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最新小说-云讯小说每天为你推荐最热门小说 > 资讯 > 丑妃倾城冷墨小说_丑妃倾城付美颜小说最新目录小说在线阅读

丑妃倾城冷墨小说_丑妃倾城付美颜小说最新目录

时间:2018-12-28 11:53编辑:

小说丑妃倾城是由当代大神佩玉创作的一本穿越小说,被冷墨和付美颜演绎的特别的精彩,下面和小编一起来看看这本穿越小说吧!丑妃倾城冷墨付美颜小说在线阅读:“答应我,不论什么时候,一定要对我们的孩子多一点耐心。万一哪天你实在是很反感很讨厌了,你就把他送到付府去吧,由我大哥照看!”我双眼怔怔的望着他,心里有太多苦楚,却不能言语。

《丑妃倾城》精选章节

“这下倒好了,你还成全了他们。本宫这就怀疑了,你跟在皇上身边这么多年,怎么肚子就是不争气?!”文若雨瞥了她平坦的腹部一眼,话语尖酸刻薄。

“我……”贞妃登时哑口无言,这是她心中的一会病。岂非是她不愿,只是,孟子寒从不给她这个机会!

他残酷的如同魔鬼,那一碗碗黑色的药汁,将她所有的希望彻底泯灭。

文若雨恨铁不成钢的扫了她一眼,她心里怎么会不明白,只是这样,更增加了她的怨愤!

若非多年前,太后逼着她喝下了那碗终身不孕的藏红花,她又怎会沦落于此?!

想到这里,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头,指节微微发白,那双被仇恨和嫉妒染红了的眼里,浮现出一丝悲凉。

“若妃,如今,我们该怎么办?她有了孩子,现在连太后也对她宠爱有加。只怕,我们很难伤得了她!”她并没有忽略掉文若雨异常的神色,这个女人,阴恨决绝,说不定,可以帮她除去这个最大的威胁。

“是吗?本宫就不信伤不了她,没有人比本宫更了解皇上!”文若雨目光阴冷无比,薄薄的朱唇抿成一条线。

贞妃一愣,她又想怎么样?

“妹妹,最不过这次要牺牲下你的二哥。”文若雨绝美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靥。

“你什么意思?!”贞妃猛然站起身,她的心底隐约感到有丝不安,她实在是猜不透眼前的女人,那抹谄媚的笑容在她眼力如此恐怖。

“妹妹。你应该知道,为了得到心中的东西,做些小小的牺牲是必然的。”文若雨眼中一抹很色急旋而过。

“牺牲?!你有话就直说,你到底想要我大哥干什么!”贞妃双目紧紧的盯住文若雨,话语微微颤抖。

文若雨凤目微眯,嘴角扬起一个异样的弧度,刻意压低了声音,道:“本宫深知宋大人对皇后一往情深,如若你能好好的劝劝你二哥带走皇后,咱们也不必这么费劲脑汁想怎么对付她了。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既保住了你在宫中的地位,同时,又能使你大哥幸福。”

她不是一个吃素的女人,还未进宫前,她就已经打探出他们之间所有的恩怨。付美颜暗恋宋宇风在先,若不是后来孟子寒插了一脚,说不定他们早已有情人成眷属。

倘若这个计划成功,或许她还可以考虑放过付美颜,只要他们发誓,永不踏入都城半步。

“你就这么有信心,我二哥一定会答应?!”贞妃沉思了一会儿,她说的话不无道理。

“会,因为,爱情是盲目的!”正如她,为了和孟子寒在一起,她可以忍受一切。

贞妃倏地脸上一片苍白,秀眉蹙起,犹豫不决。

那毕竟是她二哥,若要她狠下这个心,真的很难做到。

“怎么?难道你忘了咱们的计划?!”文若雨悄无声息的走到贞妃身旁,犀利的目光停留在那双踌躇的脸上。

“好,我答应你试试。只是,你千万不要伤害我二哥!”要说她心里没有一丝后怕是不可能的,毕竟,谁也把握不了事态的发展。

“那是,当然。”文若雨凤目半眯,望着贞妃的目光飘向别处,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臣参见贞妃娘娘。”宋宇风大步走了进来,象征性的行了个礼。怪异的望着眼前的女人,不知她急匆匆召见他前来为的是何事。

“二哥,你来得可真快!”贞妃笑嘻嘻的走下去,脸上绽放出一抹真挚的笑容。

宋宇风皱起眉头,撩起身后的衣摆,朝一侧坐了下来,平静的问道:“你找我来,有什么急事?”

他十分了解这个妹妹,平日里虽然骄纵了些,但心肠却不坏,只是爱耍点小姐脾气。

但凡也听说后宫争宠的那些乌烟瘴气的事情,他也只是一笑了之。这次却很是惊讶,贞妃一向规规矩矩,严守后宫条律,如今着急的把他招来,这还是头一次。

“二哥,做妹妹的想问你一个问题。”贞妃迟疑了一会儿,慢悠悠的问道。

“什么问题?!”宋宇风好笑的盯着这个妹妹,什么时候她说话也变得这么拐弯抹角了?!

“大哥,你,是不是心里还爱着皇后?!”贞妃目光紧紧的盯住宋宇风。

“你冒着风险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宋宇风目光一滞,很快恢复平静,很轻松的笑道。

贞妃垂下眼睫,她心里很明白:爱一个人,却得不到,那是什么感觉。

十五岁那年,当她第一次见到孟子寒时,便深深爱上了他。后来,她终于成了妃,终于在后宫有了一席之地,但是她在那双深邃的眼里,从来看不到柔情,爱不到爱意。

她以为,这个男人心是冷的,他不会对任何人动情。直到,付美颜的出现,她从她眼中看见了深情,看见了痛苦。所有这一切,她都不可救药的嫉妒,她嫉妒那个女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宋宇风看着她,她心里的苦楚,他怎会不知道!只是,爱,真的能随心吗?!

“大哥,我想说,皇后在这活得并不开心,她根本就不属于这里。虽然我不喜欢她,但是,我却了解一个女人绝望的心,她一天天的失去活力。难道,你没有想过,要带她走吗?带她离开皇宫?!”或许,这是她的真心话,除了嫉妒,她也是女人,她懂女人心。

宋宇风望向那双真挚的眼睛,他怎么会没想过,他的梦里,总是浮现那张巧笑倩兮的脸。只是,世事难料,一年多时间,却已物是人非!

“好吧,就算你不为这个担心。二哥,只怕皇后呆在皇宫一天,就危险一天。”她不会傻到看不出文若雨的计谋,那样阴狠的女子,只怕暗地里吃了人,都不吐骨头。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宋宇风闻言,心下猛然一惊,他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二哥,你就别问了。反正,皇宫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贞妃背过身,语气有些心虚。

“贞儿,你到底想说什么?!”他了解这个妹妹,若不是她知道了些什么,她不会无故说这些的。

难道,有人要对颜儿不利?!

“二哥,妹妹只能说到这儿。你好好考虑吧。如果你真的爱她,就把她带走吧!”贞妃幽幽叹了口气,她何尝不为她的二哥心酸,她希望他幸福!……

寒寰宫内。

“小姐,您最近心情好多了。”喜儿开心的围着我转,这丫头还是小孩子习性。

“是吗?凑合吧。”我轻笑一声,腹中的小生命一天一天的成长,慢慢填满了我那颗残缺的心。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身患艾滋病的母亲,能够顽强的活下去!

是不是所有的母亲都是这个心情?!我轻轻的抚上微微凸起的小腹,嘴角情不自禁漾起一抹满足的笑容,所有的一切对我已经不重要了。

“小姐,您还有多久才生小皇子呢?喜儿已经等不及了。”喜儿坐在我身旁,双手支撑起下巴,眨巴着眼睛。

“你这死丫头,这才一个多月,你怎么比皇上还急呢?!我嗔怪的瞪了她一眼,双眼盈满了笑意。

喜儿拿起一颗葡萄皮扔进了嘴里,傻兮兮的笑道:“小姐,您最近可老提皇上了!”

被她一说,我双颊冷不丁泛上两片潮红,这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

孩子是无辜的,不论我心里有多少哀怨,它都将随风散去。这个小生命,他将是我生命的延续……

我的目光飘向窗外,春去夏来,那棵光秃秃的树上不再没有一片叶子,茂密的叶叉中间已经驻上了几个小小的鸟巢,一声声细细小小的雏鸟叫声在我耳中却尤其宛转悠扬。

“娘娘……”春香的声音突然飘了进来,打断了我的思绪。

“怎么了?!”我和喜儿同时站了起来,莫名望向他。

“宋大人来了,正在大殿里等着娘娘呢。”春香一字一句的说道,面色微红。

宋宇风?他来做什么?!贞妃的事也解决了,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事?!

我万分惊讶的望着春香,沉思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前去看看。

“喜儿,你带他们都下去吧。在门外守着,别让人进来……”自从上次被孟子寒撞见那么尴尬的场面,我就特别多了个心眼。

“小姐,您小心点身子。记得情绪不要太激动!”喜儿不放心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便带着春香守在门外。

我看着他,平静的目光不再含有太多的激动,正如我的心彻底的沉静下来。

“颜儿,好久不见了!”宋宇风呆呆的望着我,他的目光流过一丝悲痛,使我不自觉皱了皱眉。

我慢慢的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而不是坐在上殿。对于他,我一直怀着感激的心情,待他尊敬如兄长。

“宋大哥,我很惊讶,你怎么突然想到来看我?!”我淡淡的望着他,真诚的露出笑容。

“颜儿,你过得好吗?”他的目光,不知为什么,总是闪着忧郁。

“我,很好。”我忧郁了一下,坚定的望着他。

“颜儿,你不要再逞强了,你过得根本就不开心,是不是?!颜儿,你骗得了我,骗不了你自己,你真的快乐吗?!”宋宇风深深的望着我,眉宇间笼罩着一抹浓烈的忧愁。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顿了顿,扫了他一眼,不自觉的抚上了腹部。

这一个细微的动作,丝毫没有逃过宋宇风的眼睛,他长叹一声,幽幽的说道:“你是在担心你的孩子吗?颜儿,你又何苦呢,你痛苦,孩子同样痛苦。难道,你就愿意你的孩子活在不断的争权夺利中吗?!”

我深吸一口气,目光无比笃定,淡淡的口气摆明了不想谈这个话题。

“不错,你说得很对,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活在尔虞我诈的争斗之中,我只希望他平平安安的活下去。但是,宋大哥,我更不希望看见我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爹,连个完整的家庭都没有!”

“不,颜儿,你还有我,我可以当孩子的爹,我们走吧,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宋宇风突然十分激动,双手牢牢的抓住我的,目光深情如一汪潭水。

“不,不可能的。宋大哥,你太不了解我了。如若我愿意,岂非等到今日?!”我不着边际的推开他的手,却不料被他握得更紧。

漆黑的眸子深不可测,那眼神欲将我吞噬。

“颜儿,不论怎样,你跟我走吧,皇宫根本就不是你呆的地方,这里不安全,你到底知不知道?!”宋宇风一急,握紧了拳头,深邃而幽黑的眼眸更加暗沉了几分。

一个念头火光电石般的划过心头,不,他一定要带走她,皇宫危机重重,他不能看着她出任何事?!

“你干什么?!”我惊恐的看向他,那种眼神,如此坚决……

轻风悄悄从窗户里飘了进来,将我的黑发上的丝带轻轻挑动。

宋宇风突然点了我的穴道,一手迅速的揽过我的腰,正要向外走去,不料,紧掩住的门突然粗暴的被一把推开。

“宋宇风,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诱拐朕的皇后!”孟子寒一个箭步,趁着宋宇风分神之际,一把将我纳入怀中。

宋宇风冷热的看着孟子寒,嘴角漾出一抹嘲讽。

孟子寒冷眉一挑,黑眸里的怒气蓄势待发,冷冷的语气令人却步:“来人,将宋大人带下去!”

“皇上!”我僵直了身子,惊叫道。

宋宇风一言不发,就这样被带走了,那双平静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感情。

孟子寒解开了我的穴道,轻轻的松开了我,阴鹜的眼眸中,氤氲上一层怒气,在慢慢的聚集。

“你全听见了?!”我拍了拍弄皱的衣裳,试探性的问道。

“该听见的,都听见了!”孟子寒快步朝我房里走去,这意味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我垂下眼帘,无奈的跟在他身后,心中不免有些疑惑:我明明叫了喜儿在我外面守着的,这丫头好歹也会事先出个声啊。再者,为何孟子寒每次都来的这么及时呢?!

唉,算了,这结果再明显不过了:有人要陷害我!

“你叹什么气?是不是怪朕坏了你的好事?!”孟子寒声冷如铁,一双冒着怒气的眼眸毫无温度的射向我。

我一怔,这是不是意味着:好日子过到头了?!

他总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他的怒火毫无预兆的发泄出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抬起眼看向他,如水一般的目光中隐隐约约有些波动。

孟子寒突然抓过我的手腕,冷笑一声,浓眉皱成一团,道:“什么意思你心里明白,若不是朕及时赶到,说不定你早跟别人私奔去了。”

“孟子寒,你怎么说话的?!你明明全都听见了,为何还执意要误会我?!”我气得全身发抖,原本以为麻木的心又被他激得生疼。

“朕的确是听见了。可是,谁又能保证你不是在做给朕看?!”孟子寒阴阳怪气的说道,冷冽的脸上乌云密布。

我的眼中飞快划过一道受伤的神色,面色立刻惨白了下来。

他一定是存心气我的,一定是。我白了他一眼,径自坐到床边,靠在了床柱上,自从怀孕后,体力明显消退了很多,常常感到力不从心。

“呵呵……算了,你要怎么想都可以。我不想跟你吵了。”我背过身去,心中怅然若失。

冷静冷静,我不断提醒自己,双手不由自主的抱住肚子。

“颜儿,你怎么了?”孟子寒见状,急忙奔了上来,一脸担忧的蹲在我身前。

“你走开,这是我的孩子,用不着你管!”我转身别过头去,不想再面对那张令我寒心的脸。

孟子寒放在我腹上的手突然被我粗暴的推开,面色顿时十分难看!

“你的孩子?难道这不是朕的吗?!”阴郁的目光凛然的对上我的眼睛。

我一时气结,沉静的眸子浮上一层愤怒,内心的倔强由不得我妥协:“不是,不是你的。他是我一个人的!”

该死的,孟子寒刹那间脸色全黑,这个女人存心气他是不是!

“你一个人?只怕是你和他的吧?!”话一出口,他立刻后悔。

我傻傻的望着他,他可以嘲讽我,可以气我骂我,但,就是不准冤枉我,侮辱我!

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沿着我的脸颊落下来,有一颗,掉在了他的手上,在他蜜色的肌肤上,瞬间融化。

“颜儿,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相信这个孩子是我的,是我和你的骨肉。”孟子寒慌乱的为我拭去泪珠,不觉语无伦次起来。

我闭上了双眼,毫不留情的躲闪开他的碰触,幽然的转过身,不再看他。

“颜儿,我……”他欲言又止。

“不用说了,你是不是怀疑这不是你的孩子?!”我闭上双眼,顿了顿,面色如纸一般白:“很好,那你把我打入冷宫吧,或者,你可以把我赶出皇宫!”

“哦,我差点忘了,你是不会放过我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将我赶出宫呢?!那你最好把我和孩子他爹关在一起吧!”我冷冷的声音,恍如从谷底传来。

“颜儿!”孟子寒悲戚的抓住了我的手,嘴唇颤抖了版太难,最终没有说出来。

我寒着一张脸,看似沉静如水,却没有松开眉毛。

“你还想说什么?说我背着你偷情吗?说我私奔吗?还是说我不懂得三从四德?!”我的目光冷漠的对上他的,闷哼一声,眼里却有着无尽的失望。

沉痛地,悲哀地,我的心凉了,甚至不想再多说一句话。

“颜儿,我知道,你现在听不进去我的解释,你好好休息吧,我会把他放了。”他默默的转过身。

太可笑了,他以为他这一招还能有效吗?!

抓一个人来威胁我,侮辱我,接着,又放了那个人来向我表示道歉。

这算什么?打我一巴掌,再给个糖吃吗?!

孟子寒,你以为这种蛮横的行为还能再迷惑我的心吗?!

“随便你。你尽管包庇那个人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心顿时沉入深渊,我无法再平静的对待他!

孟子寒心下猛然一惊,脚步突的停住了!

该死的,他为什么总是气她?!原本只是想提醒她几句,说到最后,却又成了一场无硝烟的战争!

他伤害了她!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一阵抽痛。

“那个人?”孟子寒喃喃自语。

“走吧走吧。你最好软禁了我,这样谁也不会再来寒寰宫,谁也不会再来找我!”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还在护着她,到底要什么时候,他才能看见我的心?!

“我不想她再受伤!”声音很轻,但足以飘至我耳中。

我的心咯噔一下,双眼晶亮,却无比空洞。

够了,什么都够了!

我痴痴的望着他的背影,一点点一点点,消失在视野中,猛然跌倒在床上。

为什么,你的眼中只看到她的悲哀,却没看见我的伤痛!

我的心几度彷徨,几度挣扎,我在犹豫些什么?!

可笑的犹豫!

西月宫内。

孟子寒快步向前走着,他的心太乱了,太乱了……

颜儿那张决然的脸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中,他在害怕,他总觉得他的颜儿是这般难懂,也许某一天,突然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似乎只有重重的脚步声可以减轻他心中越来越深的恐惧,他大步的走着,甚至不敢回头。

“臣妾参见皇上。”文若雨飘然迎上前,在看清楚孟子寒那张铁青的脸时,微微一怔,而后立刻转化为得意的笑容。

“起来吧。”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没办法,依然如当年一般,狠不下心对她决绝。

文若雨娇艳一笑,雪臂顿时攀上结实的胳膊,温柔的问道:“皇上,是什么事让您如此揪心?!”

孟子寒不语,冷酷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有粗重的呼吸声显示着他心里的起伏。

“若妃,朕警告你,小心玩火自焚!”最终,他生硬的挤出一句话。

文若雨柔美的脸上惊现出错愕的表情,细长的凤目很快氤氲上一层水气,佯装楚楚可怜的模样望着他:“只怕不明白皇上什么意思。”

孟子寒依然默不作声,只有那双阴郁的眼睛无奈的闭上了。

“你明白的。”长叹一声后,他转身,提步走了出去。

他这是怎么了?明明心里比谁都明白,但是,他仍然执意,伤害了那个深爱的女人!

一边是深深的愧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一边是撕心裂肺的心痛,将他的心碎成了千段万段。

文若雨呆呆的跌坐在地上,他知道,这一切,他竟然都知道是她干的!

她明白,他有意护着她,他在给她机会。只是,为何他的脸上不再有柔情?!

她到底该怎么办?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失败,下一步,她该不该走?!

孟子寒,我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得到那一点点的爱?!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饮下那杯茶,热气顿时充斥在我的胸口,却无法温暖我那颗冰凉的心。

我默然的看向窗外,被朝阳映照的娇嫩花朵尽情的舒展。

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我微微转过身,飞快的掩饰住眼底的黯然。

“小姐,您已经站在这儿看了老半天了,您到底在看什么?!”喜儿诧异的望着主子,她实在是不明白,这窗外除了一棵树,就是几多花瓣,有什么好看的!

“没看什么。”我淡淡的回个微笑,她又怎能望见我心底的沉痛?!算了……

喜儿体恤的扶我坐下,单纯的眼眸不再那般无忧无虑,而是笼罩上一层轻愁。

“小姐,您打算一直这样吗?喜儿觉得……”

“觉得什么?!”我没看她,除了孩子,似乎没有什么事再让我的心荡起涟漪。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天真无邪,有的只是满满的忧愁和担心。

“喜儿只是觉得,皇上也挺可怜的。小姐,您真打算一直这么冷冰冰的对他吗?!”

“你在同情他吗?”

我抬起眼眸,好笑的望进那双如水一般清澈的眼睛。

“小姐,您这是什么话。喜儿是为小姐好,虽然你从不抱怨,但是,喜儿看得很清楚,小姐也不快乐!”

快乐?从我进皇宫开始,就注定了是这个结果!

快乐,那是奢侈品!

“你希望我怎样?”她的话,正是我想。

纵使我对孟子寒有太多的放不开,太多的埋怨。但是,终归一句:他奈何也是我孩子的父亲!

宝宝,我到底应该怎么面对他?!

说曹操到,曹操就到!我正凝神之际,孟子寒已经站在了我身前。

“颜儿,你的起色好了不少,今天有没有吃药?!”孟子寒讨好似的凑到我身前。

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这四个月一来,他总是这样,连说话也变得轻言细语。

他的卑微,非但没使我感到开心,反而给我一种压力!

“没有,药太苦了!”我直直的望进那双深邃的眼里,露出几个月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颜儿,你终于笑了!”孟子寒十分激动,高兴的抱紧了我!

“好了,你搂得我快喘不过气了!”我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眼角荡着浅浅的笑意。

孟子寒一愣,赶紧把我抱到床上,轻轻的让我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眼底尽是温柔。

“你干嘛?”我敏锐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右手捧着一碗药。

“颜儿,喝了它吧。”孟子寒颇有耐心的劝慰道。

“不,坚决不喝。”我倔强的对视着他……

“你干什么?”我诧异的望着他,只见他轻轻喝了一口,含在嘴中,微微皱起了浓眉。

“我说了,很苦吧。”我有些幸灾乐祸的望着他,禁不住笑了起来。

孟子寒依然含在嘴里,闷不做声,趁我张嘴之际,突然低头贴上了我的唇,抵着我的牙关,把嘴里的药全部灌进了我的咽喉中。

我瞪大了双眼,苦涩的药汁顺着他灵巧的舌,一路流入了我的胃里。

“混蛋!”我猛然推开他,恨恨的擦去了嘴边的药渣。

孟子寒这是索性把药直接端到了我身旁,笑得贼兮兮道:“你是要自己喝呢,还是要我喂?!”说完,故意朝我暧昧的眨眨眼。

“我,我还是自己喝吧!”我明白,他的坚持,没人可以摧毁。

“乖!”孟子寒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发丝,轻轻的把碗放在我手中……

“好了,喝完了。你可以走了吧?!”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嘴里尽是中药的余味。

孟子寒不语,只是一味的望着我,深幽的眼里盛满了浓浓的爱意。

“颜儿,你不能无情的赶孩子他爹走啊?!”孟子寒突然窜到了床上,像个小孩似的朝我撒娇道。

“是吗?!”我好笑的瞥了他一眼,这家伙典型的得寸进尺!

“颜儿……”他轻柔的唤声,听在我耳中,令人心醉。

“啊?”我一回头,不料双唇被他封住,尘封已久的欲望如火般的燃烧起来。

他的眼里,温柔中,带着浓浓的渴望,那是男人暴风雨般的需求!

他的吻渐渐伸入,一手轻轻的扣紧了我的下巴,肆意温柔的索取着我的甜蜜……

“孟子寒……”我轻轻低喃,一股热流瞬间在我身上流淌。

眼前的他,柔如春风的眼波不仅让我不可自拔的陷入其中,温热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中间渐渐弥漫开来。

直到,粗重的大手悄悄探入衣襟,修长的手指挑逗似的覆上了我微微有些发胀的丰盈。

“孟子寒!”我大惊,仅存的一点理智迫使我不得不推开了他。

“嘘……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放系,我会很小心的。”

他轻轻的在我耳边吐气,修长的手指不知不觉褪去了我身上的衣物。

天,我猛然倒抽一口气,如此赤裸裸的将自己展现在他面前,令我有些胆怯。

我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移,雪白的胴ti上,中间一片凸起,那是女人最神圣的时候,却也是万般难堪的阶段。

因为怀孕的关系,原本苗条的娇躯硬生生丰满了起来,娇小的浑圆肿胀了不少,两个小小的红梅傲然的挺立在一片雪白之中。

“孟子寒……”我双手抱胸,羞怯的想要去掩饰,心中没由的感到一些自卑。

“颜儿,没关系。叫我寒……”

他温柔的目光望进了我的懦弱,使我欲罢不能的沉醉下去……

“放松点!”孟子寒轻轻的把我的手移到了两边,密密麻麻的吻渐渐落到凸起的腹部上……

“颜儿,你醒了?!”他的声音,轻如羽毛飘过湖面。

“恩。”我懒懒的嘤咛了一声,他赤裸结实的胸膛,紧紧的盯着我光滑的后背,那种肌肤相贴的奇妙感觉,使我情不自禁的红了脸。

他的手,不着边际地,突然攀在了我的小腹。指腹像触了电一般,慢慢摩挲开来……

“孟子寒。”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迅速抓住了他那只往下移动的手。

“好了,睡吧……”最终,他放弃了,柔柔嗓音透出刻意压住的欲望之声。

“寒,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我艰难的转过身,温和的眼眸对上他的。

话一出口,连自己都有些哑然。

“男孩女孩都行,只要是你生的!”孟子寒轻笑一声,那双柔情的眼里充满了宠溺。

我无奈的瞪了他一眼,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心里却冷不丁有一股暖流穿过。

现在的他,完全不像坐拥天下的暴君,反而像一个平凡的男人,守着他的妻子和孩子!

我曾以为,暴君,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屑!他不在意女人,孩子,对他来说更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

但是,他不同,我清楚的看到他的眼中,有欣喜,有感动,甚至有一丝满足。

“孟子寒,你觉得我们会一生一世吗?”我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上,他均匀的呼吸声,慢慢的扑在了我的脸上。

他的身子猛然一颤,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有一瞬间急促起来……

“会的,一定会。你呢?你会离开我吗?!”他的手圈紧了我的身体,声音微微发抖,他在害怕。

我抬起头,目光对上他深幽的眼眸。沉静如水。

“除非你有一天伤透了我的心,那么,我会义无反顾的离开你!”

我执着坚定的迎上他的目光,我知道,我已别无选择。

与其让爱这么卑微的苟延残喘,我宁愿一刀斩断了它。

孟子寒没有说话,他只是抱紧了我。深邃的眼里,流过一抹难懂的情绪……

西月宫内。

“主子,您真打算放弃?”小红瞅着自己的主子,只见她日渐消沉。

一双绝美的眼眸,多了抑郁,多了等待……

“你认为呢?”她的嘴边漾起一个浅浅的梨涡。

她不是在放弃,只是,在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

“主子有什么打算?”小红毕恭毕敬的望着自己的主子,她的心思,没有人能猜透。

“你过来!”文若雨眼底飞速闪过一道狡黠的光彩。

她偏不信,孟子寒对她还是有情的。

若非有情,他怎会一次又一次的放过她?!

秋冬交替,总觉得天气闷闷的,我百无聊赖的在屋子里晃来晃去,最近,孟子寒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不对,好几个月了,日日缠着我不放!一下完早朝,就窜到寒寰宫来陪我说话。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就过了几个月,抚着日渐凸起的小腹,我的心里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我悄然推开窗户,目光飘向窗外,夕阳西下,霞光染红了半边天,照在了我的脸上。

这是,突然一根插着纸条的箭飞了进来,直直的插进了窗棂里。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那根箭,看来,这人并不想取我的性命。

我沉思了一会儿,一手撑着后腰,轻轻把那支箭取了下来,慢慢的展开了纸条,只是可惜,我并不识字。

望着这几个奇形怪状的字体,我忍不住皱起了眉毛,心里迟疑着:这事要不要告诉孟子寒?!

“小姐,小姐……”正踌躇着,只见喜儿满头大汗的奔了过来。

“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我好笑的望着她,把纸条随意的扔在了桌子上。

“小姐,是皇上找您。”喜儿气喘吁吁,半天才蹦出一句话。

他找我?!我一愣,他会有什么事,非得让我去他宫里?!

“哎呀,小姐,您别磨蹭了,我慢慢扶您过去吧!”喜儿见我自言自语,忍不住上前催促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有些不安的扫了桌上的字条一眼,算了,等回来再说吧。

“颜儿,你来了?!”我才刚刚踏过门槛,孟子寒急忙迎了上来,体贴的扶着我,一脸笑意。

“什么事这么开心?”我狐疑的扫了他一眼,这家伙最近对我爱护有加。

孟子寒轻轻的将我安置在一张早已准备好的座位上,神秘兮兮的双掌拍了两声,一名十分俊俏的少年登时规规矩矩的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墨盒和宣纸。

我一看这架势,心中立即明白几分。

“你要给我画像?!”我有些不悦的问道。

“怎么?你不高兴吗?”孟子寒仍然一副脾气很好的模样,黑眸温柔似水。

“不是不高兴,只是,你看看我这样子,能画吗?”我用手指了指浑圆的腹部,女人皆爱美,他岂会不知?!

“没事,我就是要画下你这个样子,以后没准孩子出生后,还可以拿来作纪念呢!”孟子寒含笑的拉住了我的手,一脸坚决。

纪念?我的心猛然颤了一下,这个字眼突然间令我有些害怕……

“好,画吧!”我对他笑笑,清澈的眼里满是温柔和不舍。

孟子寒闻言,立刻喜笑颜开,他是越来越容易满足了,越来越象个孩子,也,越来越令我不舍。

我笑望向少年,思绪却不经意的飘开了……

我喜欢这种安详的感觉,孟子寒陪在我的身边,轻轻的拉着我的手……

“我唱首歌给你听吧。”我转过头,眼中一片沉静,温柔的反握住他的手,忽然想起了一首最喜欢的歌……《最浪漫的事》。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的眼眶顿时湿润了,视线越来越模糊……

有些事情已经不重要了,我的心随着一个小生命的成长,越来越宽大,胸怀也逐渐豁达起来。

人或许,原本就不应该太执着,要求的太多,失望也便太多……

孟子寒默不作声,手心中不断传来的温度,使我的心底用上一阵感动……

寒寰宫内。

“奴婢参见公主。”

“起来吧,你们娘娘呢?!”若君如往常一般冲了进来。

经过这几个月,她的心也渐渐开朗起来,爱情本不应强求,只是她自己太过于执着。

人就是这样,死死的拽着一件东西,总是放不开,直到,等到快要失去,云淡风轻,这才明白过来,却已晚矣!

她是来道歉的,她要好好向颜儿姐姐道歉,她要说出她的心声,她要求得她的原谅。

“回公主,皇上把娘娘召了去,现在还没回来!”

“哦?”一阵失落的神色很快从她脸上划过。

“那我去她房里等她吧!”说完,若君想也不想,便朝那个熟悉的屋子走去。

轻轻的推开那扇略有些陈旧的木门,她心里不免有些惆怅。

夜色悄悄降临,橘黄色的灯光在黑暗中发出阵阵微弱的光芒,形成一个个斑驳的黑影,洒在了她的身上。

她轻轻的抚过熟悉的圆木,那是她最爱的颜色,那上面还依稀的刻着她和颜儿的名字。

回忆像潮水一般用上脑海:。

“颜儿姐姐,这张圆木桌是我最先看上的,只可惜,皇兄说什么也要留着给你。”

“哦?你若是喜欢,就拿去吧!我对这些东西没什么特别的喜好,横竖看就一个样。”

“不行,皇兄一定会怪我的。这样吧,咱们在这圆木桌的边缘刻上我们两人的名字?!”……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轻轻抚着那个名字,慢慢的坐了下来。

忽然,目光这时飘到搁在玉壶边的一张纸条儿。

她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展开了:。

晚上戌时在西华宫见,不见不散。

西华宫?!怪事,那不是宫中的禁地吗?!

难道……她不敢再想象下去……

越想越蹊跷,最终,她决定前去看看……

好不容易摆脱了身后的一群奴才,若君孤身一人来到了西华宫。

推开经久未修的木门,她轻轻的走了进去,屋子中一片黑暗,轻柔的月光透过破烂的窗珩洒下一道清冷的影子,更加增添了黑夜的恐怖气氛。

“有人吗?”她壮着胆子,轻轻的问了声。

没人回答,只有冷不丁从窗外传来的几声小虫的叫声。

奇怪,怎么没人呢?!

若君忍不住轻喘了声,这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她越往前走,心里越害怕……

正当她准备转身走时,突然,一双结实的铁臂紧紧的环住了她的腰。

“你是谁?!”她急忙叫出声,心中的恐惧又加了一分。

“你终于来了……”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

若君心里一惊,难不成颜儿姐姐在这儿偷偷跟男人见面?!

她犹豫地转过身,正想问个明白,不料,朱唇立刻被封上,一股陌生的火热气息包围了她。

“你放开我。”黑暗中,她的双手不住的敲打着男人的胸膛。

“不,我再也不会轻易松手!”男人的呼吸越来越重,大手蛮横的撕扯着她的衣裳。

若君瞪大了双眼,她能感觉到,男人全身似乎被火包围了,下身肿胀的欲望紧紧的抵着她。

“不……”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滴落下来。

男人丝毫不理会,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突然将她拦腰抱起,扔在了一张柔软的榻上,接近疯狂的啃咬着她细嫩的皮肤,大手粗鲁的摩挲着她的敏感地带。

她在颤抖,这种奇妙的感觉将她的理智渐渐吞噬……

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过后,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僵硬的身躯逐渐变软,她不由自主迎上他的。

转眼,空中布满了繁星,孟子寒搂着我的腰,细心的扶着我,走进了寝宫。

“娘娘,您总算回来了,公主在房里等了你很久呢!”春香的声音。

若君来了?我心下大喜,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原谅我了?!

我嘴角微微露出一抹笑意,脚下的步子不觉加快了很多,恨不得赶紧能见到她。

“你急什么?若君又不会跑了!!”孟子寒皱起了眉毛,搀着我的胳膊,埋怨道。

“我这不是想快点见到她嘛!”我无辜的撇撇嘴。

孟子寒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头发,轻轻的推开门,走在我前面望了望,怪异的说道:“没人啊!”

“啊?就怪你,硬拉着我画什么画,说不定她是因为等的不耐烦,走了!”我没好气的瞪了孟子寒一眼,一手抵着腰,慢慢坐了下来。

孟子寒好笑的摇了摇头,在我身旁坐下,细心的为我倒了杯水。

“这是什么?”他突然拿起了早上我搁在那儿的纸条,怪异的展开了。

我自顾自喝着茶,扫了那纸条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不知道。我不认识字。”

见孟子寒眉毛越皱越紧,我不觉好奇的瞄了一眼,诧异的问道:“上面说什么?”

“晚上戌时在西华宫见,不见不散。”孟子寒一双黑目惊讶的望着我,轻声读了一遍。

“什么意思?!”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那是什么眼神?!

孟子寒叹了口气,再看了一遍纸条上的字,纳闷的说道:“去西华宫?那是皇宫的禁地。”

“禁地?”我喃喃念了一遍,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我看向孟子寒,他的眼里突然浮上一层悲伤的情绪,叫人琢磨不透。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我担心的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一阵冰凉。

“西华宫其实以前是先皇的宠妃平妃住的地方,只是,后来母后为了争夺权势,把我的皇姐杀害了,嫁祸于平妃,先皇迫于皇祖母的压力,最终将平妃流放。从此以后,平妃住的宫殿便被封为禁地……”

我目瞪口呆的听着他说完,天下竟有如此狠心的母亲,为了夺取后宫的最高地位,宁愿牺牲自己的骨肉。

“很震撼吧?!”孟子寒苦笑一声,眼里盛满了无奈。

“寒,你答应我一件事。”我沉吟了好一会儿,心中十分复杂。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不由联想到了自己的孩子,若是哪一天我不幸离开,我不想我的孩子受苦!

“什么事?”他的眼眸,痛苦中带着伤痛。

“答应我,不论什么时候,一定要对我们的孩子多一点耐心。万一哪天你实在是很反感很讨厌了,你就把他送到付府去吧,由我大哥照看!”我双眼怔怔的望着他,心里有太多苦楚,却不能言语。

“颜儿,你说什么呢?!他是我们的孩子,当然应该由我们共同看着他长大!”孟子寒脸色一变,双手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答应我便是!”我笑着抚上他的脸,目光十分复杂。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不离开我,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孟子寒忽然情绪激动起来,轻轻的揽过我的肩,靠在了我的肩上。

“好了,你一个大男人忧郁什么劲啊?!咱们快去看看吧。我想看看是什么人!难道你就不好奇吗?!”我推开他的脑袋,径自站了起来,心中一团疑惑。

孟子寒实在是拿我没办法,只得搀了我,叫上几个人,陪我朝西华宫走去。

黑夜的天空中,繁星点点,一阵阵凉风轻轻吹起了我的裙摆,随着我披在肩上的发丝,在空中肆意的飘舞。

孟子寒揽着我的腰紧了紧,声音轻飘飘,关心的问道:“冷不冷?!”

“不冷。”我回头望着他,露出一抹宽心的笑容。

“还没到吗?”我怯怯的望着那条黑漆漆的大道,心里有丝恐惧。

“别怕,要不我们回去?!”孟子寒抱紧了我,低沉温柔的嗓音在我耳畔响起。

“不,我不怕,咱们进去吧。”我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壮起胆,朝里面走去。

“来人,提着灯笼在前面照路。”孟子寒沉声命令道,看向我的目光却异常温柔。

话音刚落,身后几名太监立刻窜到了面前,一人手里提着一个大红灯笼,照亮了阴森森的屋子。

灯笼发出的光亮渐渐找出了两个赤裸裸的人影。

“宋大哥!”

“若君!”

我和孟子寒几乎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

“皇兄!”若君急忙用衣服护住身子,两颊通红。

孟子寒急忙挡住了我的眼睛,将我背过身去,一脸惊愕的问道:“你们在这干什么?!”

“你干吗挡着我的眼睛?!”我不悦的小声埋怨道。

“颜儿,你不能看!”孟子寒轻声尴尬的说道,大手仍然遮掩住我的双眼。

“为什么啊?!我偏要看!”我猛地打掉他的手,睁大了眼睛瞪着他。

“该死的女人,我们走。除了我,你谁也不许看!”孟子寒无奈的扳过我的身子,犹豫的扫了眼前两个慌乱无措的人一眼,拽着我,赶忙朝寒寰宫走去。

丑妃倾城

丑妃倾城

作者:佩玉类型:王朝争霸小说状态:有更新

封妃大典,她睡得口水直流。帝王宠幸,她踢他下床。衣衫尽落,他拉她入怀,“爱妃你睡,朕自己来……”她画凤凰画的像鸡,弹琴像弹棉花,唱着流行歌曲,下着五子棋,却不小心网罗了一颗帝王心。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