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最新小说-云讯小说每天为你推荐最热门小说 > 资讯 > 丑妃倾城冷墨付美颜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在线阅读

丑妃倾城冷墨付美颜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8-12-28 11:53编辑:

双十一即将来临,小编为您推荐一本最火的小说丑妃倾城,主角是冷墨付美颜,是由作者佩玉创作的一部穿越小说,云讯小说中文网更新及时,无不良广告,为您用心打造舒适的小说阅读网站.“噢,对了,据说他最近拍了部新片子叫什么只因爱上你,我表姐说相当不错,明天正好是他的记者发布会,你要不要去凑凑热闹?近距离一睹偶像的风采啊?!”梦心是个十足的追星族,她表姐,爱若娱乐刊首席娱乐记者……曾帮我们要过好几张明星的亲笔签名……

《丑妃倾城》精选章节

我隐忍住笑意,扫了一脸无奈的孟子寒一眼,回头对若君眨了眨眼睛。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孟子寒笑着把我抱进了屋子。

我双手艰难的勾住他的脖子,笑道:“可你不还是陪着我演戏吗?!”

孟子寒忽然把我放到床上,暧昧的笑道:“谁让我怕你还真看呢!”

我闻言,登时羞红了脸,双手抵着他的胸膛,正经的说道:“你准备怎么做?”

孟子寒轻轻的在我身旁躺下,幽然长叹一声,道:“不知道。”

我回过头扫了他一眼,目光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相信他们,绝不会干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来得,一定是有人陷害他们。”

“哦?你就这么肯定?!”孟子寒撑起身子,温柔的目光锁在我的脸上。

“是的,因为我了解他们。对了,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啊?!”我有些焦急的晃了晃他的胳膊,不耐烦的问道。

我见孟子寒一直闷不吭声,不由得着急起来,干脆靠在他的胸膛上,轻声说道:“寒,你放了他们吧。干脆你赐婚给他们?!”

孟子寒一怔,面色瞬间沉了下来,声音没有一丝温度,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我立刻坐起身来,双眼含赤,怒不可遏。

“总之这件事情你别管了,颜儿,还有两个月,你好好养身子,别管这些!”孟子寒别过头,拉过脚边的被子,就要往我身上盖。

“你什么意思?!”我霍然一甩被子,不悦的瞪着他,心里一肚子火。

“颜儿,这个宋宇风太过分了。如若不是若君去,只恐怕你……”他欲言又止,目光黯然失色,一股怒意升了上来。

“原来你是为了这个?!那你更应该成全他们。除非,除非你还在怀疑我和宋宇风?!”我冷冷的看向他,声冷如铁。

“颜儿,难道你非要这样?!”孟子寒重重的叹了口气,豁然起身,整理好衣服,准备离去。

“是我非要这样吗?!孟子寒,你以为我天天被困在这里什么也不知道吗?!你当我真是眼睛蒙了,耳朵也聋了吗?!”我冷笑一声,声音恍如从谷底传来,没有一丝温度。

“颜儿,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孟子寒背过身,提步便往外走。

“你还在护着她!孟子寒,你太令我失望了,她一次一次陷害我,一次一次置我于死地,可是,你呢?你总是在为她掩饰。算了,事到如今,我无话可说。你走吧!”我一口气把心中积郁已久的话全吐了出来,一双凤目充满了绝望。

他真的走了,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走得这么决然,就像记着逃避什么似的。

他的心在害怕,他对文若雨的愧疚恐怕这辈子也还不完,只是,他一想到颜儿,他的心就一阵猛烈的抽痛,只要她一提离开,他的心就莫名的揪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他的身边没有了她,他无法想象,那将会是怎样!

黑夜的风吹起了他身后的黑发,在空气中奋力的飘舞,一如他的心,飘摇不定。

他不是不明白,他只是在装傻,只可惜,最终,他隐瞒了所有的人,却始终骗不了那个最重要的人。他的颜儿!

唉……他重重叹了口气,大步朝寝宫走去,每走一步,彷佛就有个熟悉的声音萦绕在他耳旁,那是颜儿,她一遍遍在呼喊他回头。只可惜,当他惊喜的返过头去时,却空无一人。

“皇上,您怎么又回来了?!”小末子怪异的盯着主子,主子的脸色十分难开。

“你下去吧,朕要就寝了。”孟子寒疲惫的挥了挥手,他的心比身体更累。

小末子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不放心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便轻声走了出去。

长夜慢慢,窗外一缕淡淡的月光洒在了他的窗边,照亮了那张冰冷而无奈的脸。

孟子寒习惯性的伸手往身旁一摸,那里空无一人。

千方百计想要睡去,却发现一闭上眼,尽是那张熟悉的脸。

他喜欢拥着颜儿睡去,他会觉得很满足。虽是最平凡的快乐,却能让他记一辈子。

为何天意如此弄人,他欠文若雨的,又何止这些!

或许他可以潇洒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做不到,这几年他派人跟踪她,他知道她过得很苦,他们的爱如果只属于过去,他也不愿意再伤害她!……

“小姐,皇上来了。”喜儿小声的在我耳旁说道,见孟子寒走进来后,识相的退了下去。

我头也不抬,两眼依然专注于春香为宝宝绣的小肚兜,那上面画着一朵淡雅的牡丹,如我的心境一般。

“颜儿,你在看什么?”孟子寒讨好似的凑到我身旁,不知什么时候,他总是这么低三下四的乞求她的原谅。

我看也不看他,话语里没有任何感情:“看春香绣的肚兜。”

“肚兜?怎么这么小?!”孟子寒抢过我手上的东西,没话找话道。

“是给宝宝的。”我淡淡的说道,径自站起身,走到窗台前,倚在那儿。

“你难道就不能看我一眼?!”孟子寒扔下手中的东西,修长的身影罩住了我的。

“没什么好看的,看也看了两年多了!”我双眼飘向窗外那棵大树,轻描淡写的说道。

孟子寒一愣,她的话深深的刺伤了他。

她就像是一只刺猬,她可以比谁都温柔,但是,当她发怒时,她会竖起全身的刺,以防别人的伤害。

“颜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倔强,你为什么总要跟其他女人不同?!”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不明白,这种猜不透的感觉让他很慌。

我慢慢转过身,清澈的眼眸如羽毛飘过湖面,异常平静。

“如果我不倔强,如果我和别的女人一样,那么,我还是我吗?孟子寒,你还会这么对我吗?!”他的伤,他的痛,我只当麻木了。

孟子寒猛然一惊,她的话没错,若非她是付美颜,他又怎会如此在意她的一颦一笑?!

“算了,不要再骗自己,你是皇上,你有权利下任何决定,我不会再妨碍你了。只是……”我顿了顿,有一瞬间狠不下心来说这句话:“孟子寒,只要这宫中,有文若雨一天,你和我,永远不可能。”

不要怪我狠,我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保护我腹中的孩子!

她是个狠女人,没有能力与她对抗,我躲,还不行吗?!

别怨我无情,要怪只能怪,你的爱太博大,我承受不起!

这种以生命为代价的爱,我不要。这种以别人的牺牲为条件的爱,我要不了!

“颜儿……”他的眼里,流露出我最害怕的脆弱。

我逼着自己硬是狠狠的别过头去,我怕,我怕看见你的脆弱,我又会心软。

“什么也别说了,我主意已定。若是你想留住她的话,我生下孩子后,会带着孩子走的。绝不给你添麻烦,你可以和她重新开始。”我的目光呆滞的望向外面,一字一句,心如刀绞。

“颜儿,你别逼我!”孟子寒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俊脸上一丝惊恐刹那间闪过。

“是我逼你吗?孟子寒,你太令我失望了!我只是一个女人,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人,我只想有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孩子,难道,这很过分吗?!”

他不懂,为什么他总是这么轻易的伤害我?!

没人逼他,是他自己,在犹豫。

而我的心已经等不及……

“我难道不是你的丈夫吗?这难道不是我的孩子吗?!为什么你可以这么残忍,把关系撇的这么清楚。颜儿,你是个狠心的女人!”孟子寒情绪十分激动,双手不停的摇晃着我的胳膊。

“狠心的女人?!”我冷哼一声,随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原来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么一个形象?!好吧,我什么也不说了。还是那句话:有我没她!”

我痛苦的别过头去,不想让他发现我眼中流露的懦弱。

孟子寒愣在原地,我眼中一闪即逝的受伤并没有逃过他的眼。

“孟子寒,答应我一个要求。”待心情平复了下来,我徐徐转向他,目光十分诚恳。

“什么要求?!”他悲哀的发现:也许这一次他将很难再挽回她的心。

“我明天想出宫一趟,我想去看看我爹娘。”我由衷的说道,目光十分恳切。

孟子寒默不作声,他只是呆呆的看着我,大约半晌后,这才闷闷的应了声:。

“好吧,只是,你现在已经有八个月身孕了,我担心出什么事,这样吧,明日ni等我下早朝,我陪你一起回去!”

“你放心吧,我会没事的,还有,我会回来的。”我对他微微一笑,坚定的目光望进他深邃的眼里。

我怎会不知,他眼里的仓皇一一映入我的眼底,他在担心……

仓皇见我心意已决,也不再说什么,意兴阑珊的望着我,几次想说什么,最终却没说出口……

“小姐,您这样真能出宫吗?”喜儿担忧的望着我高高隆起的腹部。

“能,你跟着我吧。”我坚决的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便直接钻进了轿子中。

熟悉的路,熟悉的景色,却已是不一样的心境。

我微微拨开帘布,朝外面望去,心中除了惆怅,留下的只有伤痛。

轿子慢慢的抬出了皇宫,我的心也跟着明亮起来……

“喜儿,你让他们改个方向,咱们不去付府了!”我悄悄的把佻尘的地方告诉了她,让她转告轿夫。

“小姐,您去那儿做什么?”喜儿忍不住问道,她实在是不懂,小姐干嘛好端端的往那儿跑?!

“你别问这么多,我自是有事。”我不耐烦的瞪着他,怪她多嘴。

喜儿见我没好脸色,只得悻悻然照着我的吩咐去做。

“你到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千万别让他们任何一个人进来!”我指了指身后的那些人,不放心的叮嘱喜儿道。

“知道了,小姐,您尽管去吧!”……

“老衲见过皇后娘娘。”两年不见,那位神人的容颜却依然如初。

“起来吧。”我一手撑着腰,艰难的走到上方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你让他们都下去吧,我有话跟你说。”我扫了周围若干人一眼,温和的说道。

看着众人渐渐散去,最后,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我和神人。

“想必你也知道玉公子的真是身份吧?!”对于他,我不需要再隐瞒什么。

“娘娘果然聪明。”神人走近了我,站在我身前。

“我想见他。”我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此行的目的之一。

“娘娘,恐怕您还不能见他。”

我猛然站起身,错愕的望着他:“为什么?”

“时机未到,娘娘,您来这的目的,老衲都知道,你回去吧,老衲会妥善安排好一切的。”

我心下一凉,他什么都知道?难道,连我让他帮忙的事?!……

“小姐,您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喜儿急忙迎上前,扶着我。

“咱们走吧。”我满怀心事的回头往里看了一眼,随后急急的钻入了轿子。

“去付府吧。”我拉下帘布,面无表情的命令道。

我与付天恒和老夫人贴心的说了一会儿话,随后叮嘱了付若黎几句,便也匆匆的告别了他们。

我和孟子寒就这么若即若离的过着,整整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之间说话的次数恐怕算都算得清。

他是帝王,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已渐渐接受这个事实,也试图使自己对他平常一些。

他亦如往常一样,每日定期看我一次,默默的坐在一旁,看着我写字,或者是干别的事。虽是不说,他时常流露出来的懊恼和悲伤却并未逃过我的眼睛。

后宫没任何变化,太后时常去皇陵住上一段日子,间或会送些补药珍品什么的过来。

两个月过后。

“小姐,小姐。您忍着点,我这就去叫皇上。”

该死的,我轻轻咒骂了一声,半夜三更的,腹部传来的剧烈痛楚使我忍不住在床上翻滚。

“娘娘,您忍着点,产婆马上就来了!”春香紧紧的抓住我的手,不停的拭去我额上的汗珠。

“痛,哎哟,真的好痛!”我拼命的捂住肚子,脸色瞬间惨白。

“参见皇上。”

一个熟悉的人影,突然出现在视线中,那张心急如焚的脸放大在了我眼前。

“你还愣在这做什么?!产婆什么时候来?!”孟子寒不耐烦的瞪着春香,强有力的手臂紧紧的环住我的。

“颜儿,你再坚持一下!”孟子寒握住我的手的手心阵阵冒汗,我知道,他也很紧张。

“如果你痛你就叫出声来,千万别憋着!”他手足无措的抱住我,浓眉揪到了一起。

“不行了,我不行了。痛……”我不住的在他怀中挣扎着,大声的叫了出来。

“皇上,皇上,产婆来了!”喜儿焦急的跑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大约四十岁的老太婆。

“你能行吗?朕命令你,一定要保证皇后平平安安的!”孟子寒涨红了双眼,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一只手仍然紧紧的抓住我不放。

“皇上,您这样,只怕奴婢没办法给娘娘正常接生!”产婆冲上前来,尴尬的望着皇上,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皇上,您先出去吧,小姐快不行了!”喜儿亦满脸通红。

孟子寒犹豫的望了我老半天,那只握住我的手松了松,脸色十分严肃,就像是做一个重大决定。

“别,你别走,先答应我一件事!”我仅存的一丝理智这时战胜了疼痛。我无错的抓住那只手,死死不放。

“什么事?颜儿,以后再说吧!”他心里浮上一种不好的预感,声音跟着颤抖起来。

“不,你听我说完。喜儿,你答应我,一定要给她找个好归宿!”我牢牢的握住那只粗大的手,艰难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整张脸因为疼痛扭曲成一团。

“我答应你。只要你平平安安,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孟子寒轻轻的把我的手拿掉,他的眼底露出一丝恐惧,面色也十分苍白。

“那,那我就放心了。别忘了你对我的诺言。”

我最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慢慢,闭上了眼……

十日后。

“皇上,您已经不吃不喝好几日了,您这样下去怎么受得了!”小末子焦急的看着主子,自从皇后难产死去后,主子一直都是这幅模样……

“皇上,你就算不为自己的身体,你也要为两位小皇子着想啊!”

小皇子?孟子寒冷哼一声,没有了你,他们,所有的人,他们又有什么意义呢?!

“皇上,你吩咐的事,已经办妥。那个产婆于今日午时已被处死!”小末子战战兢兢的禀报道。

死了?她死了又有何用?颜儿,你到底在哪儿,难道你就忍心撇下我和我们的孩子吗?

他不敢相信,他到现在也不相信:他的颜儿走了,走得这么突然……

他还有很多话,甚至来不及告诉她……

他想说,他帮孩子取了很多个名字,问她喜欢哪一个……

他想说,今生今世,她是他唯一的妻子……

他想说……

这一切,太晚了……

“来人!”

“皇上,您有何吩咐?!”

“朕要开棺查尸!”

他不信,他偏不信,颜儿就这么离开他了,什么也没留下!

“皇上,这恐怕不妥吧?!”

皇上到底是怎么了?疯了吗?!

“朕说开,就开。立刻开,朕要亲自前去。”

四月的天,细雨绵绵,天空阴沉沉,重重的压了下来,似乎上天也在为他哭泣。

“开吧。”男人疲惫绝望的声音,一双黑目布满了血丝。

一个重重的檀木棺材被撬开了……

孟子寒闭紧了双眼,他在恐惧,他害怕这一切都是真的。

“皇上,棺中空无一物。娘娘的尸体……”

他听不进去,他全都听不进去,在睁眼的一刹那间,他欣喜的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

“颜儿,这是你在惩罚我吗?!”

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无力的靠在了身旁的一棵树上,面如死灰。

“来人!”沙哑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着。

“皇上……”小末子忧虑的望着眼前憔悴不已的主子。

“传朕的旨意,将若妃送入臣安寺,削发为尼,终身不得还俗。”……

二零零八年四月。

零八贺岁大片《只因我爱你》记者发布会。

领衔主演:佻尘,花沁儿。

“各位媒体记者大家好,我宣布:《只因为爱你》记者发布会正式开始。”

“佻尘,您好。我是TG电视台的记者,我想问您一个问题,也是众多影迷十分关心的问题。”

“什么问题?”

简洁的回答,这一向是他的风格。

“您在剧中的演出十分动情,把主人公陈诺的感情世界演绎得惟妙惟肖,特别是最后一幕告白,感人肺腑。我想问一下:您是不是有过类似的经历,这才使你能够把人物的感情把握的如此到位?!”

“是的,我曾经爱过一位女子,那段话,不但是陈诺要说的,同样,也是我要说的。”

“那么,您现在和那位女子还有联系吗?”

“没有,她像风筝一般失踪了。”

“我相信广大影迷都与我一样,对这位女子感到十分好奇。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才使得您对她至今仍念念不忘?!”

“她很普通,普通得在人堆里,很容易被埋没。但是,我爱她……”

佻尘的眼里盛满了泪水,他不是在接受采访,而是在倾诉,倾诉他的思念……

正在这时,他的眼角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挤出人群,向大门方向走去。

是她吗?!

“佻尘……”身后的尖叫,置若罔闻。

他奋不顾身的追了出去,急急的找寻着那抹身影……

待他赶到门外,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他的幻觉?

佻尘若有所思的望向前方。

“父皇,您在想什么?!”细细嫩嫩的稚音飘来,只见一个大约五岁大小,身穿太子袍的小男孩奇怪的望着身旁满脸沧桑的男人,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充满了不合年纪的成熟。

从他记事开始,他的父皇就不曾露出过笑脸,他的眉间总是笼罩着一缕轻愁,一双黑眸盛满了忧郁。

日落的时候,他的父皇总爱一个人躲在母后的屋子里,静静的望着窗外的那棵老树,喜儿姨娘告诉他,母后生前总喜欢对着那棵树发呆。

母后长什么样呢?他从没有见到过,只是常常看见父皇失神的盯着一张画看,目光变得异常温柔,嘴角微微往上扬。

那是父皇的笑。

父皇喜欢皇弟,很喜欢。喜儿姨娘说,皇弟身上有母后的影子。

父皇从不提起母后,似乎那是一个不可触碰的谜团,他只在心里,默默的怀念着她。

后宫中,再也没有人胆敢提起皇后这个人物。

他深知,父皇有多么的爱母后!

父皇为了纪念母后,给他和皇弟,一个取字枚,另一个取字言。

“今天的功课都完成了?”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随着年纪的长大,父皇对他的要求更加严格,他每日的起居,学习,饮食无不一一过问。

他一直是个乖孩子,不多言,不乱语,他从不问起母后,他知道,那是父皇心中永远的痛。

他不会耍太子脾气,不会随意按自己意愿做事,任何事情他都会遵循父皇的决定,只有征得父皇的同意他才会去做。

父皇曾说,他长大成人那天,他才可以放心离去。

去哪儿,他不知道。

随着他渐渐成长,父皇日益消瘦,一天天在病床上度过,太医说,那是心病。

他的心情十分复杂,他害怕随时都可能死去的父皇真的有一天永远离他而去,那样,他和皇弟将真正成为孤儿。

可是,他的父皇总是无神的望着那张画,脸上不断的浮现出悲痛和后悔。

父皇就像是一只随时可能脱线的风筝,他心里太多苦,太多痛……

那个在战场上骁勇善战,英明果断的父皇不见了,他很冷,只除了看见皇弟时,偶尔流露出一丝温情。

十年后。

他已经完全可以胜任一国之君的位置,朝廷上下,大大小小的事情由他一手打理。

漫长的十年过去了,孟子寒感觉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望着已能独当一面的儿子,他欣慰的闭上了眼睛,永远的闭上了……

他终于可以毫无遗憾的离去……

颜儿,我等了你十余年,却始终没有盼到你……

情缘未了,我怎能咽下这口气……

我在死神前苦苦乞求,以三十年阳寿,换来了世代相寻……

我的灵魂化作一缕孤魂,飘忽不定,世世代代必将追随你……

即使穿越千年,我也将苦苦将你寻回……

诺言仍在心中守候。

每一个不眠的夜里。

回忆在梦中等你。

明知还在思念你。

明知还深爱着你。

闭上眼默默告诉自己。

我的眼里流着你的泪。

你总是感觉不到我的伤悲。

对你的爱最后都变成眼泪……

二零零八年。

“总裁,你在想什么?”陈秘书惊讶的望着自己的总裁。

已经一天了,总裁一句话也没说,只顾低着头沉思,表情时而沉重,时而悲痛。

孟子寒烦躁的摁住了太阳穴,为什么每年的三月初八,他的心总会莫名的一阵揪起?!胸口像有一块沉重的石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总感到莫名的心痛,那一阵一阵的抽痛,使他忍不住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总裁,要不要送你去医院?!”总裁苍白的脸色让她很是担心。

“不用了,给我预约Jack吧!”孟子寒挥了挥手,明明没干什么,为什么他却感到异常疲惫!

Jack,,他大学时期的死党之一,主修管理,后来却跑到剑桥大学去攻读心理学。

原本还讥笑他,目光短浅。看来,今天是有必要找他谈谈。

孟子寒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不由暗骂了一声。

“总裁,您要出去?”陈秘书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总裁今天是怎么了!

“你不用跟着我。”孟子寒抓起老板椅上的西装外套,大步朝总裁专用电梯处走去。

他等不及了,心口处持续的传来一波接着一波的痛楚,就像被撕裂了一般!

银色的宝马被司机停在了公司出口处,在阳光下发出阵阵白色的光芒。

“总裁好。”小合恭恭敬敬的打开后座的车门。

孟子寒皱了皱眉头,多年在商场上叱诧风云的他,从未有过这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就像是什么东西牵拌,那种感受极其的陌生!

小合透过车后镜,怪异的扫了坐在车后座的总裁一眼,今天的总裁怪怪的,虽然同往日一样,一脸冷酷,但是,眼底透出的那抹异样的神采却很是特别。

他,孟子寒,号称商场上的雄鹰。

为人冷酷无情,作风果断利落,短短三年时间,吞并了台湾素有电子王之称的“微尔公司。”,手下百余家分公司散布于纽约,伦敦,香港等地。

他,表面冷漠残酷,一双狭长的眼睛似鹰目,仿佛能洞穿一切。实则,头脑冷静,心思细腻如针,对对手心狠手辣,毫不留情。

“你醒了?”身旁的助手急忙喊来了医生。

佻尘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只依稀记得老方丈带着他走进了一间密室,随后他就什么也没有印象。

“你!”他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自己那间六千万的豪宅中。

“尘,你还认识我吗?!”大牌女明星米拉激动的握住了他的手。

该死的,她怎么会在这里?!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和她仅相处了不到半个月而已……

佻尘木然的环顾了四周一遍,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他记得墙壁上那张近三十寸的艺术照是他让助手挂上去的。

很显然,他回来了,告别了那个不知名的朝代!

“尘,你怎么不理我?医生,他有没有事?!”米拉泪盈盈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她从第一眼便深深的被他吸引。

她推掉了接拍好莱坞大片的机会,接手了这个平平淡淡的生活片。

只是因为,男主角是他。

自从他昏迷以来,她没日没夜的守在他床边,就是希望当他苏醒时,第一个看见的是她。

“没有,一切正常。”他的家庭医生罗尔怪异的皱了皱眉。

莫名的昏迷了半年,原本以为他还要继续睡下去……

但是……这简直是个奇迹……

“发生了什么事?!”佻尘扫了身旁若干人一眼,接过助手递来的水,漫不经心的问着。

他闷声的听着助手前前后后的解释了一遍,目光停留在眼前这个哭的花枝乱颤的女人身上。

原来他在片场受了点伤,不觉昏迷了半年长……

“米拉,我很感谢你这半年来对我的照顾,阿飞,你先送她回去吧,我想起来活动一下。”佻尘朝助手点了点头。

“罗尔,你也去休息吧。我已经没事了!”

米拉一愣,她等了半年,等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

含着泪,她默默起身,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毅然走出了熟悉的房间。

佻尘缓缓走下床,他真的回来了,只是,为何心里非但没想象中的高兴,反而多了一些失落……

是因为她吗?!

佻尘漠然的拉开了窗帘,一双俊目惆怅的望向窗外……

她过得好吗?!他不得而知。

他们不再是距离和身份的隔阂,跨越千年的鸿沟,或许,今生再也无法相见。

感觉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他醒了,一切也都变了……

离开后才懂得回忆有多痛,追寻心中另一个世界,不需要完美,只要能再回到原位。

三个月后,他又重新出现在各大媒体报刊的头条,他立刻再度成为娱乐圈焦点人物。

他自拍自导了一部电影……《只因爱上你》。

一个穿越千年唯美的爱情故事……

轻柔慢缓的故事情节,纯情动人的爱情片断,越久弥深的情感积淀……

也许它的结局并不圆满,有情人终究没有走到一起……

没有华丽的画面,那种荡气回肠的爱情却值得细细品味……

爱情,不在乎拥有,不在乎千年。

时间漫溯中,将爱立体起来。

真爱至死不渝,甚至超越生死。

它的演绎是成功的,它是成功的……

剧中陈诺(佻尘饰演)深情而绝望的眼神,痛苦而无奈的表情,甚至连嘴角抽动的一个瞬间,都凝固成一个个唯美凄凉的画面,深深的撼动着每一颗心。

只有他知道,那是他的本色,他的回忆……

有媒体评论,此部影片的成功,将佻尘的演艺事业又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记者发布会上。

他只回答了两个问题,这种无聊的发布会,他不屑于参加。

若不是为了给女主角面子,他不会来。

刨根问底无趣的发问,使他很是厌倦……

他们……又有谁能真正理解他的电影,理解那份永不褪色的爱……

他想尽快结束,这是他的最后一个问题……

突然,他眼角瞥见一抹熟悉的背影,她的气质,走路的神态,是那么的相像!

他追出去了,义无返顾的追出去了,心底有千百个声音在呼唤:清涵,是你吗?!他全身的血液顷刻间仿佛全涌了上来……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既害怕,而又期待!

终究,他没有抓住那抹身影,难道,是他的幻觉?!

佻尘站在一片人海中,若有所思的望向前方,一颗平静的心突然又悸动起来……

不,那绝对不是幻觉。

他有一种预感,是她来了,就在他的身边……

他一刻也等不及了,他要找到她……

“尘,这么晚叫我来,有什么急事吗?”黑夜中,一个修长的身影懒懒的斜靠在门前。

韩焰,佻尘的经纪人,同时,亦是表兄弟。

“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他刻意的加重了后面那句话。

“很重要?”韩焰收起了不正经的模样,兴味盎然的瞅着眼前这个男人。

他变了。

从他苏醒那一刻,他不再是玩世不恭的佻尘。

一双玩味的黑目多了一些难懂的情绪,深幽的眼眸有一丝看不出的悲哀。

他的表情总是冷冰冰的,双眼经常迷茫的盯着某件东西,像在回忆。

他,更像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是的,一个女人。”佻尘抿了抿嘴,迷离的双眼投掷在一张纸上。

那是一张海报,上面一男一女深情的相拥……

一行醒目的大字赫然的印在了海报的正中央,映入了那双抑郁的眼眸中。

如果爱不能长久,我愿意去回忆……

如果不能拥有,我的心永远为你跳动……

我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冷不丁迎上一缕强烈的光线,投射在我脸上,刺得我忍不住睁开了眼。

“爸,妈!”我震惊的望着坐在床边,十分憔悴的两张熟悉的面孔。

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有情有恨……

“涵儿,你终于醒了!”老妈眼眶顿时湿润了,一张原本十分年轻的脸平添了几道细细的皱纹,眼睛是肿的,她一定是哭了很久。

“这是在哪儿?!”我迷茫的望着陌生的环境,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封闭的玻璃房间内,全身上下插满了大大小小透明的管子。

“涵儿,这是医院啊!你终于醒了,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妈还以为你要这么一直睡下去!”老妈一面说一面流泪,不消一会儿,已是泪流满面,看了直叫人心酸。

睡?我迷惘的凝视着面前的人儿,脑子里一片空白……

“涵儿,你可真把爸妈给吓坏了,当医生说你成了植物人时,你妈当场就吓晕过去了。感谢老天,你终于醒了!”老爸激动的凑到我身边,头上又添了一些银丝。

植物人?!我一惊,难道我所经历的那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

那个神人……只是一个梦吗?!

“涵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又有哪儿不舒服?!泽瑞,你赶紧去叫医生。”老妈见我目光呆滞,一声不吭的愣着,不禁吓得脸都白了!

“我没事,爸妈,我想出院!”我收回思绪,苍白的笑了笑,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但是……”老妈为难的看了看对面的老爸,不放心的朝他使了个眼色。

我明白,她是想让老爸劝劝我。

“好了,妈,什么也不用说了,我想出院,越快越好!下午吧,下午就回家!”从小就厌恶医院的消毒水,那种难闻的味道,使我想吐……

我烦躁的别过头去,心里沉甸甸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卡住一样,好不痛快!

一阵一阵的酸楚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就像经历了一场生死之劫?!

如果是梦,为什么我的心会隐隐作痛?!

那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孟子寒,孟子寒……我喃喃自语……

“涵儿,你在叫谁啊?!”老妈怪异的看着我,她不懂,为什么她的女儿醒来后,精神恍恍惚惚的,眉宇间笼罩着一层浓浓的哀怨。

“没什么。”我淡淡的说着,头埋入了被窝中,一双迷离的眼睛不知不觉盈满了泪水。

梦中……

孟子寒紧紧的握住我的手,那双阴郁的黑眸氤氲上一层水气,他的眼眶湿润了……

我痛苦的挣扎着,随着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我深深的望了孟子寒一眼,闭上了眼睛。

夕阳西下,一个沧桑的男人怔怔的凝视着手中的一张画,目光时而深沉,时而忧愁……

那画上的人,如此熟悉,熟悉的就如亲身经历过一般!

一个五岁的孩童天真的望着他的父亲,稚嫩的脸上满是心疼。

“妈已经给你办好手续了,咱们回家吧!”老妈将被子掀开,却见我泪流满面,忍不住错愕的望着我,一时很不解。

“你是不是哪儿又不舒服?!”这丫头这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醒了,一个人蒙着被窝在里面哭什么啊!

“没有。”我摇了摇头,泪水仿佛不受控制的往下掉,只觉得胸口堵得慌。

老妈轻轻的擦去了我脸上的泪水,怪异的瞅着我,面容时而严肃,时而不解。

“那你哭什么?!”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她的涵儿一向乐观向上,她不信,她会无缘无故的哭……

“妈,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真的,他太可怜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来,心里就觉得很痛,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我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那股奇异的感觉,我紧紧的抱住了眼前最亲的人,仿佛这样就能使心里好受些。

“原来是做梦啊!吓妈一跳!好了,丫头别哭,你爸正在楼下等着咱们呢!这些东西咱们不用提了,等会儿,保姆会上来拿!”老妈好笑的戳了戳我的额头,目光充满了宠溺。

“保姆?!”我换好了衣服,不解的看向老妈,家里什么时候多了保姆?!

“你爸的公司这半年做大了,咱们家也有了些钱。再加上你整整睡了半年,没有保姆,我怎么忙得过来呢!”老妈似笑非笑的睨了我一眼,眼角露出的一丝鱼尾纹使我感到辛酸……

回到了属于我的房间,一切都没有变。

窗外那盆花盛开得好艳丽,黄色的花瓣一朵朵,像一张张扬起的笑脸。

我休学了,因为生病,休学半年。

妈妈说,刘千丽一直没有音讯,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般。

美丽,你过得好吗?!我仰头望着蔚蓝的天空,或许,只有这片天才是我们共同的东西。

妈妈说,我变了,没有了笑容,眼睛里时常透露出淡淡的忧愁。

轻轻的抚着爸爸送给我的怀表,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另一个画面:。

“颜儿,喜不喜欢这东西,外使说这叫做怀表!”

“喜欢,你看它多精致,我要它了!”

一个女孩如获珍宝的捧着手里一块金色的怀表,调皮的眼里充满了惊喜。

少年宠溺的望着女孩,那双深幽的黑目悄悄的流露出一丝温情……

我用力的甩了甩头,这一定是梦……

为什么那张脸总是出现在梦中,沧桑,而沉痛……

“不,不会的,你不能死!”我猛然坐起身,大汗淋漓。

这到底是怎么了?!

一闭上眼,那张熟悉而绝望的脸总是浮现在眼前。

他一遍一遍的呼唤,呼唤着一个女人的名字……

“颜儿,世世代代,你必将属于我!”

他如一缕幽魂,凄苦坚定的声音总在我耳边萦绕……

他空洞的眼睛慢慢浮上一层绝望、哀伤、悲苦、心碎交织的波网,密密地缠住了那几乎要被碾碎了的心。

我痛苦的睁开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心里感到一阵绞痛和无力。

几个月后。

我修完了落下的学分,终于毕业了。

一间咖啡厅内。

“你很喜欢发呆!”梦心一手摆弄着高脚杯中的吸管,好奇的望着我。

“是吗?我只是觉得那张画有点熟悉罢了!”我指了指墙壁上那张超大的海报,顿时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梦心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登时眼睛瞪成了铜铃。

“不是吧?!他不是你最喜欢的那个明星吗?佻尘耶!”

“哦?!是吗?!”我淡淡的回道,目光不忘再扫了那张巨幅海报一眼。

“噢,对了,据说他最近拍了部新片子叫什么只因爱上你,我表姐说相当不错,明天正好是他的记者发布会,你要不要去凑凑热闹?近距离一睹偶像的风采啊?!”梦心是个十足的追星族,她表姐,爱若娱乐刊首席娱乐记者……曾帮我们要过好几张明星的亲笔签名……

一张巨大的横幅立在大厦的门前,我呆呆的站在那张超大的海报前,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异样的感觉。

“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我们进去吧!”梦心嗔怪的扫了我一眼,不由分说地将我拉进了会客厅。

会客厅里人山人海,各大娱乐周刊的记者们纷纷举起相机,朝前面那张长桌上的人喀嚓喀嚓的按动扳机……

聚光灯在眼前晃悠着,不停的闪动,刺痛了我的眼……

很快,我和梦心被人潮挤到了正中央,淹没在一片人海中……

“看见没?你的偶像!”梦心激动的挽着我的胳膊,朝前面那道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影一指。

是他?!我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

胸口不由自主的剧烈起伏着,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

视线渐渐模糊开来……周围的一切恍如消失了一般……

人群,闪光灯,相机……全不见了……

我仿佛置身于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里……

眼前出现了一位穿着白色衣衫的男子,那双空洞的眼里盛满了无奈,甚至还有悲痛。

那张悲戚的脸慢慢的放大在眼前……

“我们走吧……我们离开皇宫……”一声声撕声力竭的叫喊犹如在耳畔响起……

“不,不!”我大叫一声,惊恐的蒙住了耳朵,没命的朝门外跑去。

梦心急急忙忙地追了出来,却发现早已没了踪影……

她是怎么了?!梦心望着我远去的方向,不觉皱起了细眉。

算了,等会打电话再问吧。她喃喃自语道,转过身来,却发观身边还有一个身影,同样若有所思的望着前方……

我是怎么了?为何我心底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他的眼神,他的脸,如此的熟悉,就象梦中的那张脸!

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可能,一定不可能?我重重的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心中那股奇妙的感觉一直挥之不去。

就如,我们早已相识相惜,那种亲切感就像是故人重逢。

心里莫名的激动,莫名的汹涌澎湃。

我重重的趺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的望着手中紧拽住的海报。

“你怎么又坐在沙发上发呆,电视也不开!”老爸狐疑的扫了我一眼,随手拿起遥控器,摁到了商业频道。

“没什么,我太累了,休息一下!”我随口胡乱说着,正准备站起身,眼角忽熬瞥见了电视里一个熟悉的影子。

五月二十日,楚锋集团成功收购香港一家电子公司,据相关人士透露,收购额大约在两百亿以上。

此次突然大手笔的收购,令电子行业的大鳄纷纷表示不解,据此,本台记者好不容易采访到楚锋集团的总裁孟子寒先生。

“您好,请问贵公司这次……”

我愣然的站在原地,目光紧紧的锁在电视里那张冷酷的脸上,久久回不过神来。

心里猛然一阵揪痛,泪水情不自禁的顺着脸颊流下来……

是他吗?他来了……

深邃冰冷的眼神,冷酷的薄唇紧紧的抿在一起,他是这样的熟悉,我的手忍不住缩了缩,手指不自觉的颤抖起来,那种抚过他脸的触感仿佛还停留在指尖。

“你站在电视前发什么愣啊?!”老爸突然走过来,上前关心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没,没事。我回房里去。”我赶紧低下头,企图掩饰住眼里无尽的伤悲。

我慢慢的朝房里走去,每走一步,脚下仿佛有千斤重,那张难忘的脸牢牢的印刻在脑海中,与那些模糊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丑妃倾城

丑妃倾城

作者:佩玉类型:王朝争霸小说状态:有更新

封妃大典,她睡得口水直流。帝王宠幸,她踢他下床。衣衫尽落,他拉她入怀,“爱妃你睡,朕自己来……”她画凤凰画的像鸡,弹琴像弹棉花,唱着流行歌曲,下着五子棋,却不小心网罗了一颗帝王心。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