我热死了就在院子里这么穿不行吗,反正也没有外人在。”白照不知道怎么说,只能不断的重复这样不合适不合适,小小丢给了白照一个鄙夷的眼神:“你还是一个商人怎么思想跟书呆子一样这么古板,想当初你还流连花丛干出的事情要多没脸就多没脸,我知道了可曾说你分毫。”

白照看了一眼白顾,白顾尴尬的移开目光,想走吧又觉得太明显了,但是站在这里吧又不太好。

“那不一样,当时我还不认识你,现在认识了我可没做之前的那些事情了。”白照说的小心,又撇了撇白顾。白顾知道白照是忌讳她在这里,她想走只好求助秦殇。秦殇憋笑了一下手摸了摸鼻子忍下了笑意,走了过来手搭在白顾的肩膀上:“走吧,去山上看看。”白顾连忙点头和白照客套了几句出去了。一出门白照就和小小争吵起来了,白顾有些于心不忍:“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小小都还怀着孩子,白照也不知道让着点。”

秦殇回过头看了院子几眼,笑了笑没说话。白顾最不喜欢秦殇这样,好似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他,可偏偏白顾什么都不知道。

白顾用手肘撞击了下秦殇,秦殇低着头看着白顾,白顾斜眼不满的盯着秦殇,小心翼翼的垫了垫脚:“你觉得白照跟小小关系好吗?”

秦殇答非所问:“你不是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吗?”白顾真的很想爆粗口,这都被秦殇看出来了。白顾摸了摸脸十分不解:“我觉得她们其实关系不是很好。”白顾没有说的太肯定,主要是担心自己看错了。但是秦殇却是伸手摸了摸白顾的脑袋:“她们两个的亲热都表现在外,对内我虽然不知道,而是对外就实在是太装模作样了。即使两个人举止亲昵可是几乎都没有眼神交流,所以我肯定她们的感情不好。至于为什么要成亲我就不明白了,现在还有疑问吗?”

秦殇难得说了一大堆话,就是为了帮助白顾解答。而且在白顾面前,秦殇总是越来越温柔,自从那天白顾答应等到秦殇十八岁后,秦殇的笑容在白顾面前也越来越多了。

白顾伸手摸了摸秦殇的衣服,有些诧异于衣服的材质:“你怎么还穿着旧衣服?我不是给你买了衣服吗。”秦殇愣了下伸手握住白顾的手,他也没有隐瞒:“这衣服是我娘给我做的,唯一的一件。”唯一的一件?白顾十分狐疑,秦殇看出了白顾的疑惑,一边拉着白顾往前面走一边和白顾解释:“我娘不是个爱做手工活的,可是为了我这件衣服她差点熬坏了眼睛。只做了那么一件就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情而去世了,所以这是唯一的一件。”

白顾不想说对不起,只能默默的伸手拽着秦殇的手。感受到白顾的难过,秦殇反而笑了笑。他自己早已经不太在意了但是看到白顾为了自己难过,秦殇心里有种微妙的快感。

轰隆隆。

白顾下了一大跳,好好的突然打起了雷。白顾抬着头往天空上看,倾盆大雨瞬间落了下来。秦殇脱下身上的衣服挡在白顾的脑袋上,白顾看着秦殇的衣服,顿时不爽:“不要!”这衣服的价值对于秦殇来说不一样,若是以往白顾肯定不会多说什么,但是现在白顾就是不爽秦殇的行为。

秦殇被白顾凶了一下,不怒反笑,他带着白顾往回跑:“傻瓜衣服没了就没了,你要是生病了怎么办?”白顾被秦殇说的心里有甜有酸,顿时气势弱了下来。她拉着秦殇的手也没有用力,只是不断的摩擦着:“可是我生病了也能吃药,这衣服……”

秦殇不想听白顾废话,在他眼里或许白顾比一件死物重要的多:“你别管,赶紧跑!”见秦殇生气的臭着脸,白顾只好任由秦殇这么做着。两个人一路跑回家,白顾眼眶红红的想哭又不敢哭,怕被秦殇看到。不过秦殇总是注意白顾的一举一动,白顾的小情绪他又怎么会不懂。

谁说一男一女在雨中小跑是浪漫的事情,白顾和秦殇溅了一身的泥土,鞋子脏的都不像话了。秦殇那件衣服淋湿了,秦殇甩了甩衣服便将它用架子架起来挂在屋子里。

“你傻不傻就一件衣服而已哭什么。”秦殇把衣服架好就走到白顾面前,大拇指轻微的划过白顾的脸蛋,抹掉她留在脸上的泪水。白顾有些不好意思,她本来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可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想哭了。所以说恋爱中的人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想法去痕量的,否则的话你会发现你压根就进入不了他们的世界。

咚咚。

“秦哥,你在吗?”秦殇走出去开门,因为下了雨所以把门给关上了。秦殇在门外不知道说了什么,又拿起了那件还没被晾干的衣服套在身上:“我出去了,有点事情。”白顾看了看秦殇,秦殇的神色很自然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不过秦殇也懒得换衣服了,拿起油纸伞就走了。临走前还没忘记让白顾记得喝姜水,免得生病了。

秦殇走了,白顾也听话的去了厨房,没想到进了厨房发现白照也在里面。白顾一只脚踏进去想要缩回来,不过白照已经看到了白顾,白顾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去。

白照正在煎荷包蛋,煎的还算不错的样子。白照跟白顾打了声招呼:“吃吗?”白顾摇了摇头,拿起姜开始弄姜水。白照也没跟白顾多说什么,只是将荷包蛋放在碗里。白顾看了一眼,意外的发现白照是真的很会煎荷包蛋,那荷包蛋看的白顾流口水,而且还是白顾最爱吃的溏心的荷包蛋。

“你很会做饭?”白顾忍不住的问了一句,白照回头看了眼忙乎的白顾,尴尬的一笑:“不会,我就会弄个荷包蛋而已,见笑了。”

白顾听白照这么说心里平衡了不少,心说要是这么好看又会赚钱的男人还会做饭那小小真是赚了。白照端着荷包蛋走到白顾身边,也没出去吃就呆在了白顾旁边吃。白顾有些紧张,她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人做事情做得很顺利,但是旁边如果有人的话就无论如何都做不好了。心思会情不自禁的去关注那个人,回想着他是不是在看自己,然后就心不在焉了。

“那个。”白顾撇了眼白照,结结巴巴的憋红了脸。白照看着白顾红彤彤的脸蛋,笑了下。白顾又正儿八经的低头弄姜,小声的开口:“你能不能别站在我旁边,我会弄不好的。”白照噗了一声,白顾相死的心都有了。白照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看白顾憋红了脸不说话,白照几口把荷包蛋吃了:“好了好了,你怎么那么呆。我记得你小时候还挺任性的,一转眼就是大姑娘了。”

白顾回忆着过去,但是那段过去对于现在的白顾来说,只能算是空白了。白顾悄悄的看着白照的脸,有些心虚。她占了人家妹妹的身体,可是白照却什么都不知道。他所回忆的过去,也许有和自己妹妹亲密的童年都是白顾没有的,而白顾不知道如何回应白照。

好在白照并没有太计较,仿佛只是随意的说说而已。白顾弄完姜满手都是味道,白照从口袋里掏出了手帕递给白顾,白顾本来不想接,可是心想这人可是她哥哥,如果不接也太客套了。于是白顾内心纠结了下还是接了,拿着手帕擦了擦手,手帕上面一股味道白顾也不好还给白照,只能不好意思的看着白照:“那个,等我洗完了还你。”

白照伸手摸了摸白顾的脑袋走了,白顾看了看手中的手帕,将手帕收了起来。

看起来白照人还是不错的嘛。

没有秦殇在,姜汤喝着也十分呛口,但是为了不让秦殇回来嘲笑自己,白顾还是咬牙喝了。喉咙感觉被什么东西火辣辣的刺激到了,白顾连忙喝了好几口水,还被呛了好几下。喝完了姜汤白顾准备走出去,突然迎面进来了两个人,白顾下意识的就躲了起来。等到蹲在地上的时候,白顾才后知后觉她为什么要躲起来。

白顾假装低头找东西,打算找个时机站起来,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出去。可是这个计划还没有实行起来,白顾就听到了小小说话的声音:“赵哥,你在等等吧,我答应了他戏要演全的。”

赵哥?难道进来的不是小小跟白照。白顾手扒拉在厨台上面,悄悄的探出脑袋看过去。小小正在和一个男人说话,那男人衣着并不是很好但是长得还是不错的,人模人样的看起来像是个文弱书生。

可是这个文弱书生说起话来却是一点不文弱,相反的还有点生气的感觉:“小小,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那个男人了。要不然就是跟着那个男人好日子过惯了不想回来和我过苦日子了,是不是。”男人说话有点冲,小小忙是看了看外面,没见有人才松了口气。

随后小小撒娇般的锤了一下男人的胸口:“胡说什么,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要不是为了让你上京付考我会跟他演这场戏吗?那可是一大笔的银子,你拿去京城也不容易被其他书生瞧不起。”

男人听着这话低了低头,片刻又拉着小小的手:“那我就放心了,我可不像我的孩子叫别人做爹爹。”

白顾吓得浑身一抖,幸好身边没有别的东西否则的话,白顾肯定就像小说或者电视剧里那样,撞到了某样东西然后让人给看到了。

不过小小的话说出来也让白顾明白了什么,白照似乎是在和小小定了约定,孩子也不是白照的,但是白照肯定知道。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白照的目的是什么?一时间白顾十分迷茫,那边小小和男人温存了下,男人也得离开了。两人走了出去白顾赶紧踏出门,小小回头看了一眼,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但是又不太确定,可是心里却还是虚得很。

回到屋子里,白顾立刻把门关上了,知道了这种大事情白顾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秦殇是被村里的人通知才知道秦荷出事了,他一路赶往青牛村心里有些紧张,如果这个表妹也出事的话他怎么对得起母亲临终前的遗言。

“秦荷!”秦殇着急的推开门,却看到秦荷慢条斯理的在吃点心,她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女人。秦殇瞬间心里就明白了这可能是个恶作剧,不过看秦荷诧异的表情,这个恶作剧估计她也不知道。

秦殇也不太想在这种事情上计较,但是却对那个恶作剧的女人第一印象不好,甚至有些恶劣。随随便便拿这种出事了的恶作剧去吓唬别人,秦殇绝对不会和这种人来往。

秦荷放下点心,看着秦殇走进来她还有些紧张,完全没想到在自己没有主动去见秦殇的时候,秦殇也会来找自己。秦荷有些紧张但是心里的兴奋却占了大多数,阮媛看着秦荷不懂摩擦着桌子的手,嘴角微微扬起。

“秦哥,你怎么来呢?”秦荷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秦殇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眼神扫向阮媛。秦荷知道秦殇不认识阮媛,于是介绍起来:“这是阮媛,我的朋友。”

秦殇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一声,秦荷有些纳闷,秦殇收回视线手指敲打着桌面,漫不经心的威严压得两个人有些不能呼吸:“阮媛是吗?恶作剧好玩吗?”

阮媛眼珠子转动了一下,似乎是听不太懂秦殇的话,张开嘴半天才解释:“我可不知道你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就那么凶悍。”阮媛似笑非笑强迫自己去直视秦殇:“秦荷可跟我说了你不少好话。”

秦殇缓慢的平复了自己的气势,也不再黑着脸了,秦荷和阮媛松了口气。秦荷还有些搞不明白,秦殇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了出来。秦荷立刻瞪向阮媛,除了阮媛她也想不到别人了。阮媛见秦荷也这么看自己知道再瞒下去就有点装模作样了,于是阮媛只是挥了挥手:“别这样嘛,我对你嘴里老是夸的赞不绝口的男人十分好奇,所以才想到这个办法的。”

阮媛站起来大大方方的跟秦殇道歉,秦殇摆了摆手似乎并不太在意,但是阮媛觉得秦殇不太在意是因为没放在心上,但不放在心上并不代表秦殇会不记得这件事情。隐约中阮媛觉得这一次自己可能做错了,只是短暂的跟秦殇说了一下子话,阮媛就立刻明白秦殇是那种不受控制的人。而自己恰好戳中了这一点,所以被秦殇厌恶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可是阮媛十分不甘心,她的人缘很好几乎就没有交不到的朋友,区区一个比她小几岁的男生而已,她难道还搞不定吗?

“没事的话我就走了。”秦殇不喜欢这里的氛围,他站起来准备走却被阮媛叫住了。他重新坐了下来想看看阮媛到底什么事情,阮媛手撑着下巴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秦殇,在秦殇没有耐心的时候才说话:“我听秦荷说一品居的蔬菜都是你提供的,你还开了个农庄?”

秦殇望了眼秦荷,果不其然看到秦荷心虚的低着头,就知道一定是秦荷自己说的。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秦殇直接点头了。

阮媛拍了拍手十分兴奋的移动身体坐到秦殇的身边,手碰了碰秦殇的手:“你难道没想过自己开客栈吗?”

秦殇皱了下眉头,开客栈这种事情他其实想过,不过因为现在还在发展的时候,所以秦殇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农场上。

“你想说什么?”秦殇坐直了身体看向阮媛,阮媛从口袋里掏出一大笔的银票放在桌子上。那一大笔银票叠在桌子上看的人只咽口水,不过这只是针对于秦荷。秦殇反而很冷静,并没有看到一大笔的银票就心神荡漾。

阮媛有些诧异于秦殇的态度,心里佩服的很。不过阮媛并不喜欢把这些情绪表露在外,她咳嗽了一声掩饰掉自己对秦殇的欣赏:“我可以投资让你开家客栈,客栈开起来之后完全属于你个人。你需要做的就是让我在一边做下记录,如何?”

秦殇头一次不太明白阮媛的意思,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人说出的话让秦殇十分迷茫。他所认识的人都是因为利益所以才有的目的,可是面前的阮媛先是抛下了利益,而目的也十分的‘单纯’。

阮媛看出了秦殇的不解,她也知道像秦殇这种类型的男人,你要是不和他说清楚那么别管多少钱,他绝对不可能答应你的要求。

想到这里,阮媛还是决定在秦殇面前直接一点:“其实我们阮家是做生意的,准确来说我是个商人。我已经十九岁了,在我们家十九岁就需要出门完全父亲交代的任务。而我这次的任务便是学会如何开一家客栈,不过比起开客栈来实践,我更想找个合作人让他开客栈,我在一旁学习。投资你可以不用担心,我还负担得起一个小客栈,更何况我相信你不会连一家客栈都搞不定吧。”阮媛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不过这个动作并不太适合阮媛,阮媛的脸并不可爱相反比较成熟。一个动作下来她做的有些妩媚少了几分俏皮,秦殇撇过头直接拿起桌子上的银票,点头答应了下来。

至于白顾那里,秦殇敢打包票白顾会答应的。

“那我们合作愉快。”阮媛手握成拳头放在秦殇面前,秦殇看了一眼也伸出拳头撞击了一下阮媛的手,阮媛又开心的一笑。

被抛弃在一边的秦荷并没有什么不满,反而十分自豪。在秦荷心里,阮媛是个相当强势的女人,这也许和她的家庭有关系,但是这样的女人也会稍微在秦殇面前低下那颗高傲的头,这让秦荷心里有种莫名的虚荣感。

事情谈妥了,阮媛和秦殇同时走出门外,阮媛拉开门一个人撞了进来。秦殇眼疾手快的往前踏了一步拉开了阮媛,但热热的汤水全部洒在了秦殇的身上。以秦殇的身手自然躲得开,但是为了救阮媛他才迎了上去,结果就被泼了个正着。

阮媛吃惊的张着嘴,过了一会儿才面对那个小二,凶恶的皱着眉头:“你怎么回事,走路不长眼睛吗?”小二连忙道歉,但是也满脸的委屈,谁知道正巧开了门啊。

这大热天的,秦殇里面就穿了一件里衣,外面的衣服也并不厚,皮肤被烧热的感觉渗透开来,不过也只是一点点还够不到被烫伤的严重地步。

秦荷眼里含着泪水,伸手摸着秦殇的胸口。秦殇皱着眉后退了一步,却被阮媛给骂了:“站着,动什么动。”阮媛推开颤颤巍巍半天解不开扣子的秦荷,一把拽着秦殇的衣服,麻利的将扣子扯开然后帮秦殇脱了衣服。秦殇大大咧咧的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不过就是阮媛的态度让他有些新鲜罢了。他还真的没看见过这么强势的女人,白顾也强势但是她的强势并不是很强烈,而且总是被秦殇打压,也乐于听秦殇支配。至于阮媛秦殇就不清楚了,不过他也没有兴趣去多加了解。

脱了外衣,阮媛抖了抖上面的汤汁和菜,上面还有一股子的油位。秦荷抹了抹眼睛看阮媛没把衣服当回事,急忙开口:“这衣服就放在我这里吧,我帮秦哥洗了。”阮媛觉得这衣服破破烂烂的丢了就丢了,但是秦荷不会乱说话的,既然秦荷这么说阮媛就点头了,将衣服丢给了秦荷,然后看见秦荷像是捡到宝了一般抱在怀里,也不嫌弃上面沾了汤汁。

“你等着,我去给你买件衣服来。”阮媛说完就跑出去了,秦殇都根本来不及制止她,只好随她去了。秦荷抱着秦殇的衣服红着脸,小声的说道:“我去帮你洗衣服。”秦荷迈着小碎步跑了出去,秦殇看着秦荷的背影不明所以,不过他总觉得秦荷最近表现的有点怪异。

阮媛的行动速度很快,衣服马上就买了回来,大小还挺合适的。秦殇拒绝了阮媛帮自己穿衣服,自己麻溜的穿好衣服,阮媛有些失望的撇了一眼秦殇。秦殇还真是个衣架子,她原本还觉得秦殇是个小男人,不过脱了衣服还挺显肉的,尤其是刚才阮媛不小心碰到了秦殇的胳膊,那肌肉挺大块的。

“我走了。”秦殇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转头看向阮媛,用眼神扫了阮媛一下。阮媛倒是明白了过来:“我这几天都会在这里的,你要是什么时候有空就再来找我,我和你商量一下客栈的事情。”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秦殇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他肯定是会再来的,毕竟他娘亲留给他的衣服也还在这里了。

秦殇回了家就看见白顾六神无主的样子,他心里慌乱了一下快步走了过去,坐在白顾身边伸手揽着白顾的肩膀:“怎么呢?”白顾愣了下才意识到秦殇回来了,白顾结结巴巴的把事情说完了。秦殇还是一如往常的冷静,只是帮白顾倒了杯茶送到白顾手上,白顾没接就跟小动物一般低下头喝水。

秦殇眸子里沁出一些笑意,甚至还配合着白顾微微抬手,帮助白顾喝完水。白顾润完喉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有些尴尬的撇了秦殇一眼。秦殇当做没看见白顾的尴尬,把话题转移到了刚才白顾说的话上面:“这是人家的事情,你管那么多作甚。”

白顾也不爱多管闲事,但是一想到这是古代,白顾就为白照担心。何况今日白顾算是重新认识了白照,不忍心白照这么个大帅哥就这样被流言蜚语淹没。白顾叹了口气:“可是白照人挺好的,万一小小偷腥被发现了那受伤的还不是大哥。”

白顾刚说完下巴就被秦殇给扳过去了,秦殇半眯着眼语气有些威胁,那眯着的眼神中都似乎闪烁着莫名的光:“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对白照的印象那么好了。”秦殇咬牙切齿的慢慢靠近白顾,吐出来的气息全部喷洒在白顾的嘴唇上,白顾不自觉的舔了舔唇,秦殇的眸子更加深邃了,他浅浅的笑了下手指玩弄着白顾的下巴:“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解释。”

白顾某些时候还真是觉得秦殇有些可怕,为了自己的安全白顾果断把白照给卖了,秦殇听完松了手没说什么。白顾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松了口气,好在秦殇没说什么了,不然白顾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招架的住。

“那个。”气氛忽然沉默下来,白顾起身坐到床上,脱了鞋子和衣服上去。自从和秦殇一起睡之后,这种行为也成为了习惯,也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说习惯有时候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秦殇回过头看着白顾,白顾拍了拍床:“快来睡吧,不知道我们的房子什么时候能建好。”秦殇脱了衣服鞋子上了床,转身看着白顾:“你想回去了?”白顾倒不是觉得这里不好,只是无论如何都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白顾嗯了一声,转身面对秦殇:“那才是我们的家不是吗?”秦殇笑了笑,被子里秦殇准确的抓住了白顾的手:“有你的地方就是家。”白顾切了一声,表面不屑秦殇的甜言蜜语但是脸却更红了。秦殇轻笑了一声,在白顾快要恼羞成怒的时候,被子里的手狠狠一拽,白顾整个身体动了一下朝着秦殇扑过去。秦殇抿着唇吻了上去,对准着白顾的嘴唇吸了一口:“晚安吻。”

白顾挣扎掉的抽回手,转身背对着秦殇,秦殇也不在意白顾的害羞,弄黑蜡烛之后抱着白顾进入了梦乡。

至于还没有说过客栈的事情,明日再说也不迟,反正他们还有无数个明天会一起醒来,然后再一起睡过去,无数无数。

就在白顾和秦殇陷入睡梦中,而隔壁白照的屋子仍然灯火通明。

“你不打算告诉他你是假怀孕吗?”白照在烛火下摆弄着什么东西,神情专注的很。

穿越之喜当娘

穿越之喜当娘

作者:喵吾类型:王朝争霸小说状态:有更新

一朝穿越,家徒四壁也就罢了,居然还被卖做童养媳?生活不如意,咋办?好在她有金手指,农庄开起来,生活富起来,至于丈夫……那还是慢慢养成吧。不过生活幸福了,总会有人捣乱,什么三姑六婆全都找来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