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最新小说-云讯小说每天为你推荐最热门小说 > 资讯 > 穿越之喜当娘秦殇小说_穿越之喜当娘白顾小说最新目录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之喜当娘秦殇小说_穿越之喜当娘白顾小说最新目录

时间:2018-12-28 12:00编辑:

小说穿越之喜当娘是由当代大神喵吾创作的一本穿越小说,被秦殇和白顾演绎的特别的精彩,下面和小编一起来看看这本穿越小说吧!穿越之喜当娘秦殇白顾小说在线阅读:白照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烛火照耀下那东西才露出本来的模样。一颗小小的大概只有拇指大小的绿色的珠子,十分圆润光滑。因为烛火的光芒,所以绿色的珠子表面还闪着红色的光芒,十分好看。

《穿越之喜当娘》精选章节

小小坐在床头,背后枕了个枕头。听见白照的话,小小愣了下手有意识的摸了摸小腹,仿佛那里面真的有个孩子。

如今已经是午夜了,两个人却都没什么睡意。白照站起身来,将手中小小的东西对着蜡烛,借着蜡烛的光芒用手指在上面摩擦了几下。小小见白照没说话转头看向白照,白照认真的模样让小小笑了一下。等到白照重新坐下来,小小才敢说话打扰白照:“你怎么会被珠宝雕刻感兴趣?”

白照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烛火照耀下那东西才露出本来的模样。一颗小小的大概只有拇指大小的绿色的珠子,十分圆润光滑。因为烛火的光芒,所以绿色的珠子表面还闪着红色的光芒,十分好看。

他细心的拿起绒布擦拭了下小珠子,又将小珠子小心翼翼的放进盒子里:“这也算是我唯一的兴趣了,平时做生意就很忙了,难得有空闲来做自己乐意做的事情。”

说着,白照又叹了口气:“可惜现在漂亮完美的珠子越来越少了,玉石靠赌很不靠谱,靠买的又太贵了,我也是难得才收到那么一块小珠子。”

小小轻笑了一声,难怪白照这么爱护。白照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收拾好,拿着蜡烛上了床,接着就把蜡烛吹灭了。房间里面马上陷入了昏暗当中,唯独只有窗户还是打开的,皎洁的月光从屋外照射进来,隐约能看到靠在床边的被子。

小小翻了个身看到白照那边隆起的被子,她根本就睡不着,可是她也不想老是打扰白照。翻来覆去的几次后,白照叹了口气:“小小,你是不是睡不着。”小小意识到吵到了白照,立刻呆在被子里面不动了。白照无奈的笑了笑,双手枕在脑袋后面。随后白照便听到小小说话:“白照,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白照没有说话,小小又叫了几句,白照仍然没应。小小嘟了嘟嘴以为白照睡了,只好郁闷的闭上了眼。不知道过了多久,白照才悠悠的说了一句:“怎么会没有。”

可是这个时候小小已经睡熟了,没有人回应白照,白照深呼吸了一下闭上了眼睛,陷入了睡梦当中。

天才蒙蒙亮,公鸡还没有打鸣。白照的屋子的门忽然悄然打开,小小做贼一般的从自己的屋子里出来,又小心翼翼的弯着腰打开院子的门。她探出头左右望了下,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小小眼瞳一缩,立刻拔腿就往那边跑去。

那边站着一个男人,穿的有些朴素,他面色焦急的来回踱步,还没等看清楚小小的人,就被小小扯到一边的死角。小小探出半个身体确认没被人看见才拍了拍胸口:“你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说了暂时不要来找我吗?”

男人对于小小的话仿佛没有听见,拉着小小的手死死的抱着她。小小愣了下还是回抱了男人,她拍了拍男人的背部,有些心疼:“对不起赵哥,让你难受了。”

赵子琼摇了摇头看着小小瘦弱的身体眼眶一红:“不是,是我胡思乱想了才忍不住来找你的。小小不然你跟我走吧,我父母还想着见你了。”

小小这下是真的愣住了,并且脑子一片空白。但是空白过后便是感动,她做的这一切无非是想让赵子琼能够赴京赶考,可是赵子琼却并不想要小小这么做,相反的甚至还想带着小小离开。小小知道赴京赶考对于赵子琼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可是现在他却能做出妥协。

小小感动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只能不断的点着头。赵子琼拉着小小的手,高兴的将小小抱入怀中。两个人稍微温存了下,小小便推开赵子琼:“你先回去吧,我收拾好东西跟白照说一声就去老地方找你。”赵子琼点了下头,却有些不放心:“你一个人没问题吧,要不然我跟着你去。”

小小顿时摆了摆手,别看白照平日里温和的很,但是朝夕相处的小小却知道白顾其实性格很火爆的。她害怕激怒了白照,从而让赵子琼受伤。赵子琼看小小极力反对也没勉强,又吩咐了小小几句就走了。直到赵子琼的背影消失,小小才脚步轻盈的赶回家中。

白照正巧起了床,小小看到白照身影的那一刻,忽然心头有些沉重。她跟白照相处过很长一段时间,白照对于她可以说亦师亦友。她刚才被开心蒙蔽了双眼,可是现在却又立刻清醒过来。

“怎么站在门口?”白照看着小小半天没进来有些奇怪的询问,小小尴尬的笑了笑抬脚走进屋子,犹豫了下便把门关了。这种事情被人看见了终归不太好,白照看到了小小的动作皱了下眉,心里头转了几个弯:“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小小点了点头,话埂在喉咙里面说不出口。白照也不收拾东西了直接坐在床头看着小小,小小平复了心情把事情说了。白照沉默了,甚至似乎连呼吸都轻了许多。小小不知道自己难受个什么,反正就觉得特别心虚,心里面跟吊着什么似得弄得她喘不过气。随后小小便想着,也许是因为曾经答应了白照会帮到底的,可是现在她中途退出了,所以难免就有些心虚吧。

小小把一切都归根到了这方面的原因上,心也总算不那么慌张了。白照终于说话了,他站起来走到小小面前,小小抬头看着他只能勉强看到白照的下巴,白照很高但是小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白照不仅高而且给她一种慌乱的感觉。

“你真的想好了吗?”白照伸手摸了摸小小的脑袋,顺滑的秀发让白照微笑了下。白照的眼睛不是很大,所以笑起来哪怕是轻微的笑都容易看到白照双眼弯城小月牙。白照乍一看是那种很成熟的男人,但是笑起来的时候却显得有几分小孩子气。

明明白照在笑,但是小小却是心头一股寒意,不过想起了赵子琼,小小还是很坚定的点着头。也就是在点头的瞬间,小小感觉自己脑袋上的手加重了力道,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下一刻白照就把手拿下去了。白照转身从柜子里拿出点银票塞进荷包袋里,然后丢给了小小。小小慌乱的接着,等拿到手上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

小小爱钱但是也不能随随便便的拿白照的钱,她把荷包袋放在桌子上:“我不能收,这段时间你已经照顾我很多次了。”

白照却是不太在乎:“收下吧,我们两相处那么久也就算我送你的礼物,你也知道我都不知道送你什么礼物做饯别。”小小低着头不肯拿,白照走过去把荷包袋塞进小小的口袋,小小挣扎着白顾在小小的脑袋上敲了下:“你要不收我就不答应让你走了。”小小吃惊的抬起头,白照看起来十分认真,认真到小小不敢再反抗。

拿了钱小小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出门前小小十分担心:“我走了之后你会不会有麻烦?”白照不在意的摆着手,送着小小出了门边说边笑都看不出来他有一点点的不甘愿:“我能有什么事情,我找你来帮忙本来也只是糊弄下老爷子而已,大不了离开这里就是了,反正我对这里也没什么感情。”

小小看他说的轻松只好不再多说什么,出了门白照就不再送了,小小走几步回下头心里十分不舍。白照看了小小几眼不眷念的回了院子,顺便把院子门关上。

小小离开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发现,就是白顾多问了几句然后被白照给敷衍着打发了。或许白照以为白顾不清楚,但是白顾心里却一清二楚。她也怀疑小小离开了,她心里怒骂了几句却无法插入进去,这毕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跟自己无关。

小小收拾了东西去了一家客栈,在客栈的柳树下等着赵子琼。赵子琼来的有点晚,小小晒着太阳差点没晕过去。本想着去客栈休息休息,可是又不想浪费钱。

赵子琼匆匆赶过来,看小小满头汗水他有些生气:“怎么不去客栈等我,在外面这么大太阳晒坏了身子怎么办?”赵子琼重重的叹了口气,拿出手帕帮小小擦了擦。小小幸福的笑着,手捏着赵子琼的手:“没事的,我……”

“还说没事。”赵子琼是真的生气了,整张脸的表情都有些严肃过了头,小小只好沉默下来。赵子琼意识到自己凶了小小,有些愧疚的拉着小小的手道歉,小小摇了摇头没在意。两人在路边买了两碗凉茶喝了之后才离开,一路上赵子琼对小小照顾的无微不至,让小小感觉到之前做的事情都是值得的。

她深爱的男人同样深爱着自己,这样就够了。

只是偶尔小小脑子里偶尔会闪过那个笑的天真浪漫的白照,还有他在烛光下那张认真的侧脸,帅气而迷人,温柔而倦怠。

赵子琼的家是在青牛城的另一边的山头,算是一个比较隐蔽的村子。小小一路被赵子琼牵着走,脚下踩着碎石要是不注意的话可能随时会丢倒。这里和青牛村没什么两样,如果非要说的话可能是气候比较干燥吧,总之小小走了没多久就口干舌燥的。

地上的泥土都是干裂的状态,仿佛很久没有下过雨一般。但这是不可能的,青牛村下了好多次的雨,就算有时候下雨的地方的确会有不同,但同一个地区不至于差别那么大吧。

小小的手缩了缩,赵子琼立马感应过来,回过头来询问小小:“怎么呢,哪里不舒服?”小小笑着摇摇头,重新把手放在赵子琼的手心里,她其实只是有些害怕而已,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会见到许多陌生的人。不过如果有赵子琼在的话就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来了来了。”在小小离着不远处的一个青砖房附近,一个女人大声的嚷嚷着,片刻后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跑了出来,探出头瞅了瞅小小这边。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在小小走过来的时候,女人做了一个手势。

小小走着走着一盆水不知道从哪里泼来,不过很准确的没有泼洒在小小的身上,只是在脚边而已,但是还是有些溅在了鞋子和裤子上。小小惊魂而定脚下又响起了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吓的小小半天没回过神来。那鞭炮声只是响了几下就消失了,几个女人走了出来。

赵子琼在一边拍了拍小小的肩膀,小小呆愣的看着赵子琼,赵子琼伸手拉着小小走到五十多岁的女人身边:“小小,这个是我娘。”小小不敢叫娘,只能恭恭敬敬的叫了句大婶。刘芬也不生气,只是亲热的拉着小小的手:“好孩子,好孩子。”

小小心脏还处于受到惊吓的状态,赵子琼看出了小小的呆滞,有些不满的敲了敲小小的脑袋:“是不是吓到了,我娘只是为了欢迎你。用我们村子里的话就做洗尘,洗去你身上的污秽保留纯净。”

小小想到刚才的鞭炮和水又听到赵子琼的解释,只能无力的点着头。随后他们两个人便被女人迎着门走了进去,赵子琼曾经跟小小说过他没有父亲,他的父亲很早之前就和母亲和离了,之后赵子琼的母亲就带着他来到了这里定居,一直没有回去。

据说赵子琼原本就是京都的人,可惜为了躲避父亲所以才不得已到了这里定居,一定居就是那么多年。

女人拉着小小手将她带到旁边的椅子上坐着,在小小没有反应的时候伸手摸了摸小小的肚子。小小吓的差点站起来,不过极力克制了。她抬头看着女人一脸幸福的表情,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心里慌乱了起来,因为赵子琼忽然要带着她离开,以至于小小都忘了把她假孕的事情告诉赵子琼了。现在赵子琼以为她怀孕了,而赵子琼的母亲也这么认为,顿时小小感觉事情闹大了。

肚子被温柔的抚摸着,小小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好的,反而觉得毛骨悚然。她急忙站起身来,对面的刘芬露出奇怪的神情,小小尴尬的笑了笑:“大婶,我有点累了。”

刘芬这才连连点头,拉着小小去了里屋,帮她收拾好了被子。几次小小想帮忙但是都被刘芬给推开了,用刘芬的话就是现在家里小小最大,最好是照顾着身子比任何事都重要。收拾好床铺,小小又被扶着上了床,刘芬帮她盖好被子拍了拍小小的脑袋:“睡吧,等吃饭的时候再叫你。”

小小鼻子一酸,其实从她离开家到现在她已经很久都没有享受到这种亲情了,一时之间被照顾的无微不至让小小十分感动。可是很快小小就想到会不会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小小连忙躲在被子里摇头,不会的。赵子琼对她好是因为喜欢她,而刘芬对她好是因为自己是她的儿媳妇,跟肚子里有没有孩子是没有关系的。

小小胡思乱想以为自己会睡不着,但实际上小小很快就睡着了。不知道多了多久小小醒了,她环顾着四周,迷茫了好一阵:“白照?”她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掀开被子小小脚放在地上没有碰到鞋子,冰凉的地板让小小清醒了过来。这里已经不是白家了,是赵子琼的家。

小小的脚伸了伸,脚趾触碰到地上仔细的摩擦着,想找到鞋子。可是也不知道鞋子去了哪里,小小干脆从床上下来,蹲在地上找鞋子。此时可能已经是晚上了,房间里也没有点灯,漆黑一片的。

突然,门开了。小小吓的汗毛竖起,等到反应过来才放松。赵子琼端着油灯进来看到小小蹲在地上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急忙将油灯放在桌子上去扶小小:“怎么呢,是从床上滚下来了吗?肚子要不要紧,会不会疼?”

小小被赵子琼那紧张的模样逗得直乐,不过赵子琼言语都是关心肚子让小小有些不满,但她也没说只是顺着赵子琼的意思上了床。有了灯才发现鞋子在床底下,被赵子琼拉了出来。小小穿好鞋子,赵子琼确定小小没事才说道:“你在这里等下,我去给你拿饭菜来,你睡的很香我也不忍心叫你。”赵子琼离开后,小小低头看了看鞋子。

她又克制不住的想起了白照,白照平日看起来大男子风范但是其实对她照顾的很好,知道她下床每次都喜欢找鞋子,所以每次都是把鞋子整整齐齐的码好放在床踏脚的地方,确保小小放下脚就能够触碰到鞋子。开始的时候白照做的还不顺手,但慢慢的白照也能摸索到小小起来的姿势,伸直放脚的位置。每次小小一起来就真的能精准的碰到鞋子,这也是为什么小小没有碰到鞋子意识到自己没有在白照家。

白照,你现在还好吗?

小小离开的事情巧妙的被白照敷衍过去了,白照给出的答案也很浅显易懂。说是小小为了安胎所以特意送出了村子,暂且住在了外面白照买的四合院里,也有佣人照顾着。而白照马上也要离开了,说是不放心小小。

这样的答案没人不信,就算不信也不可能追根到底的问。倒是老爷子整天唉声叹气的想着孙媳妇的肚子里还有个小小孙,可是他却看不到她一天天长大。

不过这话所有人都信了但是白顾却是不信的,白顾不知道怎么去和白照说。她也不好说看到你老婆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吧,但是小小走了是不争的事实。白顾打心眼里嫌弃小小,就算两个人是互惠互利的关系,白照却主动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和可能的后果,这能行吗。

不过白顾也没心思去想这些了,因为秦殇很快就把开客栈的事情说了。果然白顾很兴奋,不过她也没被兴奋冲昏了头。仔细琢磨了下后白顾虽然觉得没什么问题,但仍然叫秦殇带着自己去和阮媛见面。

这天吃完午饭,秦殇便带着白顾去了客栈。白顾第一眼见到阮媛只觉得她是一个长得相当成熟的女人,容貌并不是很出众,但是站在那里却让人难以忽视。而且白顾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阮媛身上有股威严感是冲着自己来的,让白顾格外的不舒服。

这个不舒服的感觉没有持续多久,秦殇拉着白顾坐在了一边,半个身体都挡住了白顾的视线,白顾瞬间感觉到舒服多了。

“客栈的事情考虑的如何?”察觉到秦殇的动作,阮媛笑笑放软了声音并且主动帮两个人倒了杯茶。秦殇通常不会喝别人的茶水,而白顾也如此,两人都是警觉性比较强的人。

不过阮媛也不是很在意,自己喝了茶也不管他们喝不喝,他们这样的行为也并不会给她造成尴尬和困扰,从头到尾阮媛都表现的很淡定。

白顾偷偷的却眼神扫视阮媛,她对阮媛有种熟悉感,反复瞄了好几次后她总算知道熟悉感从何而来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阮媛其实和秦殇很相似,都是那种强势却又淡定的人,难怪白顾会觉得熟悉。不是熟悉她这个人而是熟悉她身上的气质,不过同一种气质,白顾觉得秦殇的比较好容纳,但是阮媛的她就有点不舒服,难道是因为都是女人的原因?

阮媛的问话出来,秦殇也没回答直接看向白顾。白顾心里一暖,她知道秦殇其实可以全权负责,在古代本来也是男子当家,但是在秦殇这里,秦殇却留给了白顾面子,也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待他本人。

白顾给秦殇抛去了一个带着笑意的眼神,面对阮媛的时候却将笑意掩藏了起来:“这个我已经听秦殇说了,我也已经同意了。不过开客栈这件事情也非同小可,而且一品居的周老板是我的朋友,我要是在这里开客栈的话肯定会影响他的生意。”

这点就是白顾非常苦恼的一点了,她要是离开青牛城去天族城开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来来回回运送货物就会发挥很多的时间和金钱。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所以白顾还是决定先和阮媛说一声。如果阮媛执意要在这边开客栈的话,那他们也没有必要谈下去了。

白顾这人没什么好的,但是她答应过周老板不会影响他的生意,这点是无论如何也要答应的。而且周老板算是他的第一个客户,从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恩人’的一种。

阮媛眼皮子一挑,没想到白顾会这么重情重义。秦殇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可见是赞同白顾的,她倒是没想到秦殇看起来这么大男子主义居然会允许白顾在一边说来说去的。不过这些阮媛只是心里疑惑了下,表面却是相当的赞同:“没问题。”

阮媛微笑着点头,一点也不在乎白顾提出来的要求,反而颇有兴趣的看着白顾:“那你是想在天族城下手?客栈的规模你打算弄多大,具体要怎么搞?”

白顾从口袋里掏出规模图,这是昨天晚上白顾和秦殇一起搞出来的。画是由秦殇画的,但上面的东西都是白顾口述的。

阮媛修长的手指将规模图挪动了过来,眼眸在上面停留了片刻,眼睛里闪烁出惊诧的光芒但很快就消失了。阮媛嘴角微微扬起,情不自禁的给了白顾一个赞同的眼神:“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单单看这份画出来的规模图就能看出你的头脑真的很不错。”

白顾被阮媛夸的有些心虚,这些东西无非是二十一世纪的罢了,二十一世纪普通的在古代很新鲜而已。秦殇听到阮媛夸奖白顾,面无表情的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

阮媛将规模图递过去,但是却又被白顾推了回来。阮媛不解的看向白顾,白顾笑容扩大在脸上:“关于客栈的改造和建设就麻烦阮姑娘了,我和秦殇都很忙也不可能来来回回的跑,所以规模图就放在阮姑娘这边,希望阮姑娘照着规模图给我和秦殇一个满意的客栈。”

阮媛没想到白顾这么大方,这可是好东西啊。她不相信白顾那么傻,就这么把规模图送给了她。要知道如果阮媛有异心拿出去卖掉的话,那白顾就失去了先机。

心里有着种种疑惑但是阮媛一句话也没问,只说了一句放心就将规模图收了起来,期间秦殇也没有阻止。三个人讨论完毕,阮媛便送秦殇和白顾出了门。

客栈门口,阮媛并不再送了。秦殇对着阮媛点着头拉着白顾离开了,白顾回头看了眼离着客栈不远的时候,白顾才表现的兴奋起来。

她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在秦殇不解的眼神下刷的冲过去,秦殇挑了挑眉头但是明白了过来,便转身微微蹲着身子方便白顾跳上来。

啪!

白顾和秦殇的身体碰撞在一起,白顾很顺利的跳上了秦殇的背部。秦殇手托着白顾的屁股身体转了个圈圈,逗得白顾哈哈大笑。

站在客栈门口的阮媛看着那两个人还在幼稚的挽着转圈圈,嘴角撇了一下。不过只有阮媛自己知道,她其实挺羡慕的。

而且让阮媛诧异的是,秦殇原来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天。他愿意把那个女人背在背上哄她开心,愿意蹲下身体任由她跳上来。或许这种事情一般男人都做不到,但是秦殇却接受了女人的胡闹。

她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秦荷会喜欢这样一个男人,成熟却又孩子气,他的多样面或许只给那个人看。

“嗷嗷啊啊啊啊。”阮媛看着两个人的消失在人群中,她眨巴了下眼睛准备走,却听到了身边熟悉的哀嚎声。然后阮媛的手臂就被狠狠的蹭了一下,阮媛低着头看着秦荷可怜兮兮的蹭着她的手臂,她也十分无奈:“睡醒了?可惜啊你的情哥哥早就走了。”

秦荷又哀嚎了一声,阮媛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觉得她的叫声真是折磨人。秦荷郁闷的冲去门口,果然已经看不到秦殇的背影了。秦荷垂头丧气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她是真的没想到会睡得那么死啊。本来秦荷就知道阮媛和秦殇约好了,所以准备在秦殇面前露露面,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

“不行。”秦荷握了下拳头,在阮媛狐疑的眼神下十分坚定:“我要去找秦哥。”阮媛都来不及阻止,就看见秦荷跟一阵风一样飘走了。阮媛在秦荷身上叫了几声,只得到了秦荷的挥手,阮媛也只好不管秦荷了。不过刚才秦荷的衣服好像有些奇怪,但怎么奇怪阮媛也没多注意。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居然记不起来秦荷穿了什么衣服,想了半天想不起来阮媛也只好算了。

白顾和秦殇走到马车上,马夫拉着马准备离开。白顾坐进去感觉车子震动了下便动了起来:“你说我们要不要自己买马养着啊。”秦殇想了想点了点头:“是可以,以后肯定越来越忙,买马弄辆马车也是必须的了。”

白顾还想和秦殇说什么,但马车忽然剧烈震动了一下然后停了。秦殇和白顾对视一眼,秦殇伸手挡住了白顾:“你先别动,我去看看。”白顾拉着秦殇想一起去,秦殇犹豫了下便拉着白顾的手让她躲在自己身上。她打开布帘,马夫已经走下马车了正在和一个女人激烈交谈着,看马夫的样子还挺生气的。秦殇看了眼便皱了眉头,松了白顾的手跳下马车走过去:“秦荷,你在干什么?”

马夫看秦荷似乎是认识秦殇的,忙是收敛了语气但是还是有些生气的迹象:“这个大妹子忽然冲过来拦着马,马受了惊吓不过还好没大事。”

秦荷吐了吐舌头知道秦殇生气了,连忙走过去拉着秦殇的袖子撒娇:“你别生气我这不是着急找你吗,所以一时没多想就拦住了马车,对不起嘛。”

白顾也跳下马车走了过来,秦荷撇了眼白顾就丢下秦殇跑到白顾这边,见对秦殇撒娇没用就对着白顾:“白姐姐快帮帮我。”

秦殇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说了句算了就拉着白顾上了马车,白顾回头看了眼,秦荷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三个人一起回到了青牛村,秦荷说留下来吃晚饭,秦殇没说什么直接去了山上,白顾领着秦荷先回了家。

“你穿这么多不热吗?”白顾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这么大热的天气秦荷貌似穿的挺多的,领子居然有两层也就是说秦荷外面套了一件里面估计还有一件。

秦荷啊了一声用手对着自己扇了扇,见白顾盯着她看,秦荷不好意思的脱下身上的外套:“的确是有点热啦。”

白顾给秦荷倒了杯茶伸手递过去,但是在看到秦荷穿的衣服的时候,拿着杯子的手轻微颤动了下。秦荷身上的那件衣服就是白顾曾经看见过的,是秦殇娘给他做的唯一的一件衣服,当时秦殇的表情她还历历在目所以白顾记得特别清楚。

可是现在这件衣服忽然跑到秦荷身上去了,白顾说不清楚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她麻木的将茶水递给秦荷,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你怎么穿了一件男装出门?”

秦荷羞涩的一笑,原本漂亮的脸蛋顿时艳丽了几分。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脱下了身上本来属于秦殇的衣服,折好后放在椅子上:“这是秦哥的,我贪玩所以穿上试试。”

秦荷表现的大大方方的,白顾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点了点头。不过要说秦荷真的是贪玩所以穿上去的,打死白顾,白顾也不相信。与其相信秦荷所说的,白顾更愿意相信自己所想的。秦荷这么做的目的是不是为了刺激她?

白顾看着秦荷大眼睛眨巴眨巴,乖巧的喝着茶水又觉得不太像,秦荷给白顾的感觉一直都是那种乖乖巧巧很可爱的类型,应该不是那种擅长用心机的女人。可是世事无常谁又能说的准了,不管秦荷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是任性贪玩,都给白顾造成了心里的不爽。

秦殇回来的时候气氛很微妙,饭桌上的饭菜已经放在桌子上了,秦荷正在吃饭但是没看见白顾的身影。秦殇纳闷的问着秦荷,秦荷指了指屏风后:“白姐姐很早就睡了,说不想吃饭。”秦殇直接进了里面,秦荷看着一桌子菜突然也没有了胃口。

白顾坐在床头吃着点心,手里捧着一本小传在看。秦殇送了口气,他还以为白顾生病了。秦殇走过去拿走白顾的书,见白顾瞪过来秦殇反而笑了笑:“贪吃鬼坐在床上吃零嘴也不出去吃饭,你这样下去会不会越来越瘦啊。”

白顾不想搭理秦殇,哼了一身后转身。秦殇不明所以拍了拍白顾的肩膀,白顾缩进被子里面,秦殇皱了下眉头耐着性子哄了几句,但是白顾仍然没说话。

白顾虽然缩在被子里面,但其实耳朵却悄悄的竖起来听外面的动静。原本被子外面是有点动静的,但很快就没有了。

白顾使劲的掀开被子看了看四周,果然秦殇已经不在屋子里了。白顾郁闷的叹了口气,这个秦殇估计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哄人吧。

“白痴。”白顾躺尸一般的重新躺会床上,瞪着眼睛看向房梁。

秦殇吃完饭便送秦荷去了马车那,秦荷无奈的被秦殇送走了,反正秦殇也无论如何不会答应秦荷让她留下来的,这点是秦荷试了无数次得出来的结论。

秦殇回到屋子里,看到椅子上的衣服。他也没多想,知道是秦荷把衣服送来了。秦殇干完自己的事情,进了屋子准备休息。不过白顾好似是故意的,整个人呈现出大字型把床全部都占掉了,秦殇皱着眉头推了推白顾,白顾没动。

不过秦殇知道白顾没有睡着,她的呼吸和睫毛的颤动频率就出卖了白顾。秦殇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白顾,但是也不愿意计较,推了好几次后白顾都不愿意让开,秦殇也有些恼怒了:“白顾!”秦殇叫了几句,白顾装不下去了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干嘛?”

“让开一下,我要睡觉了。”秦殇好生的和白顾说着话,但奈何白顾不领情:“你可以睡地下。”秦殇顿时真的生气了,他气的不是白顾让自己睡在地上,而是生气白顾无理取闹:“有事说事,我哪里得罪你了?”秦殇的语气有点冲,这些天白顾一直被秦殇好言好语的对待着,冷不丁的这样了白顾心里落差受不了。她转身趴在床上,让出了位置但是却不再看向秦殇。

秦殇愣了下干脆走到柜子那边将不用的被子拖出来在地上打了个地铺,白顾坐起来看了看,秦殇也不搭理白顾了。白顾冷哼了一声干脆睡下了,秦殇吹灭了蜡烛,房间里陷入了黑暗。白顾睡不着秦殇也根本睡不着,他想了半天都想不出自己哪里得罪了白顾,反正白顾现在这个态度让秦殇难受的很。

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撕咬着,不疼但是痒而秦殇却偏偏抓不到。

白顾睡不着翻来覆去的,但是秦殇不一样,即使睡不着仍然可以保持好一个姿势动也不动。白顾没听到秦殇的任何动静,撇了下嘴,心里更加难受了。

所以只有她莫名在乎是吗,秦殇根本就不在乎,瞧人家还能睡得安安稳稳的,可是自己却胡思乱想。

一夜无眠。

秦殇很早就起来了,他从椅子上拿起衣服准备换上但是却从衣服上闻到了脂粉的味道。如果是刚刚洗过的衣服不会有这种味道的,更何况这衣服是男人穿的怎么可能有脂粉的味道。

白顾从房间里出来,秦殇晃动了下手中的衣服:“你穿了我的衣服?”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白顾就一肚子火,一不小心就冷嘲热讽起来:“不敢,你娘留给你的宝贝衣服估计也就只有你们秦家人敢穿,我一个外人怎么敢穿?”

秦殇何等聪明自然听出了白顾的话外之音。

他再次将手中的衣服放在鼻尖闻了闻,那股脂粉味很浓不像是白顾身上的味道,白顾通常不爱擦粉,就算必须要擦买的也几乎是没什么味道或者味道很淡的。刚才秦殇也是一时想到屋子里只有白顾才会觉得她穿了自己的衣服,可是仔细一想才发现不对劲。

那能穿自己衣服的也就只有秦荷了,除了她也没有别人了。秦殇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昨天晚上白顾的态度,难道是跟这件衣服有关系?

秦殇只要想到这个可能,眼里的淡漠就化作了笑意:“你是在生气吗?吃醋呢?”

白顾轰的一下脸红了,一方面是被秦殇看出来的恼羞成怒一方面则是因为秦殇的语调,那么平静甚至带了点戏虐,可是自己却为了这件事情大晚上的都没有睡好。

白顾冷哼了一声不搭理秦殇的调侃,自顾自的进了厨房。秦殇跟了进来说了几句,白顾还是没搭理。秦殇又转身走了,白顾郁闷的回头看了眼就看到秦殇出了门,手里还拿着那件衣服。这是要干嘛,难道秦殇打算去找秦荷算账?

白顾本来也不想管的,可是只要想到秦殇拿着衣服出了门白顾又有些担心。心不在焉的白顾把柴火丢在一边跑了出去,算了,权当自己犯贱,谁叫自己放心不下秦殇。

谁知道白顾出了门就在院子里看到了秦殇,她还以为秦殇出了门真是白白担心了一场。白顾准备趁着秦殇还没有发现的时候悄悄的进屋,但是却看到秦殇点了一盆火,衣服就拽在了秦殇手里,秦殇抬着胳膊犹豫了下。

白顾一下子就明白秦殇打算干什么,她立马冲了过去把衣服拽了过来。上下翻动了下衣服确定没什么问题后,白顾才生气:“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娘亲留给你唯一的衣服你要烧掉,你脑子被狗吃了?”

秦殇被白顾骂着也不还嘴甚至不生气,反而笑盈盈的对着白顾,白顾都怀疑秦殇是不是真的脑子坏掉了。骂够了白顾也不说话了,秦殇才走过来。白顾把衣服背在身后,生怕秦殇抢过去烧了。不过秦殇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但是注意到白顾的动作,秦殇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了一点。

“你生气了。”秦殇陈述这这句话,不是问着白顾而是坦荡荡的说出来,没头没脑的但是白顾听明白了。白顾感觉手心都在冒汗,紧张和兴奋还有一股股的暖意袭上心头。或许别人听不懂秦殇的话,但是白顾却明白了过来。她红着眼大喊:“就因为我生气你就要把衣服给烧掉,你也不怕你娘从坟墓里爬出来。”

要是秦殇能听得进去那他就不是秦殇了。秦殇看着白顾气急败坏的样子只是笑着,也没有伸手去抢被白顾护着的那件衣服,他只是平淡的说了一句:“那只不过是死物,但人是活的。”

白顾克制了许久才让眼泪没有流下来,她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太恃宠而骄了,要是早点说明白的话也许就不会让秦殇做到这个地步。白顾将衣服抱在胸前:“可是它又没招你。”

“它招你了。”秦殇反过来说了句得到了白顾的大白眼,白顾算是明白了秦殇认定的事情你怎么跟他说都是说不通的:“我没有生气。”

“你生气了。”

“没有。”

“有。”

“没有。”

“有。”

以上对话重复了无数次,最后白顾无奈的笑出声来,笑的眼泪都落下来了:“我们幼不幼稚啊。”秦殇也随着白顾笑了笑,白顾将衣服还给秦殇,害怕秦殇再做出烧衣服的举动,白顾立刻开口:“衣服还是保存下来好吗,我真的没事,不要为了我浪费你娘的心意。”

穿越之喜当娘

穿越之喜当娘

作者:喵吾类型:王朝争霸小说状态:有更新

一朝穿越,家徒四壁也就罢了,居然还被卖做童养媳?生活不如意,咋办?好在她有金手指,农庄开起来,生活富起来,至于丈夫……那还是慢慢养成吧。不过生活幸福了,总会有人捣乱,什么三姑六婆全都找来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