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最新小说-云讯小说每天为你推荐最热门小说 > 资讯 > 穿越之喜当娘小说最新目录_穿越之喜当娘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之喜当娘小说最新目录_穿越之喜当娘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8-12-28 12:00编辑:

现在最火的小说穿越之喜当娘是由作者喵吾写的一部穿越小说,主角讲述了秦殇白顾之间的爱情故事,云讯小说中文网提供穿越之喜当娘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秦殇哦了一声,两个人在厨房炒菜做饭。很快饭菜做出来了,秦殇端了出去,白顾紧随其后。秦荷是什么忙也帮不上,被白小雅吵得脑袋都疼了。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小孩子可以缠人到这种程度,哎。

《穿越之喜当娘》精选章节

秦殇哦了一声,两个人在厨房炒菜做饭。很快饭菜做出来了,秦殇端了出去,白顾紧随其后。秦荷是什么忙也帮不上,被白小雅吵得脑袋都疼了。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小孩子可以缠人到这种程度,哎。

菜完全上了,白顾给每个人都装了饭然后坐在秦殇身边。她用脚踢了踢秦殇,秦殇慢了半个拍子但是觉悟也不低,立刻明白过来。

秦殇拿着筷子给白顾夹了肉,白顾笑着吃完一边跟秦荷说着话:“秦荷今年多大了?”秦荷吃着饭咀嚼了两下,也不知道白顾问这个干嘛,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比秦哥小了一点点。”

白顾哦了一声,转头看了眼秦殇又转回头看着秦荷:“秦殇一早就成家了,秦荷也该成家了。”秦荷差点被呛到,白顾给她倒了茶水,秦荷咕噜咕噜的喝完:“不用了,我觉得我还小。”

秦钦恰到好处的插话:“男人晚点成亲可以,不过女人还是趁早嫁了吧,免得以后嫁不出去了,孩子也得趁早生。”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白顾自然不同意,但是在古代就不一样了,何况现在是针对秦荷的,所以白顾并没有反驳,反而赞同的点着头。

白小雅看着他们说着话插不上话,她想帮忙可是帮不上,心里着急的很。忽然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她把碗里的胡萝卜夹给了白顾,白顾愣了下,白小雅可怜兮兮的看着白顾:“娘,我不想吃这个。”

白顾没想到白小雅和她不爱吃的东西一模一样,她也不爱吃胡萝卜,可是白小雅这么看着自己,白顾只好硬着头皮接受。

心里纠结着吃还是不吃的时候,旁边的秦殇直接把筷子放到白顾的碗里,然后把胡萝卜给夹走了。白顾看向秦殇的时候,秦殇正把胡萝卜放进自己的嘴里,面不改色的吃了。

这点真的白顾没有想到的,白顾愣了几秒干脆低着头吃饭,耳朵都红了。白顾在某些时候是有些洁癖的,以前和父母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都不会去吃他们碗里的,父母也同样不会吃她碗里的,所以说这么被别人吃了自己的菜还是第一次。

白小雅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干脆一直给白顾夹素菜,肉倒是被白小雅自己吃了。秦钦还给白小雅夹肉,白小雅一边吃一边玩,可谓是不亦乐乎啊。那边的秦殇就不乐意了,白小雅虽然是自己人,但是欺负白顾就是不行。

秦殇把夹进白顾碗里的素菜都一股脑的自己吃了,还给白顾夹了她爱吃的菜。那边白小雅还想玩,秦殇看不下去了:“白小雅。”白小雅吐了吐舌头,半路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秦钦摸了摸白小雅的脑袋,白小雅总算老实吃着饭了。

桌子上唯一不和谐的存在就是秦荷了,秦荷根本插不进去,她们那边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反而是秦荷一个人孤零零的。

一顿饭吃完秦荷还不想走,也假装没看到秦殇看她的眼神,她就坐在那里想要拖延时间。秦殇破脾气忍不了,好几次想要去赶人,结果被白顾给拦下来了。白顾拉着秦殇,让他坐下来,又给他倒了茶水,弯着腰小心的跟秦殇说话,语气有些哄的语调:“喝点茶别生气,为了这种人不值得的。”

秦殇咕噜咕噜的喝着茶水,白顾想要去和秦荷说说话,但是秦殇眼珠子一转忽然拽着白顾的衣服往后拖了拖。白顾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坐在了秦殇的身边,白小雅坐在对面眼睛都看直了,还是秦钦拉着白小雅走了。

白顾急促的喘了一声引起了秦荷的注意,秦荷看到他们两个的坐姿脸色变了。白顾挣扎了下但是没挣扎开,看秦荷看过来白顾只能呵呵的一笑。秦殇头靠在白顾脖子附近,闭目养神。白顾也不好乱动更不好跟秦荷说话,秦荷坐在那里终于呆不住了。

气氛几乎都凝固了,秦荷起身说了句告辞,秦殇却突然推了推白顾,白顾顺势站起来,秦殇走出去:“我送你。”

秦荷跟秦殇走了出去,白顾想了下也没去追就呆在屋子里面了,不过白顾还是担心秦殇把话说得太死了。追求一个人其实并没错,错的是秦荷用错了方法。

送秦荷到了马车那里,秦荷还在挥手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秦殇直接抛出一句:“以后别来了。”秦荷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下来,她将手放下来垂头丧气的样子。秦殇没有立刻走,只是看着眼前的秦荷:“我的话只说一遍,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以往的事情我过往不究,但是再来一次我就不认你这个表妹了。”

“你赶我走跟不认我有什么区别吗?”秦荷忍耐不住的大声嚷嚷,泪水顺着脸庞流下来。

秦殇半分怜惜的心情都没有,只是冷淡的看着秦荷,话一句比一句都要毒辣。

秦荷连上马车都是迷迷糊糊的,满脑子都是秦殇冷漠的表情和近乎绝情的话。

他说:赶你走你还是我表妹,在困难的时候我还是会帮助你。但是不认你那就是断绝关系,你是死是活都跟我没有关系了。

秦荷不甘心啊,她在马车上摸着隐隐作痛的胸口,那里如同被撕裂一般疼痛。她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刚刚醒过来那一阵子,秦殇是很温柔的。可是现在因为那个女人的出现全都没有了,全都没有了。秦荷咬着嘴唇,一股恨意从眼里蔓延出来。

白顾,我不会放过你的。秦殇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送走秦荷后,秦殇和白顾的小日子过得很是舒坦,秦荷也再也没有来找过白顾了。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白顾每次都是过着重复的生活。去青牛城买玉石或者赌玉石,运气好的话会弄得比较稀有的玉石,然后就全都被白顾用来给空间吸收。

大概一个月后,空间再次升级。白顾没有进去就感觉胸口的玉佩颤动了一下,冰冷的触感在她的脖子上留下寒意。白顾取下玉佩,玉佩上的雾气再次少了许多。白顾眼神一亮知道空间肯定有大变化,这样也算值得了,毕竟白顾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找玉石。

进入空间,白顾的嘴巴张的可以放进一个鸡蛋了。空间里的地方增大了不少,不管是河流还是地面都是扩大了,在红色土地的另一边还有一个栅栏,里面应该是可以养动物的,基本养动物的水槽和小屋都已经被空间准备好了。

但是这不是让白顾最惊奇的,最惊奇的莫过于空间横空冒出来的一间茅草屋,那茅草屋并不是很大,从外面看十分的小。白顾推开门走进去,里面半分灰尘也没有十分干净。屋子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柜子和篮子,应该是放东西的地方。

难道是仓库吗?里面也是很小的,白顾看了一圈就出来了。她环顾四周看看还有没有被自己遗漏的东西,果然一看就看到了。在雾气连接的地方有一块石碑,这块石碑是一早就在那里的,曾经的白顾也是看见过的。但是此时石碑的旁边却多出了一个柱子一般的东西,柱子上顶着类似二十一世纪显示屏一样的东西。白顾乍一看还以为看到了电脑或者触摸屏,十分神奇。

白顾走过去,触摸屏上还有确认二字。白顾犹豫了下伸出手指点了点触摸屏,确认之后一阵悦耳的音乐响起。白顾脚下站着的土地都似乎活了过来,随着音乐的结束空间恢复了正常,正常到白顾都以为刚才是在做梦了。

音乐过后,白顾觉得就像是电脑或者游戏机开机,总之现在屏幕开机了。而屏幕上也和电脑相似,只不过更加智能而已。

上面有上四个选项,分别是:种植、采集、狩猎,商店。前面两个通俗易懂,也许以后空间就不需要自己动手了,但狩猎和商店白顾就不太懂了,而且狩猎哪那一行是灰色的,可能玩过游戏的都清楚,灰色的就表示暂时还没有办法使用。至于商店目前是白顾最感兴趣的一个,白顾点了点商店选项,画面很快跳转到了别的界面。

商店顾名思义就是买东西或者卖东西的地方,而商店也不出白顾所料,上面能买的几乎被封锁了,并且看不清楚。能买的只有三样,一样是种植一样是宠物,还有一样是动物。

白顾分别点开来看,种植分为一到五星,一星暂时可以买,后面的不行,动物几乎一样,至于宠物暂时有狗和猫两种,并且还是很普通的野猫和野狗,除了颜色可以选之外和外面几乎没什么区别。不过这是说的外在,但是内在就不一样了,在宠物界面的下面有很详细的介绍。

猫和狗:能够开口说话帮助主人照顾空间,并且详细解答主人不解的问题,系统一星动物。

介绍下还表明了价格:10000点能量值。

能量值:可以通过种植采集狩猎来获取能量值,能量值可以转换成财富。100点能量值能换取1两银子。

几乎是等价交换了,而且这猫狗还不便宜,可是白顾却仍然决定要买。买的原因很简单,空间大多数问题白顾都搞不清楚,而这猫狗是系统弄出来的,说不定对空间了如指掌了?

白顾点了猫,想了想选了一只黑色的猫,点了确认。屏幕一闪,画面再次出现变化。屏幕最上方居然出现了现在拥有的能量值和电量,没错这东西居然还需要电量,如果没有电量就会自动关机,那么空间的一切就都需要自己安排了,总之就是机子不可以用了,除非你充电。充电其实也很简单,就是玉石吸收。玉石吸收剩余的部分会转移成电量,其余的则会继续升级空间。屏幕上升级空间所需要的点数也专门给标注出来了,并且明确的表示低级玉石已经没有办法获取点数了。

白顾感觉自己好像玩了一个需要RMB的网页游戏,而自己居然还乐此不疲。

很快黑猫便出现在了白顾脚边,一点也不害怕的摩擦着白顾的脚背。白顾蹲下来摸了摸它的毛,黑猫睁着圆滚滚的眼睛望着白顾,白顾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掉了。

“嗯。”白顾伸手挠着小猫咪的下巴一边思索:“就叫你猫一好了。”实在是担心以后万一宠物多起来记不住名字。

猫一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白顾的手背,白顾脑子里顿时冒出一个比较轻的声音:“谢谢主人。”

白顾愣了愣,随后便抱起猫一,和猫一大大的眼睛对视:“刚才是你在说话?”声音很快回响在脑子里面:“是的,主人。”

好在白顾有心理准备也没太被吓到,放下猫一后跟猫一问出了许多的问题。随后白顾就对这个空间有了新的认知,比如说那个凭空冒出来的茅草屋其实是仓库,别看它很小但是却能放下很多东西。当然了茅草屋还能升级,不过仓库本身就不升级的,升级的是茅草屋,至于怎么升级猫一就不说了。

狩猎这个猫一也没说,说是要等到出现之后才会详细解释。不过许多小问题白顾也都清楚了,这还得多谢猫一。当然猫一也是能带出去的,平时带出去的话猫一能够更加合理的利用外面的资源来丰富空间,所以带出去比较好。如果长期让猫一呆在空间的话,那么它就会越来越智能化,不过是偏向系统的智能化,这些都是猫一的原话。

如今白顾的能量值所剩不多,白顾决定暂时不去买东西了,在空间里饶了一圈确定没有什么东西遗漏下后就带着猫一出去了。

秦殇收到了阮媛来的信,信上说客栈已经建造好了,人也已经招了,现在就只等白顾和秦殇来了。白顾从外面回来还抱着一只猫,秦殇问了猫的名字之后也没有问其他的,对于白顾他算是十分信任也给予了大部分的空间,不该问的秦殇从来不多问。

两个人开始收拾东西,不过白小雅和秦钦他们就暂时会留在这边。这边的小别墅也已经建好了,白小雅和秦钦平时需要有人看管,所以白顾找了几个下人来照顾她们,并且留了大笔的钱给秦钦,让秦钦照顾好白小雅,交代好该交代的问题后就走了。

马车很快上路,这马车还是用的好马,但是再好的马从青牛村到达天族城也需要整整三天,期间还不包括休息,秦殇预计了一下估计要四到五天才能到达天族城。

马车后面跟着的是货车,上面载着白顾需要的东西,都是些行李和必要的东西,两辆马车租下来也花了秦殇不少的钱。

白顾打开窗布往外看了看,已经出了青牛城了,青牛城之外白顾还真的从来没有仔细看过。现下细细看来居然觉得别有一番风味。四周全都是树林,层次不齐的长着。马车行驶的这条路也不算多坎坷,甚至十分平稳。偶尔白顾还能看到几辆牛车正来回的运货,慢悠悠的走着也不知道走到何年何月。

白顾撑着下巴望着外面,马车不知道跑了多久忽然一声吼声响了起来。马匹受了惊吓但是很快被马夫安抚下来,马夫并没有多害怕看起来是习惯了。可是白顾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听到声音还以为是猛兽。她放下窗布凑到秦殇面前,秦殇盘腿坐在马车的毯子上,手里拿着一本书。

“那是什么叫声,是猛兽吗?”白顾指了指外面,秦殇眼神撇了她一下又把注意力放在书上,冷不丁的冒出一句:“青牛城外的这条大道多得是猛兽动物,不过一般猛兽不会下山,所以倒也不必惊慌。”

白顾这头刚松了口气,那边秦殇的话音也刚落不久,谁知马车忽然颠簸了一下。秦殇眼神一扫将书丢在一旁,翻了个身麻利的掀开了布帘。外面的马夫也是个有经验的有几丝慌张但还是很好的控制了受惊过度的马匹,马匹的前面出现了一伙人,分别是三男两女,好像在争吵什么。

秦殇本来无意看这些,不过那些人的脸上和身上都沾满了血迹。男人身后或者腰间还别着武器,看起来像是个正统的猎人。

白顾凑过去探出头看着,那几个人回过头来才发觉秦殇和白顾。秦殇伸手按着白顾的脑袋,想把按进去但是白顾摇了摇头死活都要凑热闹,秦殇无可奈何只好任由白顾呆在身边。一个男的走了过来头上绑着头巾,身材瘦弱但是背后却背着一把跟他身高和体型极度不符合的大刀。

秦殇踏出去站起来半个身体挡住了白顾,白顾也没让秦殇让开。大部分时候秦殇都是这个样子,喜欢挡在白顾的面前,遮挡别人的视线。白顾悄悄的探出半个头看了看,那个带着大刀的男人拱了拱手十分客气,只不过脸上都是血有些滑稽:“敢问这位大哥可是要去天族城?”

秦殇微不可闻的点了下头,得亏男人看的出来。他回头看了看后面几位,眼神中闪过许多莫名的情绪:“敢问大哥可不可以带上我们几个?”

这根本不可能,问都不需要问。马车空间白顾已经选了很大的了,但是也不足以让这么多人上来。这个男人单看马车外面就会知道怎么还会问这种问题?白顾十分不解,而秦殇果然摇了摇头,男人也不失望只是略微带着恳求的望着男人。

秦殇伸手摩挲了下下巴,像是看见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般突然有了兴趣。他缓慢的蹲下来对着男人说道:“只能两个人进来,你随意的选一个吧。”

男人道了声谢说了声稍等就跑了过去,白顾终于可以从秦殇的背后出来了。白顾看着那群人正在争吵不休,搬来白顾以为那个男人会选一个妹子没想到居然选择了一个男人。白顾摸了下鼻子,心里邪恶的想着,这该不会是基佬吧。

两个男人走了过来,秦殇说了句上车两个男人跨步上了车进了马车,白顾被秦殇拉着坐在了他身边。而男人带上来的男人性格有些呆的样子上来都不怎么说话但眼珠子转来转去的,他长的不是很好看但是属于耐看型的,大眼睛浓眉毛身材正好,怎么说了,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吧。

“好好坐着别乱动。”男人低喝了一声,被他带上来的男人傻乎乎的哦了一声。带他上来的男人对着秦殇和白顾说道:“在下云河这是我结拜兄弟齐岭。”

秦殇对这些都没兴趣,只是低着头看书,白顾担心他两尴尬急忙接了口:“你们怎么弄的满脸都是血迹,哪里受伤了吗,我这里还有些金疮药了。”白顾从箱子里拿出一瓶金疮药递过去。齐岭转头看了下云河,云河点了点头齐岭才接了过来。

许是接了金疮药,两人脸色更加温和了些。白顾又弄了点家用水给他们洗脸,两个人除了身上暂时还有点血迹之外干净多了。

齐岭受了恩惠说话也大方多了,只是偶尔还是会转头看看身边的云河,云河没有阻拦他,他才继续说道:“我和云哥前往山上狩猎,结果不小心被刺骨龙打中了。我们一伙人伤的挺重的,不过好在这次还狩猎到了其他的猎物,等到了天族城卖掉还是赚了些的。”

白顾眼神一亮,她手撑着下巴把齐岭当成了说书先生:“刺骨龙是什么,龙吗?”白顾从来没有看见过龙万分好奇,只不过白顾的话音刚落,那边看书的秦殇就嗤笑了一声,结果被白顾瞪了。

齐岭抓了抓头也不知道怎么去说刺骨龙,他也没想到白顾对这个有兴趣,看白顾眼巴巴的等着,齐岭只好求助于云河。云河便接了齐岭的话顺势说下去:“刺骨龙并不是真的龙,只是一种类似于书上说的龙的体态,背上全部都是狰狞竖起粗大的刺骨,所以我们便叫它刺骨龙。”说到这云河十分纳闷,脸上出现了狐疑之色:“刺骨龙一般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的,也不知道为何突然跑到这里来了。”

白顾又多嘴问了几句,才彻底清楚这个刺骨龙的来历。原来刺骨龙是一种需要生长环境极好的地方才可以看到的猛兽,一般刺骨龙待着的地方常有比较罕见的植物。但是众所皆知,在青牛城的这段路上,那座山除了一些猛兽和小动物并没有什么罕见的植物或者珍宝,怎么会引来刺骨龙。

不过按照云河的说法,刺骨龙的出现必然会引起众多人来到这边。其实云河也怀疑是不是山上出现了什么珍宝否则的话怎么会让刺骨龙来这里。

白顾对此虽然很感兴趣,但是想到自己的身手比不得猎人,便没出声。倒是一旁的秦殇心思早已经不在书上,两眼对着书都没有焦距显然是想别的事情去了。

三天后,一路顺畅的来到了天族城,这是白顾第二次来到天族城了。云河和齐岭两个人跟白顾道了别,原本是想拿出谢礼但是被白顾给拒绝了,白顾目送他们离开这才和秦殇转身走了。秦殇看了一眼白顾,嘲笑的开口:“我原以为你的性子会接受他们的东西,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大方起来。”

白顾知道秦殇在嘲笑自己,不过也不恼怒,反而十分正常的笑了笑:“那两个人看衣着打扮就知道过得并不好,好不容易狩猎来的猎物我又怎么好意思收下来。我是爱钱不假可是也要分人的,你懂不懂。”

脑袋被秦殇拍了一下,两个人走走聊聊的很快就到了阮媛说的那家店铺。秦殇好似认识这里的路,虽然阮媛开的客栈在大街口但是还是饶了几个弯,可偏偏秦殇连问路都没有就直接到了。

面前的客栈一共三层,第二层和第三层有凸出来的护栏,从白顾的角度看还能看见第二层的桌椅。外表和别的客栈没什么区别,客栈的门口挂着木牌,上面写着‘白秦’客栈。白顾挑了挑眉头心说这个阮媛还挺能来事的。

秦殇带着白顾走了进去,里面有人下人在打扫卫生。白顾第一眼就看到了阮媛,阮媛正在跟下人说着什么,走过去才听到阮媛在教训下人,好似是下人犯了什么错误。白顾从后面拍了拍阮媛的背部,阮媛不太开心的转过身来,看到白顾和秦殇后脸色才收敛了许多。

下人急急忙忙的走了,阮媛带着秦殇和白顾两个人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白顾还在环顾四周,不得不说这个客栈空间还是很大的,客栈靠门的位置有个柜台,柜台的前方放着八张桌子,而白顾所坐着的位置是靠里面的,绑在柱子上的还有帘布,可以放下来阻挡外面的视线,算得上是一个小包厢的样子。

白顾挺佩服阮媛的,阮媛一个古代人能做出这样类似现代的客栈,只能说阮媛的想法比较超前。阮媛也不知道白顾在想什么,给两个人倒了茶:“你们没来之前我私自改动了下客栈,希望你们满意。”

秦殇没说什么白顾朝着阮媛笑了笑,阮媛喝了口茶才想起什么,赶紧从口袋里掏出官府盖章的文纸递给秦殇。秦殇接过来,白顾凑过去看了看,上面是客栈的经营权还有客栈盖在这里的土地权,秦殇这次倒是说了声谢谢然后把东西递给了白顾。

白顾犹豫了下接过来放进口袋,阮媛看着秦殇的动作不动声色的继续喝茶,只不过眼眸时不时的看向秦殇和白顾,视线在两个人之间穿插。

阮媛喝完茶,白顾和秦殇也休息的差不多了,阮媛便带着两个人去了二楼和三楼。二楼大部分是空着的,因为阮媛也不知道白顾和秦殇是什么想法,所以不敢冒然行动。第三楼的话全部都是房间,是专门用来住宿的,里面也是空空如也。

秦殇看了眼白顾想听听她的看法,但是白顾却说自己没什么想法让秦殇拿主意,说着还看了一眼秦殇。秦殇皱了下眉头觉得奇怪,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估计白顾是不想当着阮媛的面说自己的看法,所以才这么推辞。于是秦殇只是说要考虑一下,阮媛表示理解也没催促,反正客栈开张的时间还没定下来,也没做宣传,拖延一点时间还是可以的。

秦殇和白顾找了间暂时还可以住人的房间住下来,阮媛离开后白顾才慢悠悠的对着秦殇说道:“我想找一个管家来管管客栈,你觉得如何?”

秦殇明白白顾的意思,他将衣服放在柜子里面,转头看了看白顾:“你是不想让阮媛插手?”

秦殇这么直接的问导致白顾有点不太好意思,阮媛身为投资人的确出了不少钱而且还出了不少力,客栈也弄得很好让白顾很满意,但这并不是白顾非要用她的理由。白顾进来的时候下人们都没什么反应,阮媛在训斥下人,这两点让白顾很反感。

她知道阮媛是个很强势的女强人,这让她有种客栈是她的感觉。如果在让阮媛插手,很可能整个客栈的下人都会以为阮媛才是主人,这并不是白顾想要看到的。她开客栈就是为了掌控主权,这份主权让给秦殇没问题,但是让给外人就是不行。

白顾没说话秦殇却同意了,只不过秦殇也没有好的人选:“可是现在你没什么人选,暂时只能让阮媛帮忙管理下了。”

白顾和秦殇两个人都有事情要做,自然不可能时刻关注客栈,现在看来找人才是属于立刻要做的事情了。秦殇把东西收拾好,拍了拍赖在床上起不来的白顾:“这间屋子干脆做成我们的专属房间吧。”白顾懒得点头,用脚碰了下秦殇,秦殇好笑的拍了下白顾的屁股:“懒不死你,给我起来。”白顾哀嚎一声被秦殇拖出去了。

秦殇带着白顾在天族城买了许多的家具来装饰屋子,虽然白顾觉得没必要但是秦殇却说,以后那间屋子长期要住的怎么能不好好弄。而且天族城的房子很贵白顾暂时买不起,就只能住在客栈里面了。当然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住到阮媛家里去,阮媛正巧是天族城的。比起后面一个白顾显然能接受前面的,于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和秦殇挑选家具。

“放开我!”两个人说了地址让送家具的送过去之后便在街上闲逛,没想到居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白顾和秦殇对视一眼走了过去,街上有几个人拉拉扯扯的。被拉着的那个人是分别不久的齐岭,齐岭的身后站着的是云河,两个人都凶巴巴的。而他们的对面是一男两女,白顾看了眼他们的穿着打扮才发现那不就是之前在马车前面挡着的几个人吗。

秦殇抬起下巴动了下,白顾拉着秦殇的手走过去。齐岭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甩开了女人的手,整个人处于暴怒的情绪:“你一个女人要不要脸,之前说好了是一起去狩猎的。结果遇到刺骨龙你们全跑了,就留下我和云哥。我和云哥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你们居然还想要分一杯羹,我告诉你没可能,一分一毫都不会给你们。”

云河手搭在齐岭的肩膀上拍了拍,似乎是在安抚他的情绪。齐岭看了一眼云河压制了自己的怒气,但两只大眼睛还是瞪着面前的女人。

齐岭面前的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听到齐岭这么说话女人面红耳赤,当然是被气的:“那又如何?我们之前组队的时候就说好了是七三分的,你们全部贪掉了还不允许我讨回吗?”

齐岭和云河都被气笑了,他们一伙人上山狩猎动物和猛兽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齐岭和云河出的力,这倒是不要紧。但是遇到刺骨龙的时候,他们三个居然跑了,要不是他们跑了起来和云河也不至于这么狼狈。要不是后来遇到了白顾他们,只怕以他们受了伤的状态很可能连天族城都回不了了。现在这三个人居然还好意思要他们的东西,做梦。

秦殇和白顾还处于观望状态,白顾是顾忌到秦殇不想多管闲事,而秦殇是完全不想多管闲事。

不管齐岭多么的愤怒,那个女人却只是呵呵的笑着,双手抱着胸口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你要是不答应我的要求,那么在天族城你绝对过不下去。如果不信你大可以试试看,看看谁会愿意买卖你的东西,不仅如此你在这里也找不到一个伙伴跟你们去狩猎。”女人抚弄了下前面的长发,斜着眼鄙夷的看着齐岭:“当然了,你也可以离开天族城,去往其他我管不到的地方,呵……”

齐岭愤怒的冲上去但是被云河给按住了,云河比齐岭冷静多了。

白顾悄悄的问着秦殇:“那女人是不是在天族城很有势力啊,否则的话怎么感这么大放厥词的。”女人说的是很夸张但是她满脸自信又不像是假的,这让白顾为齐岭感到可悲,指不定这次齐岭和云河是得罪了人。他们两个除了离开天族城别无他法,当然了如果有人比那个女人更加厉害的话说不定可以保住他们。

“走吧,齐岭。”云河搭着齐岭的肩膀,强行的把齐岭板正过来想带着他离开这里。白顾同情的望着齐岭和云河,就在这个时候,秦殇忽然走了过去:“敢问姑娘大名?”

齐岭和云河顿下了脚步,他们两个自然是认识秦殇的,纳闷秦殇怎么会在这里还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来。白顾也不知道秦殇要做什么,反正白顾很确定秦殇绝对不是对这个女人感兴趣才问的,绝对是有目的才问的。

想到这里白顾也跟了上去,女人扫视着秦殇,看到秦殇那略显帅气的脸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惊艳,随后语气倒是温和:“温家长女温如月。”

温家?白顾不认识,但是秦殇却沉思了一下,随后点着头:“久仰大名。”白顾站在一旁尴尬的都想找个地方躲进去,尤其是看到秦殇一副对温家很熟悉的样子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更是如此了。

温如月显然是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她眉眼弯弯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娇俏:“是吗?敢问公子大名。”

秦殇摇了摇头,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齐岭和云河又转着头回来对着温如月:“温姑娘,齐岭和云河都是我身边的人,若是多有得罪我向他们对你道歉。只不过这离开天族城的事情恐怕没有办法办到,还请姑娘见谅。”

温如月愣了下随后便皱起了秀美,小嘴微微嘟着有些不太甘愿的样子。她仔细的瞅了瞅云河和齐岭,两人也不是傻子很快遮掩住惊讶的表情,仿佛秦殇说的正是如此。温如月不高兴的收回视线,却不肯退让:“那我的条件他们必须答应。”

齐岭是没想到秦殇看似这么冷淡的个性会帮他说话,顿时心里有股感激之情。齐岭身边的云河却是有些怀疑的,他不像齐岭这么单纯,总觉得以秦殇的个性能为他们出头必然是有目的的,只是这个目的他们还无从得知。

女人沉默了一会看着秦殇,秦殇示意女人继续说,女人以为秦殇妥协了略微有些得意:“很简单,他们跟我道歉这样的话东西我也就不要了,我们也井水不犯河水。”

道歉很容易嘴皮子一动的事情,可惜的是秦殇太了解男人了,男人的自尊心很强尤其是这个事情还不是他们的错的状况下,齐岭和云河估计是不会道歉的。

果然还不等秦殇说什么,云河就拉着齐岭走过去:“我们不会道歉的。”女人哼了一声,看也不看他们直接看向秦殇,眸子里有些怀疑:“他们真的是你的人吗?怎么如此不听从管教。”

秦殇面对女人的怀疑也不慌乱:“从来都是如此,他们比较有个性,更何况这事情本来也不是他们的错。”女人立刻明白秦殇的意思,她往前面跨了一步:“这么说就是不能达成条件了。”秦殇点了点头,女人却也没生气,只是冷笑的扫过齐岭和云河:“既然如此那你们就等着我的怒火吧。”

女人转身离开,白顾看着她的背影想着她那句有些中二的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了,秦殇找了这么个麻烦要怎么解决啊。

齐岭看见女人走了,悄悄的松了口气,他拱了拱手:“多谢两位帮忙,你们又帮了我们一次真是无以为报。”秦殇眯了眯眼,却也没看齐岭只是看向他身后的云河。他是很清楚齐岭和云河之间肯定是云河说的算,云河走上前来看着秦殇,两人对视一眼。

秦殇耐心不多也受不了拖拖拉拉,于是便直接开口:“两位想必也没地方去,不如去我客栈打工如何?”齐岭眼神一亮,云河不为所动:“这就是你的目的?”

齐岭不明所以的拉扯云河:“说什么了,人家好心好意帮我们,你怎么不领情啊。”

白顾在一边摸了摸鼻子,心想着齐岭可能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没吃过苦头吧,出来又被云河保护的很好,以至于秦殇随便做两件事情就相信了秦殇,真是个天真的孩子。

秦殇也不否认,直接点头:“客栈刚才需要人手,你们两个狩猎想必武艺不凡。”云河便明白过来,脸色温和了许多。比起伪君子秦殇倒是坦荡的很,这点让云河觉得秦殇可以结交。不过听着秦殇的话,云河便明白其中的意思:“是让我和齐岭做打手?”

秦殇再一次点了点头,齐岭和云河对视一眼,两人走到一边说了会话,估计是在商量什么。随后云河又走过来点头答应了这件事情,于是齐岭和云河便跟着秦殇和白顾回到了白秦客栈。

齐岭和秦殇住了双人房,三楼的十间房现在只剩下了八间。

白顾回到屋子里面,往门外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关上门,走到秦殇的面前她贼兮兮的盯着秦殇看。秦殇受不了的用手拍了白顾脸蛋一巴掌,白顾捂着脸郁闷的瞪了秦殇一眼,她怎么就忘记了秦殇还有拍人的习惯。不过就算被拍了也阻止不了秦殇的好奇心:“秦殇,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啊,你可不是那么好心的人啊。”

秦殇好笑的望着白顾,自己难得做一回善事居然被白顾怀疑了,但其实白顾没想错,秦殇是不太可能去做没有目的的事情的,而白顾则认为秦殇得罪了一个看起来很有势力的女人就为了招揽两个打手,这明显是很不现实的,也很不符合秦殇的做法,所以白顾就起了疑心。

秦殇拍了拍白顾的脑袋:“暂时先让他们做打手吧,客栈总得有人护着不然的话几个流氓小混混来的我总不能天天守在这里当看门狗吧。”

白顾想听的就不是这个,她抓着秦殇的肩膀强行让秦殇望着自己,秦殇坐在床上往后靠了靠,白顾大半部分的力道都在手臂上,秦殇冷不丁的往后靠,白顾整个人都被带动着往前跑了。结果就是秦殇躺在床上,白顾半个身体压住了秦殇,秦殇笑了笑胸口都震动了下。

白顾一手撑着床一手按在秦殇的胸口部位爬起来,秦殇又拉着她的手臂,用手指在白顾的肌肤上来回摩擦:“齐岭和云河都不是普通人,我们正是用人之际,最好时能招揽几个人才。”

穿越之喜当娘

穿越之喜当娘

作者:喵吾类型:王朝争霸小说状态:有更新

一朝穿越,家徒四壁也就罢了,居然还被卖做童养媳?生活不如意,咋办?好在她有金手指,农庄开起来,生活富起来,至于丈夫……那还是慢慢养成吧。不过生活幸福了,总会有人捣乱,什么三姑六婆全都找来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