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最新小说-云讯小说每天为你推荐最热门小说 > 资讯 > 男主角是秦殇的小说_女主角是白顾的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在线阅读

男主角是秦殇的小说_女主角是白顾的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8-12-28 12:00编辑:

最好看的小说穿越之喜当娘主要讲述了秦殇白顾之间的爱情故事,人物描写丰满,内容充实。云讯小说阅读网精选内容:白顾看了眼秋寻的裤子,沉默了一会伸手开始脱秋寻裤子,一边脱一边说话:“你可别说我占你便宜啊,要不是看你醉成这样,我才不帮你。”白顾又看了看关闭的门叹了口气,这么大的一个白家她就不相信没一个下人,为什么不派个下人来帮忙,太没有自觉了。白顾暗暗提示自己,下次见到白爷一定要讲这件事情。

《穿越之喜当娘》精选章节

秦殇说的这些白顾何尝不懂,可是这些做起来却相当的难,都说人心难测秦殇又怎么能保证他们不会背叛呢?人越多就难以控制得住,这些都是白顾担忧的。

秦殇拿着枕头垫在自己的身后,让白顾靠坐在自己身上,白顾显然去想其他事情去了,刚才爬起来的动作做到一半就顿住了。秦殇最喜欢的就是白顾这点,稍微忽悠一下就把白顾傻乎乎的忽悠走了。白顾不单纯但是对于秦殇来说却很‘单纯’,而且这种单纯还是秦殇需要的那种。

秦殇摸了摸白顾柔软的脸蛋,忍不住戳了戳。白顾拍开秦殇的手,看着身下的秦殇还一副淡定的模样,白顾就着急:“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齐岭倒是容易控制但是云河不容易,你怎么能保证他们不会背叛。何况他们得罪的人估计很有势力,这个你又怎么解决?”

白顾本以为说完秦殇总会考虑,谁知道秦殇却只是明白的点了下头,捏了捏白顾的脸蛋:“放心吧,一切有我。”

白顾叹了口气可是心里却不自然的想到了一个人,白爷。白爷不是在天族城吗,如果能请到白爷帮忙的话应该可以解决的吧。

秦殇见白顾半天不说话,他看过去却发现白顾在神游。他手放在脑袋后面枕着,饶有兴趣的看着白顾沉思的表情。一会儿皱眉一会儿舒展开来,一会儿微笑一会儿抿嘴,当真是有趣。

“你在想什么?”秦殇十分好奇白顾的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玩意儿,想的如此认真。白顾顺嘴就回了一句:“想白爷。”

秦殇语调怪异的哦了一声,眼睛一眯顿时让白顾感觉到了危险。白顾尴尬的呵呵一笑这才想起来自己还跟秦殇在一起了,她可是知道秦殇的个性的急忙安抚秦殇这个醋坛子:“我就是想着白爷要是能帮上忙的话就最好了。”

可惜的是白顾的话没让秦殇开心起来,反而让白顾感觉秦殇身上的危险感蔓延的更加大了。白顾抖了一下被秦殇伸手掐住了耳朵,白顾耳朵都感觉一阵电流袭来,酥的她全身通了电一般抖了一下。秦殇语调一变似笑非笑的:“这么说来你在我的床上想着别的男人,出了事情还想让别的男人帮你解决。”

妖孽,吃我一棒!

白顾心里大喊一声,但是表情却不是那么回事。她也只能在心里嚣张一下,对着秦殇也只有认怂的份:“别这样。”白顾撒娇的摇着头:“白爷势力庞大如果能让他帮上忙自然是最好的了,我只是在正儿八经的想问题而已。”

秦殇自然是信的,可惜他就爱耍着白顾玩,看白顾一本正经的解释就觉得好笑。他半起身伸手抱住白顾的腰,白顾敏感的抖动了下身体下意识的坐直了。秦殇视线对着白顾洁白的脖子,白顾仰着头那里的弧线很美。

秦殇突然有点口干舌燥,他舔了舔嘴唇,视线在白顾脖子那边徘徊,可是嘴上的话却是一本正经:“你有没有想过你拜托他帮忙就是欠下了人情,人情可是很难还的。”

白顾愣了一下随后觉得秦殇说的有些道理。人情债通常是最难还的,尤其是白爷这么个身份摆在那里,他的人情估计一般人还还不起吧。

白顾叹了口气顿时熄了去求白爷帮忙的心情,秦殇看到白顾的模样就知道她放弃了。他伸出手指点了点白顾的脖子,白顾那里并不是很敏感,玩弄了一会后秦殇觉得开始无聊了起来。他的手指慢慢移动到白顾的耳朵上,揉捏了几下终于看见白顾哈哈笑了起来。

她将秦殇的手指打下去:“干嘛啊你。”秦殇像是找到了好玩的玩具,又伸出手指头揉捏起来,白顾左躲右躲实在是躲不掉,最后干脆一头撞在了秦殇的胸口。其实并不疼但是秦殇知道白顾这么做的用意,所以也就顺着白顾的意思倒下去了。

白顾哼哼了一声脸都是红的,她拍了拍秦殇鼓起来的胸肌:“下次再占我便宜,我就……”想了半天白顾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结果反而让秦殇噗嗤一笑。白顾气呼呼的拍了拍秦殇,秦殇随意的让白顾拍打也没阻止。

不过过了一会秦殇就不安分的把手放在白顾的腰间,轻轻一戳。

“啊!”白顾那里最痒了,她噗嗤噗嗤的笑了起来,但是秦殇显然不打算放过白顾,顿时房间里传来了欢笑的声音。

齐岭和云河在客栈安顿了下来,白顾则是想把二楼改造一番。这天白顾站在二楼摸着下巴一副深思的模样,秦殇走过去略微弯着腰把下巴搁在白顾的脑袋上,白顾也没动。她沉默了一会儿后用手滑动了一下,做出了一个画圈圈的动作:“你说我把中间弄一个舞台好不好?”

秦殇眼神一闪手搭在白顾的肩膀上:“像红阁那样的?”红阁的确也有个抬高的舞台,而白顾所做的就是这样。意识到秦殇能够理解,白顾立刻兴致勃勃的说着自己的想法,连她自己都可能没有注意到,说这些的时候白顾的眼神都在闪闪发亮:“我想把中间这一块抬高,平时一三五就请说书先生来说书,二四六的话就请歌姬来唱歌,周末的话还可以搞小活动。”

秦殇点了点头没有插嘴,只是用下巴摩擦了下白顾的头发。白顾继续说道:“二楼我不想对外开放,除非是有会员卡的才能够上来,你觉得如何?”

这下秦殇来了点兴致,他松开白顾走到白顾的身旁:“会员卡?”白顾点着头跟秦殇解释会员卡:“就是做一张类似卡片一样的会员卡,然后花费了多少钱就让柜台的工作人员记录下来,到达某个目标的时候就可以往上升一级。我们二楼只欢迎用了一张银票的人上来,如何?”

秦殇想了想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很新颖,只不过秦殇比白顾想的更多:“好是好,可是我们的客栈只有三层,第二层就是专门给有钱人使用的,会不会太单调了。”

其实这点白顾也想到了,可是现在没有办法解决,因为白顾钱肯定不够扩张的。不过白顾有信心,只要客栈开起来,很快就可以扩张的。想到这点白顾也不失落了,她握了握拳一脸的坚持:“一定要这样做,至于单调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用各种活动来弥补一下。等到以后有钱了我们就可以扩张客栈了,说不定开个十几层都有可能。”

秦殇挑了挑眉其实很想说白顾这个想法很不切实际,要是真的开个十几层客栈的楼层,工作人员和客人走都难以走上去,都要累死了。只不过秦殇看着白顾一脸的笑容,仿佛她幻想的东西就在眼前的时候,秦殇忽然心软了。他并不想去破坏白顾的想法,所以在现在秦殇只能保持微笑,在白顾看向他的时候对着白顾点头,这就是对白顾最大的肯定了。

白顾属于说做就做行的,二楼的问题解决后就联系了阮媛,阮媛找来了木匠开始为二楼做扩展。二楼的装修也按照白顾的想法做的很富丽堂皇,至于怎么样的估计得要客人来了才能享受的到。

白爷的府邸。

静谧的下午,书房里一片安静。白爷正坐在四方椅上手里拿着一本传记看的津津有味,身旁的管家看准时机上前倒茶,期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让我进去!”屋子外面一个女人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宁静的下午,白爷眉头一拧放下了书。管家将茶壶放下开门走了出去,片刻后又回来了。他弯着腰毕恭毕敬连眼神都没有直视白爷:“白爷,温家大小姐来了。”

白爷眉头松了松挥了挥手,管家说了声是便出去了,很快管家便带着温如月走了进来。温如月一如往常飒爽的很,看见白爷温如月难得有些女孩子的娇俏。她迈着小碎步跑过去一点也没规矩的坐在椅子上,都不等白爷说话。

管家眼皮子掀了下但是没说话只是老实的站在一旁,重新拿起茶水走过去给温如月倒了茶水,温如月咕噜咕噜的大口喝着,白爷笑了笑:“你这丫头怎么渴成这样,难不成是专门到我这里来喝茶来呢?”

温如月喝完茶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背抹了抹嘴唇,不过被白爷嘲笑了一番温如月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时间,脸蛋都皱了:“白哥,最近天族城来了几个外人,居然联合别人一起欺负我,还在这里开了什么劳什子的客栈!”

温如月说的愤慨,但是白爷却没什么表情。他太了解温如月了,要说天族城的小妖女便是指的温如月,明明是世家出身却偏偏形如牤牛,坐都坐不安稳,一点都没有世家女子的温婉反而多了几分男子的豪爽。温家为了温如月的出嫁可是操碎了心,可惜的是温如月本人却是毫不在意,甚至在十八岁生日那年还放出话来,说自己没有男人也依然能活,真是让一众人刮目相看。当然这个刮目相看的人多,暗地里嘲讽也很多。

白爷是坐的安稳,来这里抱怨的温如月可就不依了。她撒着娇对着白爷:“白哥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派几个锦衣卫跟着我,我好去收拾他们一顿。”

白爷对于温如月的胡闹没放在心上,反而只是摇了摇头:“真是胡闹,锦衣卫乃是重兵怎么能随便外界。你要实在想要就去衙门挑几个官差不就行了吗,何须要如此大费周章。”

说到这个,温如月有些尴尬,她撇了一眼空的茶杯,气急败坏的对着管家大吼:“有没有眼力劲啊,茶水都没了。”

管家也没道歉,只是快步走过去重新倒了茶水。其实温如月也不是相对管家撒气不过是正巧被管家撞上了而已,因为温如月想到了一件特别尴尬的事情:“白哥,你不清楚。那欺负的一伙人都会武功而且还不低,在这里开了个什么白秦客栈,哼。”

白爷握着茶杯的手顿了顿,漫不经心的挑着眼皮:“白秦客栈。”温如月以为白爷有了兴趣连忙点头,把客栈那伙人说的是贼坏贼坏的,殊不知白爷早已心不在焉了。

“行了别调皮了,天色晚了我也不留你吃饭了,早点回去免得你爹着急。”白爷起身抚了抚身上的长袍,温如月还不想那么快就走。她走过去挽着白爷的胳膊晃动了下:“白爷你就让我在这里再待一会儿吧,你也知道我一回去我娘亲就一直拉着我说教,说女人非要嫁人生孩子,可我还不想啊……”温如月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白爷也是任由着温如月说着站在那里没动,直到温如月说完白爷才轻轻的扯开温如月的手臂,对着管家抬眼:“送温小姐回去。”

管家轻微的颌首,温如月拦也拦不住白爷,在身后跟着白爷嚷嚷了几句但白爷的身影很快消失了。管家还是那副受辱不惊的脸,同一副表情的跟着温如月,不管温如月和他说多少话,管家永远都是那几句,气的温如月直跺脚,扬言下次见了白爷要告管家的状,对此管家只是抬了抬眼皮废话没有一句。

送完了温如月,管家去了白爷的住所,下人们陆陆续续的进屋准备伺候白爷沐浴,管家加快脚步进去了,就听到白爷的说话声:“今日委屈你了,那丫头总是如此。”

管家对着白爷总算有了几分笑脸,虽然很浅淡,浅淡到一般人几乎都看不出来:“爷严重了,身为爷的贴身人这点小事奴才还未曾放在心上。”

白爷嗯了一声,管家上去替白爷脱去身上的衣服。白爷伸着手沉默了一阵:“你还记得上次来这儿的白顾吗?”

管家的手顿了一下又立刻动起来,他点着头:“是的,还记得。”白顾为人并不出众但是管家却记得很清楚,原因也很简单,白爷似乎十分的喜欢白顾。不过这个喜欢的含义就包含了很多,饶是这么多年跟着白爷的人也不太清楚白爷的喜欢到底是哪种。

白爷十分满意管家的回答,一想到白顾白爷忍不住的轻笑了几声:“那丫头居然在这里开了客栈野心倒是有几分,明儿个你送些贺礼过去。通知白丫头开张那日记得给我送请帖,免得我错过了。”管家说了声是,脱去白爷身上最后的衣服后,白爷进了浴室。

没多久浴室里的下人都走了出来,管家叹了口气走了进去。白爷神色不明的在雾气重重的热水里泡着澡,管家重重的叹了口气走了过去,跪在软垫上伸手帮白爷按摩。白爷舒服的仰着头呻吟了一声,管家见白爷心情还算不错便是劝了几句:“爷你又任性了,那些下人伺候你沐浴本是该做的事情,您又何须赶他们走?”

白爷眼睛都没睁开被管家不重不轻的训示了几句,他也没生气只是有些无奈的摆了下手:“有你不就够了,这么多人围着我,我倒是浑身不舒坦的很。”

管家悄悄的翻了个白眼,努力的按着白爷的肩膀。突然之间他的手指触碰到了一道和肌肤不符合的划痕,他手颤动了一下,白爷爷睁开了眼睛。管家收敛了神色低着头继续按着,白爷身体僵硬了几分,但很快又放松下来,似乎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白秦客栈自从建造起来开始就吸引了许多天族城的老百姓,三层的客栈天族城也不是没有,但是单看外表就修建的这么特色的还是独一家。一般的客栈的木匾都是挂在上面,可是白秦客栈的招牌却是做成可以竖在门口的类型,偌大的标牌路过的百姓想不看都看不到。

在说里面,有几个老百姓悄悄的探头看去。里面跟一般客栈也差不多,但是靠近里面的桌椅外面都弄了珠帘挡着,要说看不到也不是,就隐约能看到里面的景象。

厨房靠近楼梯口,飘来的香味老远都能闻得到。如今白秦客栈并没有开张,不过是私自在里面开伙食罢了。

至于二楼三楼就没有人知道了,至少现在是不知道的。

这天天气炎热的很,路上的行人都不是很多。一台轿子停在了白秦客栈的门口,引起了几个老百姓的注意。那轿子难掩富丽,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的轿子。

轿子停下后一个下人扯开布帘,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男人外貌端正脊背挺得笔直,走起路来有些带风。只不过不好的是他的脸上没有什么笑意,一双不算多大的眼睛偶尔扫视一下周围,都给这炎炎夏日带来几分冰冷。

男人踏出轿子直接朝着白秦客栈走去,身后跟着几个轿夫,但那些轿夫的手上又拿着红色的盒子,上面是红色的绸缎遮掩着。这大手笔让看到的人都暗暗咂舌,心想有钱人就是不把钱都钱使用。

“这位爷。”客栈里的下人也是很有眼力劲的,男人一走进来他就走过去,语气十分的恭敬还带着几分为难:“我们客栈还没开张暂不接待客人,请您见谅。”

男人轻微的撇了下嘴角,似乎是想笑但是没成功,他所幸放弃了直接看着比他矮了一个脑袋的下人:“我是来找你们老板的,我们爷和你们老板算是旧识。”

男人没有多做解释但下人早已经明白,犹豫了下便放下扫帚说了声稍等就上了楼。

白顾和秦殇正在二楼监督施工,秦殇倒是没什么事情就坐在那里喝茶,白顾是紧盯着不放担心自己的想法被他们弄岔了。也不能怪白顾如此紧张,毕竟古代和现代人的思维还是很有差别的。

下人们走上来和秦殇悄悄说了几句话,秦殇看了眼白顾后点了点头。他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叫白顾下去,想了想决定还是按着白顾的性子来。

他跟白顾说了几句,白顾惊讶的睁着眼睛随后便跟秦殇一同下去。白顾看着楼下站着的男人觉得有几分熟悉但是却不太记得,男人却很清楚的记得白顾,叫了声白姑娘后,见白顾还处于懵的状态,也不着急只是让身后的轿夫把礼物送上桌子。

“白姑娘,奴才是白爷府上的人。白爷知道您在这里开了客栈便可以送来了礼物,还望白姑娘开张之际不要忘记给白爷送上请帖,以免白爷挂心。”

男人说的十分热情言语中都是熟络,白顾也总算想起对方是谁了。这不就是白爷那边总是跟着的贴身管家吗,不过白顾不记得也实属正常本来也没说过几句话,甚至白顾看都很少看这个男人。

白爷的礼物不得不收,白顾道了谢秦殇站在一旁从口袋里掏出荷包袋递给男人。男人看了一眼白顾便伸手结果来了,不过脸上却没有半分收到打赏的喜悦,相反的很是平淡。

男人来去匆匆很快就离开了,白顾等到男人走后就去打开盒子。盒子一共有三个,白顾打开的那个盒子全都是做工精美的盘子,而秦殇打开的那个全都是上好的茶叶。秦殇拿起茶叶闻了闻又放了下来,很确定的对白顾点头:“大手笔,下次那个姓白的来了你只怕不能不好好招待了。”

什么姓白的,明明别人都尊称,到了你这里就成了姓白的了。白顾翻了个白眼也懒得跟秦殇计较,打开了最后一个盒子。不过白顾并没有看懂那是什么,盒子里摆放的是一个黑色木牌,木牌上刻着白字。秦殇拿过来翻来覆去的看,随后随意的丢给白顾,白顾差点被接到给摔了。

“这到底是什么?”白顾下意识的询问秦殇,秦殇看了眼白顾,把白顾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时候,秦殇突然收回了视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天族城应该是白爷最大吧。”白顾不太确定的点着头,又急忙摇着头。秦殇笑了笑:“就算不是最大的那个也是相当有势力的,刻着他姓氏的牌子相当于免死金牌。”

秦殇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否则谁没事会给你送一块没有用的牌子。白顾听到秦殇的解释果然欢喜的不得了,抱着牌子亲了又亲,看的秦殇眉头一皱把牌子给拿了过来。白顾立刻伸手抢了去,秦殇似乎是为了逗她玩伸手跟白顾抢,可白顾傻乎乎的以为秦殇是认真的。

左躲右闪的白顾闪不过去了,眼里闪过一抹戏谑。在秦殇惊诧的眼神下白顾直接拉开衣领把牌子塞了进去,秦殇看了白顾胸口半天若无其事的又收回目光,白顾嘿嘿一笑,秦殇太阳穴都一股一股的。他看白顾这么肆无忌惮的在他面前嘚瑟,秦殇好笑的望着白顾:“你这么嘚瑟就不怕我真的伸手过去拿。”

白顾不信邪的摆出一副‘你来摸’的姿势,还故意在秦殇面前扭了扭身体。秦殇眼眸一黯,瞬间伸出手,胳膊横在白顾脖子上把她嘞了过来。另一只手则是拽着白顾的衣领,白顾尖叫起来:“秦殇你这个大流氓。”

秦殇咬了咬白顾白皙的脖颈,有些意犹未尽的松口,笑的有几分肆意:“我要是大流氓那你是什么。”秦殇拽了拽白顾扯开的领口,里面果然能看见埋的不伸的木牌:“小流氓吗?”

秦殇故意在白顾面前晃动了下两根手指,然后当着白顾的面伸到白顾衣服里面,刷拉一下就……

不过下一秒,空气中似乎传来了爆裂的声音。秦殇脸色一变本来打算移动的身体却一顿,拉着白顾半蹲了下来。白顾还不明所以,下一刻白顾就听到了秦殇闷哼的声音。

“臭男人,你不仅厚颜无耻还轻薄良家妇女,我今日就要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声音一听白顾就能够想起是谁。白顾扶着秦殇起来,秦殇顺着白顾的力道站直了身体,白顾能看到秦殇的后背的衣服被划开了一道,血迹蔓延在白色的里衣上渗透出来。

秦殇脸色只是变了变但很快就遮掩过去,他对着白顾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情。白顾想说什么温如月却冲上来,手上掂量着那根鞭子:“哼,臭男人,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

白顾气的红了眼,她本身脾气不是特别特别的坏但是一旦触及到她的底线,白顾疯起来比任何人都要疯狂。白顾挡在秦殇面前,温如月面带笑意的看着白顾,红唇轻轻动着却说出让人厌恶的话来:“不用太感谢我,我……”

话还没说完,白顾就抬着手狠狠的给了温如月一巴掌。温如月没打的懵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从小到大温如月都是被当做宝贝一样对待着,不能说没有被教训过但是被外人动手打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打在脸这种地方。

温如月动了动嘴春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平日的伶牙俐齿到如今都变成了结结巴巴。下一秒白顾再一次一巴掌甩在了温如月的脸上,打的还是同一个地方。温如月的脸红肿起来,这次温如月终于回过神来了。她捂着脸眼中含泪的瞪着白顾,白顾看她那副模样起不了同情的心思,反而嗤笑一声:“爽吗?被人打的滋味,要不要再试试。”

温如月手中的鞭子被她握紧,白顾身后的秦殇察觉到危险立刻拉着白顾,挡在了白顾身前。果然鞭子很快就打了过来,不过这一次就没打秦殇,秦殇直接用手拽住了那根鞭子,鞭子的力道抽在了秦殇的手心,秦殇半分都没有疼痛的感觉,却让身后的白顾心疼的要死。

白顾冲了上来握着秦殇的手,又不敢真的碰到,只能轻轻的触碰:“你干嘛傻到去抓啊,快松手流血了。”秦殇当做没听到白顾的话,只是盯着温如月看。温如月被他看的坚持不住的撇过头,秦殇松了手语气冰冷:“再有下次我就用你手中的这根鞭子抽烂你的脸。”

温如月被秦殇说的面红耳赤,她气的用鞭子甩了甩,但却只是凭空抽了抽:“你敢。”秦殇似笑非笑:“你可以试一试。”

温如月不敢,头一次温如月尝试到了失败的滋味。她从来没有不敢的事情,整个天族城她就连白爷她都不怕,现在却单单怕了一个小客栈的老板。

对啊,他只是小客栈的老板而已。想到这温如月忽然笑了起来刚才还颓废的情绪忽然又高涨了起来:“你们肯定不知道我是谁吧。”

秦殇还真的不清楚温如月是什么家世,只知道她姓温。不过秦殇哪里肯顺着温如月的话说,见温如月洋洋得意秦殇不介意一次一次的打击她:“上次我就说了久仰大名。”

温如月愣了下怀疑的看向秦殇,她那双灵动的眸子上下扫视着秦殇,但是从秦殇的衣着打扮来看也不像是个有钱有势的主。可是认识自己却又不怕自己,难不成背后有什么背景?温如月想到在天族城,也只有温家和白家两家大家,除非秦殇认识白家否则的话怎么会不怕她。

“你到底是谁?”温如月话题一转,可是秦殇就是不顺着温如月的意思来,似乎是想活活气死她:“我不是谁你不用在意,你只需要离开这里,我们这里野蛮人勿入。”

“你说谁是野蛮人!”温如月再怎么蛮横也是个女子,女子自然不想别人这么说自己尤其是被一个男人这么说自己。温如月气的两腮鼓起:“北荒人才野蛮,少把本小姐和那些杂碎混在一起。”

白顾心里咯噔了一下,心说这么妹纸你真是不作不死。果然秦殇刚刚如果只是为了戏耍温如月那么现在就是真的生气了。

回答温如月的是响亮的耳光,这耳光甩的可比白顾那手劲打的多。声音都只能听到啪的一声但是却不是浑厚的声音,而是闷闷的巴掌声。而温如月被猝不及防的甩了个巴掌之后往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她抬起头来鼻血却从鼻子里面冒出来,温如月摸了摸脸蛋想说话但是却吐出一口血痰。白顾低头一看,上面还沾着两颗白色的……牙齿。

额!白顾扯了扯秦殇的袖子,秦殇看过来白顾赶紧摇头,想要提醒秦殇别太过了。他们现在还摸不清楚温如月的来历,即使有白爷给的木牌可谁知道到底有没有用。

秦殇看了一眼白顾随后便点头:“还不滚。”

温如月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人,仿佛说什么话这人都不放在心上,而且还重重的打了自己。温如月也不是傻子,事到如今也知道自己敌不过这两个人,只能把怨气埋在心里,不怕死的瞪了一眼两人后转身离开。秦殇看着温如月的背影冷哼一声:“倒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

白顾却是没什么感慨:“大多数人不都是这样吗。”秦殇想了想觉得也是,感觉自己刚才好像讲了一句废话。不过秦殇是不会承认的,他拍了拍白顾的脑袋,还没等说什么门口忽然传来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秦殇几个跨步冲了出去,却只看见温如月跑走的身影。而门口的那对花重金打造的招牌已经成了一对碎片,白顾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人,忍不住的骂了一句:“什么鬼?这女人要不要脸。”

“别说脏话。”秦殇狠狠的拍了拍白顾的后脑勺,白顾抿了抿嘴唇郁闷的看着地上那堆碎片,那都是钱啊。

门口的招牌又被白顾订做了一个,对此白顾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自己的钱被浪费了。秦殇倒是无所谓,他对钱不太在意却在乎被那个女人落了面子,扬言下次见到温如月一定不会放过她。两个人的想法不一样但是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教训温如月。白顾所能做的就是让齐岭守在门口,别让人又砸掉了招牌,招牌要是被砸第二次那她就真的不要活了。

至于秦殇那边则是让云河去调查温家,没多久温家的调查就出来了。在天族城有两大势力,一个是白家一个是温家,据说两家是世家。白家和温家都是做生意的,推动了天族城大部分的经济。

温如月算是温家唯一的一个女儿,温家不知道为何人丁一直不旺,这么多年只有温如月一个孩子,而且据说当年还是难产生下来的,所以温家对温如月就跟对待宝贝疙瘩一样。至于白家,白爷至今未娶,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不娶,但是白爷是有孩子的,是从外面领养回来的并不是自己亲生的。

秦殇对温家和白家有了初步的了解,便开始着手准备复仇的事情了。踢坏了他家的招牌这件事情哪里这么容易能解决的,所以说秦殇是很记仇的,并且记仇的同时还有计划的报复。

这天,白顾出门买客栈需要用的材料,途中路过了一家酒馆,意外的看到了一个眼熟的人。白顾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会儿才确定没看错,酒馆是露天的除了房顶之外四周都是空荡荡的只有栏杆挡着,所以白顾看的很清楚。

那个醉醺醺趴在桌子上而站在一旁的小二不断的说着什么,秋寻的脸上带着不耐烦还有不正常的红晕,坐在那里都有些不稳了,整个人东倒西歪的。

白顾犹豫了下走了过去:“请问他怎么呢?”白顾当然知道秋寻喝醉了,只不过这小二一脸郁闷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小二一见白顾这么问立刻知道白顾认识秋寻,所以赶紧走过来:“姑娘是否认识这位公子,是这样的。这位公子在这里已经喝了半天的酒了,倒不是银两不够而是这位公子一直这么喝下去我担心会出问题,可是他怎么也不肯走。”小二一脸焦急,手里还牢牢的握着白瓷酒壶:“姑娘好心把他送走吧,喝酒喝多了还是很伤身的。”

小二叹了口气,看见白顾点头才满足的离开。白顾拍了拍秋寻的肩膀,秋寻有点意识的抬头眼神朦胧,坐直了身体不到半秒又躺了回去,整个头靠在桌子上嘴里还嚷嚷着要酒。

白顾并不爱多管闲事,可是既然管了她也不好一走了之。白顾半蹲着身体手撑在膝盖上双眼直视着秋寻:“秋哥,秋哥。”秋寻嗯了几声,白顾伸手戳了戳秋寻的脸蛋:“秋哥,起来吧,我们走了,回去了。”

秋寻摇晃着头,乌黑的秀发散落的落在胸前,白顾蹲着的时候还能清除的看见秋寻洁白的脖子。你说一个大男人长这么白做什么?还是像秦殇那样巧克力色比较健康啦。

白顾叫不醒秋寻也不能把秋寻仍在这里,只好拉起秋寻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撑起秋寻的腰部让他站起来。好在秋寻还挺配合的,除了嘴里时不时的嘟嚷一句之外也没有多余的动作。白顾手握着秋寻挺细的腰部,有些不自然的摩擦了一下手。

手心有种长了虫子的感觉,让她很想甩掉这种感觉,可是白顾却又不得不扶着秋寻,一步一步往白家走去。白顾不知道秋寻在天族城住哪里只能去找白爷了,想来以白爷和秋寻的关系在那里休息一下白爷是不会反对的。

搭着醉鬼走路是很要命的,白顾走到白家已经是出了一声的汗了。白家的人去通知白爷了,白顾将秋寻抵在墙上,终于可以喘口气放松放松了。

秋寻眯着眼睛眼瞳里满是雾气,他歪着头有几分可爱的盯着白顾看,随后便喃喃自语:“白顾?白顾!”白顾还以为秋寻认出了自己,从鼻腔里发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回应声。随后白顾就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被秋寻抱着腰转了一圈,最后压在了墙壁上。

白顾愤怒的抬着眼皮,却在看向秋寻的那一刻愣住了。秋寻长得很俊,这种俊美跟秦殇的帅气是不同类型的。尤其是喝醉了酒的秋寻满脸红晕,眼神湿漉漉的盯着白顾,嘴唇微微嘟着仿佛在诱导白顾吻上去。这时候的白顾才发现秋寻穿了一袭红衣,趁着他的肌肤更加雪白了。靠近领口的部分里衣若隐若现,因为秋寻的站姿问题白顾还勉强能够看见里面的皮肤。

“咳咳。”白顾尴尬的撇开眼,她可不是色女,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她可不会被美色所诱导。

“白顾。”秋寻再次呢喃了一句,白顾这下算是知道了,秋寻压根就没清醒只是凭着本能在说话。白顾伸手拍了拍秋寻的背部示意她在,可是这个动作却让秋寻再次压了上来,秋寻抱得很紧,让白顾都闯不过气来了。

“两位……”旁边突然出现声音,白顾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终于推开了秋寻。秋寻没站稳整个人往后倒,白顾只好去拉扯秋寻,跌跌撞撞的两人撞在了一起。白顾鼻子撞在了秋寻的脖子上,疼的她直流眼泪。旁边的管家强忍着笑意,恭敬的领着白顾和秋寻进去了。

白顾没有看到白爷,管家也没多解释只说白爷再招待客人,随后便带着白顾开了间客房。不等白顾说什么管家就走了,留下白顾和秋寻在房间里小眼睛瞪着大眼睛。

白顾最后还是妥协了,认命的叹了口气:“算我欠了你的。”白顾伸手拉扯着秋寻的腰带,随意的一扯衣服便散开了,白顾脱下秋寻的外衣又蹲着身子去脱秋寻的鞋子。秋寻虽然醉了大部分时间却很是乖巧,省了白顾不少的麻烦。

白顾看了眼秋寻的裤子,沉默了一会伸手开始脱秋寻裤子,一边脱一边说话:“你可别说我占你便宜啊,要不是看你醉成这样,我才不帮你。”白顾又看了看关闭的门叹了口气,这么大的一个白家她就不相信没一个下人,为什么不派个下人来帮忙,太没有自觉了。白顾暗暗提示自己,下次见到白爷一定要讲这件事情。

脱完裤子,白顾将秋寻的睡姿弄好,又扯了扯旁边的被子,准备帮秋寻盖上。谁知道手腕突然被人抓了一下,吓得白顾差点尖叫。她完全都没有心理准备的,看到秋寻迷茫的看着自己白顾也生不了气,她何必跟一个醉醺醺的醉鬼计较。

“乖。”白顾跟哄小孩子一样用另一只手拍了拍秋寻,秋寻松了手白顾松了口气可是下一秒秋寻却突然伸手拉扯了下白顾。白顾往前一倒直接摔在了秋寻的身上,白顾赶紧手撑着两边半起身,身下便是躺着的秋寻。

秋寻凝视着白顾,白顾莫名的觉得氛围不对劲。她想要起身秋寻却忽然开口,也许是喝了酒的原因他说话声音有点哑,不像平时那般清亮:“小白。”

白顾嗯了一声算是回应,秋寻忽然噗嗤一笑,两条笔直的腿撑开然后夹住了白顾的腿,白顾站不稳了只好倒在了秋寻身上。秋寻深呼吸了一下,白顾抬着眼皮看了一眼。秋寻的模样有点兴奋,看的白顾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她想起来但是秋寻却抱着她的腰,白顾气急败坏的拍了秋寻一下。秋寻愣了愣总算放松了力道,可是事情并没有因此好转起来。因为秋寻下一刻就抱着白顾顺势翻了个身,然后白顾被压在了身下,秋寻在上面。

这个姿势更是让白顾不爽,她双手抵着秋寻的胸口做出防御的姿态。她暗骂自己多管闲事,现在好了羊入狼口笨死自己算了。

穿越之喜当娘

穿越之喜当娘

作者:喵吾类型:王朝争霸小说状态:有更新

一朝穿越,家徒四壁也就罢了,居然还被卖做童养媳?生活不如意,咋办?好在她有金手指,农庄开起来,生活富起来,至于丈夫……那还是慢慢养成吧。不过生活幸福了,总会有人捣乱,什么三姑六婆全都找来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