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最新小说-云讯小说每天为你推荐最热门小说 > 资讯 > 穿越之喜当娘秦殇白顾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之喜当娘秦殇白顾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8-12-28 12:00编辑:

双十一即将来临,小编为您推荐一本最火的小说穿越之喜当娘,主角是秦殇白顾,是由作者喵吾创作的一部穿越小说,云讯小说中文网更新及时,无不良广告,为您用心打造舒适的小说阅读网站.要说这件衣服秦殇是不是舍不得其实也没有,秦殇一直觉得衣服是死的但是心意是活的,只要自己记住娘亲对自己的好,衣服什么都留不留下来其实无所谓。不过看到白顾这么正儿八经的样子,秦殇还是点头答应了,白顾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对着秦殇调侃:“原来你这么在乎的感受啊。”

《穿越之喜当娘》精选章节

要说这件衣服秦殇是不是舍不得其实也没有,秦殇一直觉得衣服是死的但是心意是活的,只要自己记住娘亲对自己的好,衣服什么都留不留下来其实无所谓。不过看到白顾这么正儿八经的样子,秦殇还是点头答应了,白顾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对着秦殇调侃:“原来你这么在乎的感受啊。”

秦殇从来不是个喜欢害羞的主儿,尤其是对待这种问题是,所以秦殇很直接的点着头:“嗯,我不会哄人也不想去哄人,你要是生气了我不知道怎么哄你,所以我着急。”

所以干脆就烧衣服是嘛,后面的话白顾自己接了上来。她用手背抹了抹眼睛又被秦殇抓住,秦殇皱着眉看着白顾的手:“手不干净别擦眼睛。”

秦殇拉着白顾的手进了屋子,两个人只不过是闹了一个晚上的矛盾,这天早上又完全和好了。只不过不管是秦殇还是白顾对于秦荷都有了点顾忌,起码秦殇在心里对秦荷的好感下降了一个层次。至于白顾她又不是傻子,秦荷这么觊觎自己的男人她怎么可能真的跟秦荷成为朋友。

可怜的秦荷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还在洋洋得意的想着下一次见到秦殇自己要做什么样的举动。

秦殇和白顾的屋子建了一大半了,大概有了个雏形。阮媛很早就去了天族城,时不时的会传来一封信告诉秦殇她安排到了什么程度,方便秦殇安排她们的行程。

这天秦殇去了山上,白顾在院子里打扫卫生。白照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在看,都没有留心脚下一不小心就踩在了白顾的扫把上,白顾抬着头看着白照,白照移开了腿眼神都没有从手中的东西上移开过,只是嘴上说了声抱歉。

白顾也没怎么样只是盯着白照的背影看,白照往前走着拐了个弯撞上了墙壁,而门就在旁边。‘小心’两个字白顾都还没有脱口而出,白照就已经撞上去了。白顾把扫帚放在一边走过去,白照摸了摸被撞红的额头,手还紧紧的握着那东西。

白顾好奇的看了一眼才发现那东西不是玉石吗?而且色泽饱满红中带丝一看就是好玉石。白顾有些惊诧不过很快又释然了,白照算是个有钱的商人,商人有钱玩玉石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只是白顾想起刚才白照的反应,有些诧异于白照对于玉石的痴迷程度。

白照对着白顾尴尬一笑:“让你看笑话了,一不小心就没留神。”白顾对白照也稍微熟悉了一点,说话也不像之前那般客客气气:“我看你不是没留神你是压根就没心去留神,你的心都放在这玉石上了吧。”白顾笑着点了点白照手中的玉石,白照呵呵一笑,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你也知道玉石?”

玉石这玩意儿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但也就知道个名儿,但像白顾这样一眼就能认出来的绝对是玩过的。想到这里白照看向白顾的眼神不自觉就带了点探究之意,白顾倒是没多想大大方方的点着头:“曾经玩过。大哥你这个玉石挺好的,买来的还是赌来的?”

白照苦笑一声,也不着急进去了就站在屋子外面和白顾聊天:“别看大哥是个商人但是我也没那个闲钱去赌石啊,万一赔了我做生意的本钱都没有了。”

白顾很给面子的笑了笑但是心里却不怎么相信,白照在外面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怎么可能一点本钱都没有。不过商人都是很精明的不做赔本的买卖,估计白照是不愿意把钱浪费在赌石上。

“听妹妹这意思难不成妹妹赌石过?”白照越发感兴趣了,白顾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想着还是承认吧:“妹妹对赌石略知一二。”

白照眯了眯眼上下扫视着白顾,片刻后才试探着开口:“不知道妹妹这略知一二到底有多少把握,若是有点一半的把握,哥哥倒是希望妹妹帮哥哥一个忙。”

“什么?”白顾脱口而出,刚问出口就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这不是多管闲事吗。可是对方是这具身体名义上的哥哥,平日里也没什么矛盾的,不问又不太合适,在别人看来也许兄妹本来就是互帮互助的。

白照将手中原本握得紧紧的玉石递给白顾看:“你仔细看看。”白顾纳闷的接过玉石,转了个身将玉石对着阳光仔细观摩。这不看不要紧,看了之后白顾心里一咯噔。这玉石表面不错,颜色正触手光滑。可是在阳光下细细观看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玉石上居然有丝丝的裂缝。但是一模却摸不出来,也就是说这裂缝是在里面的。

白顾曾经闲来无事买过几本关于玉石方面的数打发时间,像是这样的现象用专业的口吻那就叫‘双缝’。双缝是一种很难得的现象,是形容玉石里面还有另外一层玉,这种玉往往能卖的高价。可是双缝还有一种就是白照这块玉石的状况了,这种玉石就是表明了里面那块玉是坏的,外面这层却是好的。这种玉除非要专人来打磨,把里面的那层玉慢慢的弄出来,否则的话这块玉就相当于废了。

没有人会去收藏一块有瑕疵的玉,白顾如此白照也是如此。

可是让白顾想不明白的是白照明明知道这块玉有瑕疵又为何刚才那般宝贝,白顾满脸狐疑的看着白照,殊不知自己的疑惑都写在了脸上,白照无奈一笑将玉石拿了回来:“让妹妹见笑了,其实这块玉是我一朋友送给我的。他并不太懂的玉被人骗了以为是好玉,原本也是听说我要送人就好心帮我张罗,我也不忍心告诉他只好收下了这块玉。这块玉除掉里面的双缝只留下外面一层的话还是十分好的,我本想着找人打磨一番,却没曾经妹妹也懂玉。”

白照说的飞快,白顾也勉强听懂了。她犹豫了下看着白照,不容她拒绝白照便拱手:“妹妹就当帮哥哥一次,送人的玉马虎不得,是哥哥需要交结的人,所以……”

白照不需要说的多明白,白顾也懂了。看着白照满脸苦涩,白顾还是答应了下来。罢了就当是亲人一场,帮帮白照好了。在白顾看来,白照真的一句够可怜了。

白照见白顾答应了也没有表现的欣喜若狂,他只当白顾是懂得赌石,但是却不敢太抱有希望。两个人商量了一番,白顾进了屋子拿了一笔钱走了出来,跟白顾一起走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迎面碰上了大嫂,大嫂端着个篮子从外面走进来,进来看见白照还喜滋滋的打了招呼,不过白照的态度有些冷淡就是了。

白顾往后看了眼,看到大嫂满脸失落的进了屋子,白顾心里有些不解:“大哥好像真的很不喜欢大嫂。”白顾一说完白照就满脸尴尬之色,白顾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人家再怎么样也是人家的事情,她没事插什么嘴。

不过白照也只是稍微尴尬了一下又面不改色了,见白顾不说话白照知道她介意,便主动开解:“其实我和你大嫂成亲之前并不认识,你可能不知道这也算是我家里的秘闻,原本大嫂要嫁的人是二弟,但二弟忽然娶了她人。”

白顾感叹了一声,而白顾还处于迷糊的状态。即是如此,那为何白照会娶了大嫂。正想着白顾又说道:“至于我跟你大嫂也许是孽缘吧,当日爷爷说服我娶亲,我只当爷爷是因为二弟娶了我至今未娶而担心便答应了下来,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成了亲,结果翻开喜帕却发现是她。我虽然不认识她但也见过她的画像,所以那时候我真是百般滋味再心头,后来爷爷逼着我要孩子我实在呆不下去,收拾了细软就走了。这么多年我还惦记着爷爷,又担心爷爷让我要孩子,所以才找来了小小帮忙。”

原来如此,可是到底为什么娶得人是大嫂,这其中莫非有什么隐情吗?白顾真是同情白照,娶得人自己不喜欢还是曾经和二哥情投意合的,是个人只怕都受不了。白顾想了一下换成自己,顿时就打了个啰嗦。

白顾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白照自己开口,她仰着头去看身边高大的白照,心里想着该不会白照也不知道为什么吧。爷爷啊爷爷,你当年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两个人一路聊着坐着马车去了专门赌玉石的店铺,那老板曾经认识白顾,但白顾许久不来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自然就抛之脑后了。白照跟着白顾去了旁边选玉石块,白照紧张的额头都冒出了细汗,白顾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自然也不是很在意,看白照这般紧张突然有点想笑。

她挑挑选选的装模作样,白照也不懂这些只是勉强有些玉石的知识,但可能还不如白顾懂得多。通常来说白照只买玉石不赌玉石,而白顾需要赌玉石所以这方面的知识吸收的比较多罢了。

胸前的玉佩动了一下,白顾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玉石块递给白照,白照满是怀疑的接过来仔细看了看。白顾没好气的拍了一下白照的手:“行了别看了你又不懂,看了也白看。”白照心想也是,看白顾这般自信从容的样子,白照却没有完全放下心来还是有些担忧。

不过还在这块玉石块不是什么大价钱,白照觉得赔了也可以承担的起,于是便花钱买了,然后带着白顾去打磨师傅那里。

白顾蹲在地上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指手画脚的在玉石块上滑了一下,要求师傅按照她的来。其实白顾也不是很想出风头,可是她发现这块玉石块有点怪异。玉佩的动静有点大颤动的厉害,尤其是几个边角的位置更是如此。白顾知道一般打磨师傅喜欢从边角开始磨,可是按照玉佩给的提示,如果真的这么磨的话可能里面的料就被磨坏了。为了白照好,白顾决定还是提醒师傅一下。

师傅也不在意,指手画脚的人多了也不多白顾这么一个。师傅押了一口茶开始正式打磨,白照站的直挺挺的,眼神却是丝毫不敢从玉石块上面离开。

师傅用小刀磨了磨边角,磨了几下就出了白色的料。师傅愣了下赶紧换成更加轻微的刀,小心翼翼的打磨。没多久这块白色的有些透明的玉石就被弄出来,十分小的一块大概只有大拇指大小。师傅仔细的看了几眼又交给了白顾:“好玩意儿,应该是白乳石。”师傅恋恋不舍望了几眼却也没忘记酸一下:“可惜就是太小了,做个收藏还行,这么小做个耳环都不够。”

白顾也不怒,只是指了指那块没打磨完全的玉石:“不是还有吗?”师傅一拍大腿自己倒是不好意思笑了笑,太兴奋给忘了。白顾将白乳石递给白照,白照本来也是十分喜欢玉石的,对此爱不释手。

师傅按照白顾的吩咐把其余的三个角都给去掉了,结果出来了三个和刚才那个一模一样的白乳石,四颗白乳石长得完全一模一样,就像是模子里面雕刻出来的。如果只是一个可能没什么价值但是如果是四个话那价值就不一样了,收藏的价值大大的提高了。

而中间那块白顾就让师傅自然发挥了,中间出来的是一块比较大的白乳石,颜色是醇正的白色没有透明也没有丝,但是配上那四颗小的白乳石,其价格和收藏价值已经是不容小觑了。旁边已经有人开始喊价了,不过白照只是笑着给旁边的人道歉,说自己是要送人的并不打算卖。

白照带着白顾走出去,对于今天的结果真是高兴的不得了,同时白照也有些佩服白顾了:“若是你不做农庄单单是靠赌石也能赚不少吧。”白顾哪里会承认,只能打着哈哈敷衍过去。白照也没有深究,相反的是白照没有送白顾回去,反而询问白顾要不要跟自己一起去见见那位大人物。

白照并不太喜欢欠人情,哪怕是自己的亲妹妹。白照的意思白顾也很明白,白顾做农庄生意的难免要有人脉,而现在白照就在介绍人脉给白顾认识,白顾哪有往外推的到底。机会可能很难遇到的,白顾立刻点头就答应了下来,两个人便一起走去一品居。

白照口中的大人物约好的临近中午的时候过去,白顾过去的时候离着中午还差些时候,两个便在街上逛了一会儿。白顾趁着白照没注意,买了一大包的玉石回去。临近中午的时候,白照带着白顾进了客栈。走上二楼白照整理了下衣服,又瞅了瞅白顾确定没问题就敲了敲靠近楼梯口的门。

门很快被打开,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白顾面前。白顾诧异的望着秋寻,秋寻也同样诧异的望着白顾,白顾撇了下嘴唇,白照说的大人物不会是秋寻吧。

不过很快白顾就有了答案,白照说的并不是秋寻,但秋寻的确是重要人物之一。秋寻打开门让白顾和白照进去,里面主位上坐着一个斯文的男人。那男人白顾瞅着有些眼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结果被白照悄悄的碰了下手臂。

白顾收回目光坐在了白照身边,白照落座后便笑着将收好的白乳石递过去:“赵王,今日要来见您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小小见面礼希望您收下。”白照并没有阿谀奉承,语气也没有过多的巴结或者特意讨好。言辞诚恳说话点到即止,白顾觉得作为商人就是要这样,起码别人留下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好的。

赵王十分的客气并没有什么大架子,秋寻将礼物递过去好奇的张望着:“赵王不看看嘛?”白顾又看了看秋寻,她没想到秋寻会认识赵王,不过想想也是好歹也是一城首富怎么可能没有人脉。

赵王撇了一眼秋寻,有些亲昵的伸出手指虚点了下秋寻,然后顺着秋寻的意思打开了盒子。原本赵王什么宝贝没见过,自然也只是承受了这份心意罢了,只是没想到里面的东西倒是让赵王对白照刮目相看。

赵王平日里没事做就喜欢弄玉石和珠宝,好的珠宝和没有雕刻的玉石见过不少,收藏的也不少。但是这种样子的白乳石赵王还真的没见过,赵王拿着那四颗一模一样的白乳石在掌心把玩,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秋寻见赵王有些痴迷便出声提醒:“赵王不如叫菜吧,时间也不早了。”赵王点了点头又将东西收了回去,全然没有半点惦记的神色,仿佛刚才痴迷的不是他一般。

小二很快把菜上了,赵王拿起筷子夹了第一筷,其余的人才敢动筷。赵王吃了几口饭,满意的笑着:“今日这份礼物倒是和我心意的,没想到小照也是喜欢玉石的人。”

白照被夸的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甚至还腼腆的笑了笑:“在下对玉石算不上精通,只是十分喜欢珠宝雕刻罢了。今日的白乳石也因为妹妹略懂一二才得来的,实在不敢让赵王错爱。”

原本赵王的目光也没有留在白顾身上,此时却是把视线对准白顾。白顾立刻感觉针一般的疼痛感,她对着赵王笑了笑,赵王漫不经心的收回了视线,但那股刺人的逼迫感却没有消失掉。

很快白顾听到了赵王说话的声音:“你小妹也算是个人才,这玉石看起来像是刚刚弄出来的,莫不成是赌出来的吗?”

白照自然不敢隐瞒,大大方方承认了。赵王顿时哈哈大笑拍了拍手夸赞起白顾来,白顾也不清楚赵王的夸赞有多少真情在里面,但是她却只能硬着头皮笑着。

一旁的秋寻给自己夹了菜,话题一转:“赵王可能不知道,一品居的水晶蔬菜也是小白开的农庄弄的,小白本事大着了。”

“哦?”赵王波澜不惊的眼里总算有了几分诧异,别人不知道但是秋寻很清楚。赵王之所以那么爱来一品居不单单是因为一品居是青牛城最大的客栈,更多的是为了这里的水晶蔬菜。赵王自从尝了第一口就停不下来,做梦都惦记着这味道。

赵王看着白顾,白顾却感觉那股刺人的刺痛感消失了不少,但是白顾抬头却还是能看见赵王盯着她,为此她十分奇怪。

“水晶蔬菜是名副其实,好吃是好吃就是多是素菜,半点不见肉。”赵王突然开了口众人都沉默了,谁也不敢先开口,因为不知道赵王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白顾看没人说话,想着赵王说的是自己的事情,自己不开口还能指望别人:“赵王过奖了,其实农庄开设的时间不长,现在暂时没有那么多的资源,指不定以后就会有水晶肉片了。”

‘水晶肉片’这四个字被赵王反复的咀嚼了几遍,随后又笑了起来,气氛顿时融洽起来。白顾时不时的看向赵王,脑子里面灵光一闪才想起这人是谁。

买蛇的赵王还有那日在风月场所的赵王,和今日在这里吃饭的赵王,只怕都是同一个人。白顾心不在焉的吃着饭,寻思着白照还有秋寻和赵王的关系,碗里的饭都被白顾拔的乱七八糟的了。

首先,白照是有意和赵王成为‘朋友’搭建人脉关系,而秋寻和赵王的关系明显是熟人的阶段,自己和赵王是不熟悉但经过白照的牵线搭桥估计也能成为一边的。如果是往常白顾肯定很开心,赵王可是个很有利的人脉关系,至少在青牛城是这样,在别的城白顾没有验证过没有发言权。可是白顾却想到了那日在风月场所秦殇恐怖的吓人的脸,想都不用想,秦殇和赵王绝对是敌对关系,所以为了秦殇白顾也不可能和赵王成为一边的,否则让秦殇知道了就是背叛二字了。

不过话虽如此,白顾却决定做做卧底。在她心里肯定是秦殇比较重要,要帮助秦殇她肯定是无能为力的,可是现在机会来了,如果能接近赵王的话指不定能帮助秦殇。

白顾埋着头别人也看不到她眼里的算计,旁边的白照只当白顾紧张所以不敢说话,也没多管她。一餐饭吃的还算是不错的,至少气氛融洽。最后离开的时候,赵王还伸手拍了拍白顾的肩膀,说是下次有空就让秋寻带着他去白顾的农庄看看。

白顾点头答应下来客套了几句,不过却没把赵王的话放在心上。

“真是奇怪。”刘芬在饭桌上叹了口气,用疑惑的眼神扫视着小小。小小纳闷的放下筷子不知道怎么招惹了刘芬,她丢给赵子琼一个求救的眼神,赵子琼笑了笑夹了块肉给刘芬:“娘,怎么好端端的叹气了?”

刘芬冷不防的伸手摸了下小小的肚子,小小吓了一跳,肚子一缩。刘芬见吓到了小小又急忙收回了手,可是这面上却是不太开心的:“都说三月显怀,小小这都三月多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小小从未怀孕自然不懂这些,以前跟着白照都是白照打点的不用小小操心,可是现在小小才意识到自己是这个家里唯一明白自己没有怀孕的,她正在孤军奋战。

赵子琼也不懂这些,不过刘芬是懂得的,所以赵子琼有些担忧的望向小小:“要不找个大夫来看看。”

“不要!”小小失态的大喊一声,赵子琼和刘芬全都看向小小。小小额头的细汗都冒出来了,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傻呵呵的笑了下,想要把事情敷衍过去:“可能是我身子弱了点所以才没显怀,我以前听别的大婶说过,有些女人到了十个月肚子都小的很,不知道我是不是这种情况。”为了怕刘芬和赵子琼怀疑,小小伸手搭在赵子琼的手上,尽量表现的贤妻良母:“何况家里的钱还要留给子琼的,怎么能随随便便给我用。”

一番话说下来也是有道理的,赵子琼家里本就不如白照不过是个普通家庭。小小赚的那些钱都不够赵子琼读书用的,的确没有多余的钱给小小。

话说到这个份上大家也都没有多想了,只有小小匆匆忙忙的吃完饭就回房了。她只要一想到刘芬那充满热情的双眼和赵子琼温柔的爱意她就会觉得心虚和愧疚,这样的情绪让小小几乎睡不着觉。她想着也许说出来比较好,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小小。”小小前脚刚进来没一会儿赵子琼就跟了进来,他拿了点酸的点心放在桌子上:“是不是不舒服,如果真的不舒服就要说出来,家里还是你最重要的。”

小小站起来走到赵子琼身边,赵子琼拿起点心喂到小小嘴边,小小犹豫了下还是吃了下去。口腔里蔓延着酸涩的味道,酸的小小牙齿都要掉了一般。她勉强吃了几口就拒绝了,赵子琼以为她饱了也不强逼,只是从书柜里拿出书在一旁看着。

小小坐在一边看着赵子琼,思绪回到了从前。她和赵子琼是在书院认识的,当时赵子琼在书院里颇有名气,小小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是个才子。后来两人认识,感情也莫名其妙的就发生了,很奇特甚至没有任何理由,而且赵子琼也很喜欢小小,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在一起了。然后赵子琼要上京付考,可是银两不够。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小小便出去赚钱,最后就是碰上了需要人帮助的白照。

“子琼。”小小开了口,赵子琼微弱的抬起头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眼神却还钉在书上面。小小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提了个开口:“如果这个孩子有个什么意外的话,你会不会……”话还没说完,赵子琼就突然抬起头来,眼神有一瞬间的暴烈。小小吓了一跳再望过去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了,小小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

赵子琼无心看书了,他走过来坐在小小身边摸了摸小小的额头:“小小,你怎么呢?是累了吗怎么爱胡思乱想,我们的孩子怎么会出现问题,不会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你安安心心的把孩子生下来,以后你就是官夫人,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明明是情话可是小小硬是听出了一些怪异的东西,她强迫自己不要去乱想,可是却忍不住伸手揪住了赵子琼的衣服:“子琼,你是不是很在意这个孩子。”

赵子琼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像平时那般温柔:“当然了,我们的孩子我怎么会不去在乎。”

小小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怪异出现在了哪里,但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个家的刘芬和赵子琼都她在意她肚子里这个莫须有的孩子了,在意的有些不正常了。尤其是赵子琼,明明之前赵子琼也没有说过要带她回家的想法,可是自从小小跟赵子琼说过孩子的问题后,赵子琼的风向就忽然改变了。

小小心里忽然有些可怕的想法,她望向赵子琼,赵子琼爱怜的摸了摸她的脸蛋:“怎么呢?”小小情不自禁的开口:“当初你要带着我回来是不是因为我有了孩子。”

小小很清晰的感觉到摸着自己脸蛋的手忽然顿了一下,随后又若无其事的缩了回去,只是短暂的顿了下但是小小的心脏仍然抽搐了下,她觉得自己某个可怕的想法成真了。

赵子琼只是稍微沉默了下便摇了摇头,起身回到了刚才看书的地方,拿起书看了起来:“你别胡思乱想,没有孩子我也会带你回来的不过是早晚的问题。孩子的确能让我娘更接受你不是吗,你为什么要钻牛角尖。”

小小的确是进入了死胡同,并且拔不出来了。她努力的想要找到位置出来,却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局里。所有的事情历历在目串成一条线,而最终拉线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赵子琼说话的时候都没有看向小小,小小没有再多问一句,只是嗯了一声,房间里陷入了沉默当中。

今天是白小雅和秦钦回来的日子,学院会在每天的周六周日放假,一般没有特殊情况白小雅和秦钦都会回来。

白小雅收拾好东西和秦钦手牵手的出去了,大多数的东西都在秦钦的背上,白小雅想帮忙吧但是秦钦不肯。秦钦说他力气大,这些东西都不重,白小雅知道秦钦的倔脾气只好随他了。

“哦……”旁边某个同学跑出来阴阳怪气的:“小夫妻回家啊,还手牵手。”也许同学们并没有恶意,只是喜欢调侃而已。白小雅红了脸想把手给抽出来,但是却被秦钦握得很紧。秦钦脾气越来越坏了尤其是在这种时候,他正打算发脾气的时候,一个圆滚滚的身体从秦钦身后跑了出来,还双手插着腰:“你干嘛欺负白小雅,找揍啊你。”

几个同学见了面面相觑,最后相互切了一声走了。要说胖虎其实战斗力不强,就是身体胖胖的容易碾压别人,别人怕的就是他那身肉。

白小雅冲着胖虎笑了笑,秦钦还是没什么反应,白小雅郁闷的掐了下秦钦,翻了个大白眼。也不知道秦钦是不是跟秦殇相处久了,居然有些沾染秦钦淡漠的性格。不过秦钦还是比较听话的,见白小雅翻白眼了秦钦只好道了谢。

胖虎和他们两个人一起走回去,途中一直盯着她们牵着的手。白小雅几次想抽出来,怪不好意思的但是秦钦偏偏不让,无可奈何的白小雅只好装作没看见胖虎那古怪的眼神。快要到家的时候,胖虎从口袋里掏出零食盒子:“给你,好吃的。”

白小雅看了看秦钦,秦钦想了想直接伸手去拿,但是被胖虎躲开了。秦钦皱了下眉头,胖虎下意识的举动让秦钦不爽,胖虎像是个没事人一般哈哈一笑又把盒子递过去,是面对着白小雅的。秦钦去拿又被胖虎躲开了,白小雅算是看出来了,只好自己伸手去拿,这下胖虎没躲开,直接让白小雅顺利的拿着了。

白小雅说了谢谢也没让秦钦说谢谢,拉着秦钦匆匆忙忙就走了。胖虎进了屋子,白小雅回头看了一眼。

快要到达家门的时候,白小雅便直接将点心盒子送给了一个小孩子。秦钦对于白小雅这一行为十分好奇,因为胖虎其实以前也送过不少,白小雅虽然犹豫但还是接受了,时不时的也会回赠一些小东西送给胖虎。可是这一次白小雅居然直接给了别人而自己没有吃,秦钦忍耐不住的问道:“不喜欢吃吗?”

应该不会,白小雅不怎么挑食。白小雅斜视了一眼秦钦,十分淡定的吐槽:“他欺负你,我以后都不吃胖虎送的东西了。”

秦钦愣了下,随即想到刚才胖虎对自己的举动,他自己也没怎么在乎却没想到白小雅这么在乎。秦钦心里顿时一阵暖流,这应该是被护短了吧。秦钦伸手揉了揉白小雅的脑袋,白小雅也任由秦钦摸着,和他开开心心的回家了。

秦钦推开院门,院子里面站着一个女人,正在将衣服挂在架子上。白小雅并不认识这个女人,乍一看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那个女人拿着盆子回头看到了白小雅,她倒是认识白小雅的。她开心的走了过去:“你是小雅吧,我是你秦哥的妹妹秦荷。”

白小雅哦了一声,又看了看秦荷手中拿着的盆子。秦钦走过接过盆子,秦荷犹豫了下松了手,秦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是来家里做客的吗,怎么能让你帮忙做这种杂事。”

话听着像是客客气气的,但是却是把秦荷排除在外。秦荷哪里听不出来只能尴尬的一笑:‘我也是无事可做,所以帮秦哥洗洗衣服而已。”

白小雅可就不依了,她嘴上喊着秦哥秦哥的,但是早就把秦哥当做自己爹爹看待:“那就不必了,反正秦哥的衣服我娘会洗的,不劳烦客人。”

秦钦笑着看着白小雅,没有阻止她的话。秦荷再次尴尬的笑了笑,白小雅十分不给秦荷面子,哼了一声拉着秦钦进了屋子。秦钦把盆子里的水倒掉,招呼着秦荷进来。白小雅可以不顾及但是秦钦却得要顾及白家,做到让秦荷找不了茬。

秦荷深呼吸了一下进了屋子,屋子里干干净净的,白小雅怀疑的盯着看了看,又转身看向走进屋子的秦荷:“你不要告诉我屋子也是你打扫的。”秦荷笑着点着头,白小雅切了一声,说了一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秦钦好笑的拍了拍白小雅的脑袋,却没有打多重。秦钦招待着秦荷坐下,给秦荷倒了杯茶:“小雅被宠坏了,姐姐可不要生气。”

秦荷怎么可能真的跟白小雅计较,要是真的计较起来,指不定还得承担一个欺负小孩子的罪名。秦荷喝了口茶水,秦殇从外面走了进来。秦荷眼神一亮站了起来,秦殇看到秦荷愣了下,随后抓着秦荷的手臂就把她拖了出去。

白小雅想要追出去看看却被秦钦给拉住了,秦钦摇了摇头白小雅只好憋着,嘟着小嘴坐在一边,秦钦好笑的在一旁哄着白小雅,她也是个不记仇的很快就忘记了不快的事情。

白顾还在外面忙着没回来,秦殇本来是打算先回来做饭,等到白顾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吃了,可是没想到一进门看到的不是白顾居然是秦荷。

很多时候秦殇都是一个相当记仇的存在,他只要一看到秦荷或者听到秦荷这个名字就会想起秦荷曾经闹过的事情。那件衣服好在没有给秦殇和白顾之间造成什么大规模的误会,否则的话现在的秦荷也就不会只是简单的被秦殇给拉出来了。

拉到院子里面秦殇松了手,秦荷揉着被拽的起了红印子的手腕还笑的一脸开心:“秦哥怎么呢,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你来做什么?”秦殇有什么说什么也不屑的跟秦荷搞什么文字游戏,也许是秦殇太过于直接,秦荷脸色有些变化。她抿了下嘴唇有些郁闷:“我来看看你啊,今日不是周六嘛。我寻思着小雅学院放假,我也没正式看过她所以特意来看看。”

秦殇当然不相信秦荷的鬼话,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秦殇对于秦荷的话是半真半假的信着。秦殇摇着头直接走过去打开院门:“出去,以后别来找我。”一句话说的秦荷立马红了眼,眼泪就在眼眶里迟迟没落下来,配合着秦荷的脸蛋还镇有一股楚楚可怜的味道,可惜秦殇不怜香惜玉。

“秦哥。”秦荷不死心的走过去,伸手拽着秦殇的衣服:“我是做错了什么嘛,也许有什么误会,我可是你唯一的亲人啊。”

亲人一向是秦殇的死穴,可是这一次秦殇并没有为之动摇。秦殇已经有了新的亲人了,白顾和小雅还有亲戚就是他的亲人,虽然没有血缘却要远比有血缘的秦荷重要的多。如果不是娘亲的交代,只怕现在的秦殇脸色和态度会更差劲。

秦殇不说话,秦荷以为秦殇只是在犹豫。她突然冲进了秦殇的怀里面,秦殇猝不及防的后退了一步但仍然被秦荷抱得死死的,秦殇伸手准备拉扯秦荷。但是下一秒秦荷就被拉走了但并不是秦殇动的手,秦殇看着一旁脸色没有变化的白顾,开口想解释但是白顾只是看了秦殇一眼,就笑着对秦荷说道:“你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还买些你爱吃的菜。”

白顾的态度太过于奇怪,秦荷也不敢冒然说话只能客气了几句。白顾将菜递给秦殇,秦殇随手接过进了屋子,白顾对于秦荷的态度不算多热情但是也不冷淡,带着秦荷进了屋子。

“你先坐,我去做饭。”白顾转头看了眼白小雅,看到白小雅正在和秦钦玩五子棋,她走过去拍了拍白小雅的脑袋。白小雅吐了吐舌头扑进白顾的怀里,白顾把白小雅拉了出来:“赶紧陪陪客人。”

白顾对着白小雅眨眼睛,白小雅明白了白顾的用意,一把拉过秦钦一起去陪秦荷。秦荷本身也想去厨房帮帮忙但是被白小雅给缠住了,为了不落白小雅的面子只好陪着白小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但秦荷是频频看向厨房,身体都不自觉的朝着那个方向。

秦殇听见动静回过头看到是白顾又没事人一般继续炒菜,白顾将厨房门关上走过去,秦殇不解的看向白顾:“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赶她走。”白顾想伸手揉揉秦殇的头,但却发现秦殇已经长得很高了,她根本摸不到。郁闷的白顾只能挠了下秦殇的下巴,被秦殇笑着躲开了。

白顾看到秦殇的动作忍不住继续去挠,秦殇笑着躲开白顾哈哈大笑起来:“你下巴上有痒痒肉吗,怎么长在这么奇怪的地方。”

秦殇也不知道,从来没有人挠过他的下巴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个地方被碰到之后会这么痒。白顾咳嗽了一声话题转了回来:“秦荷对你的心都路人皆知了,你这么赶走她根本没用,还不如让她彻底死心,用行动。”秦殇不解的看向白顾,白顾眨了眨眼睛俏皮的对着秦殇说道:“等下你就看我的吧,不过要记得配合我。”

穿越之喜当娘

穿越之喜当娘

作者:喵吾类型:王朝争霸小说状态:有更新

一朝穿越,家徒四壁也就罢了,居然还被卖做童养媳?生活不如意,咋办?好在她有金手指,农庄开起来,生活富起来,至于丈夫……那还是慢慢养成吧。不过生活幸福了,总会有人捣乱,什么三姑六婆全都找来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