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最新小说-云讯小说每天为你推荐最热门小说 > 资讯 > 男主角是冷墨的小说_女主角是付美颜的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在线阅读

男主角是冷墨的小说_女主角是付美颜的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8-12-28 11:53编辑:

最好看的小说丑妃倾城主要讲述了冷墨付美颜之间的爱情故事,人物描写丰满,内容充实。云讯小说阅读网精选内容:“妈,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我抬头看了看那个令人生畏的金色商场牌子。谁不知道,国光商场,都是有钱人消费的地方。据说,随便一双手套都得一万块。我记得梦心曾经买了一条裙子,明码标价六万,把全班的人都震撼了

《丑妃倾城》精选章节

“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他修眉一挑,目光紧紧的盯着我。

我一怔,千想万想,怎么也没料到他竟然会问这个问题。

孟子寒啊孟子寒,你是真忘记,还是故意在惩罚我?!

惩罚我抛弃了你,抛弃了孩子?!

“你认为呢?!”我叹了口气,转而反问道。

“对不起,我脑海里对你完全没有一点印象,只是,总觉得你有些眼熟。”他无奈的看向我,目光十分真诚。

眼熟?!这个认知有如当场一棒,将我彻底的打入黑暗中。

仅仅是眼熟?!我的心不由自主疼了起来。

这一定是上天对我的责罚,为何一面对他,我就无比脆弱?!

“我们根本就不认识!”我强克制住心上一阵阵的抽痛,坚定的看着他,那张千年前的面孔。

人未变,只是,一切已非从前!

“不认识吗?!那我,为什么我对你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不信,她脸上突然浮现出的失望和哀怨让他为之一震。

他不信,他们原本毫无瓜葛!?

“大概是从前见过吧!”我苍白的朝他露出一个笑容,眼里一片死灰。

他的目光,如此的由衷。

我到底该不该相信你?!

我又到底该如何给你解释那一场错误的相恋?!

“我下车了。你放心,我会回家的。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我苍白无力的下了车,感到前所未有的悲戚,终究,我没办法向他解释,我没有勇气,说出一切……

孟子寒默默的望着那道渐行渐远的人影。

她很失望,她的脸上透露出绝望,伤心,甚至是懊悔。

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这一切,是否又与他相关?!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目光一直追随着那抹身影,直到消失……

这时,西装口袋里突然响起一阵铃声……

“喂……”他的目光收了回来,一手熟练的把着方向盘。

“总裁,是我。您要我查的那个人,我已经搜集好她的资料了。您什么时候要?”若十分职业的嗓音传来。

“现在,立刻。你这就送到我办公室来。”他突然掉转了方向,重新戴上了墨镜,一手有意无意的摩挲着下巴。

他重重的甩了甩头,该死的,那张熟悉的脸总是萦绕在他脑海里。

“哎哟……涵儿,你总算回来了?!”我刚把钥匙插入门缝,妈妈突然将门打开,急忙迎上前来,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面容十分憔悴,怕是一夜没合眼。

“你再不回来,我和你妈都要考虑报警了。涵儿,上哪儿去了?为何一个晚上都没回家?!”爸这时也站了起身,戴着一副老花眼镜,严厉的看着我。

我一惊,急忙胡乱掰了一个理由:“我昨天遇见以前的一些同学,聊着聊着,大家就说好去KTV了,直到现在才唱完。”

“是吗?和哪些同学?我打电话问问?!”爸的语气有一丝不悦,他昨夜整整一个晚上都没睡着,四处打电话给她的同学,都说不在。

我一愣,爸什么时候这么精明了?!

“是一些中学同学,你和我妈都不认识呢!”我讪讪的笑了笑,提着包就想往房里走。

“好了,你就别再问了。对了,涵儿,昨天的面试怎么样了?”她心急如焚,揪了一夜的心,总算掉了下来。她不想去追问什么,她相信她的女儿,一定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面试?!我垂下了眼睫,想起了昨天泪奔的那一幕……

“涵儿,你说说话啊!”妈着急起来,一脸殷切的望着我。

“呃……还好吧,我累了,我先进房里去了。”我匆匆撂下一句话,急忙跑进了房间,重重的把门关上。

我扔了包,木然的倒在了床上,双目瞪大了,对着天花板。

他们会不会发现,我就是颜儿?!

我稍稍侧过身子,脑海里浮现出佻尘那张痛苦的脸。

他是记得我的,他一直都惦记着!我心里一股既欣喜又内疚的感觉渐渐升腾。

我想起了那张广告牌……《只因爱上你》。

我呆呆躺着,脑海里掠过一副副千年前的画面,突然有个想法,抓起了包里的手机:。

“是梦心吗?!”

“恩,清涵啊,你妈昨天打了无数个电话来找你。你上哪儿了?手机又不接。”

“我回家了。梦心,晚上,我们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吧!”

“看电影?我记得你从不去电影院看电影啊?”

“那是以前。你去你家附近的电影院买两张《只因爱上你》的票,晚上我吃过饭就来找你。”

不知为什么,我想看这部电影,非常想。

或许,因为它是佻尘自编自导的,又或许,我仅仅是想寻找一些记忆!

我悠然长叹一声,重重的闭上了双眼……

梦中:。

一张绝望的脸由远及近,飘进了我的梦中……

寒,你又来了?!我呆呆的望着那张熟悉悲戚的脸。

颜儿,你好吗?我终于找到你了。

跨越了整整一千多个时空,我苦苦的找寻着你。

为什么你那么狠心?!

为什么你不等我的解释?!

我为你建了一座墓,无字墓。可惜,你却不在里面。

我知道,你走了,亦如你来时……

我不准言儿提起你,从不允许。

没有母亲的孩子,他不需要母亲的记忆。

那只会使他更痛苦。

颜儿,原谅我,为了誓言,我自私的将天下交给了言儿。

我知道,你会怪我的,他,还小。

妹儿很像你,特别的像,他没有言儿懂事……

他总是吵着要母后……

但是,每一次我都假装生气,甩手而去。

颜儿,我曾答应过你,好好照顾孩子。

可是,没有了你,我无法给予他们圆满的爱。

我总是不由自主的在他们脸上寻找你的影子。

看见他们,只会使我更加伤痛。

所以,我很冷淡,每次一见他们,总是板着一张脸,言儿曾问喜儿:父皇到底爱不爱他们?!

当喜儿告诉我时,我的心真的很痛,但是,我没办法……

如果不对他们严格一点,那是害他们。

艳而,我明白,你一直不希望他们生活在皇家。

只是,生死有命,上天注定的,他们必将背负起这个责任!

这就是,皇家的无奈!

“涵儿,吃饭了!”***声音突然传入我的耳中,孟子寒的脸渐渐模糊,最后消失……

我痛苦的睁开了眼,重重的捶了锤发涨的脑袋。

自我清醒以来,几乎一闭上眼,就梦见那张脸。

他总是絮絮叨叨的向我诉说一些琐事。

他的眼神还是那般温柔,那般无奈……

“来了!”我怔了一下,懒懒的穿好衣服,走下楼去。

“总裁,这是您要的资料。”若恭恭敬敬的递上一个文件夹。

他不明白,总裁为何突然派他调查一个普通的女人!

孟子寒脱去了外套,利落的接过了那个蓝色的文件夹,一手支着下巴,另一手翻动着档案。

苏清涵,二十二,拂川大学财务系……

他懒懒的扫了一眼,都是一些无聊的记录……

突然,他的视线停留在下方一张彩色的照片上,三个女孩的照片。

苏清涵的旁边,两个笑得特别灿烂的女孩,只是,为何,他会觉得,其中一个特别眼熟?!

“若,这张照片是?”他迟疑了一会儿,诧异的问。

“哦。这是他们学校两年前开校运动会拍下的。”若接过文件一看,笑着解释。

那个女孩实在没有多少资料,所以,他只能从她从前的学校去搜集。

据他的调查,这个女孩实在是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在校十分平凡,几乎没有什么惊人的事迹。

只是,他很不解,为何他们总裁苦苦追查这个女孩!

“休学半年?!”孟子寒喃喃自语。

“是的,不知什么原因,照片上的三人那一天统统失踪,后来,苏清涵莫名成了植物人,沉睡了半年,大半年前才清醒过来的,更加奇怪的是,她清醒后,完全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事。”若思索了一会儿,十分疑惑的说。

沉睡了半年?!孟子寒皱起了浓眉,黑眸半眯,似乎陷入了沉思……

“那,其他两个女孩呢?”他再次看向若,黑目中有一丝复杂的情绪。

“一个目前已经出国留学,另外一个失踪一年多了。到现在还没找到。”他也觉得这件事很奇怪,但是,不论他怎么追查一年前的事,依然找不到一点线索。

“失踪了?!”孟子寒瞪大了双眼,这件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是的,警方已经放弃了追查,对外宣布,已身亡。”若低沉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里显得有些诡秘。

“那,另外一个女孩,你有没有追查过?!”他从文件夹中抽出了照片,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他不信,世界上有如此诡异的事情!

三个女孩,一个失踪,一个出国,另外一个成了植物人!?

“那名出国的女孩吗?!我曾经打过电话到美国询问,同时也问过她的班主任,只是说她无故消失几天后自己回来了,什么记忆也没有,连家人都不认识了。后来,她的父母为了恢复她的记忆,举家移民到美国去了。”这件事着实令他想不通,他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一点线索也联系不起来。

“呃……”孟子寒把照片轻轻放进了抽屉里,不论怎么看,似乎和他都联系不起来?!

只是,威吓他总是感觉自己与这件事有关?!

“继续追查下去,你可以多花点时间在美国那边。”他是指那名唯一正常的女孩。

“好,我会继续追查的。”若点了点头后,自动退出了总裁办公室。

这件事情实在是蹊跷,看来,这次,他非得亲自去趟美国不可。

孟子寒把文件夹也塞进了抽屉里,双手交叉托着头,舒服的靠在老板椅上。半闭的眼睛,投射出一抹异样的光芒。

这件事情,他非弄清楚不可?!

“总裁……”这时,门外传来了陈秘书甜美温柔的嗓音。

“进来。”孟子寒迅速回过神来,坐直了身子。

身穿一息蓝色洋装的陈秘书,今天看起来分外的柔媚温婉。

只是,这一切明明是为了某个人,但是,他却从来视而不见。

“什么事?”他一向这么直接,连一句废话也没有。

“总裁,我是想问问,上次的那名叫苏清涵的女孩,我们要不要录取她?!”她十分奇怪,在总裁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待定这个词,但是,这个女孩,她是第一个。

孟子寒一愣,这件事情他早忘了。

他一手烦躁的捏着下巴,目光在那个装着若送来的文件夹的抽屉上停下了,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张沉静冷淡的脸。

“我根本就不能算是你的员工,做多,充其量是个待定人员。”他想起了她的话,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似乎在讥讽他。

“录取吧。”第一次,他破了格。

也许,她能做好。

他在心里自我安慰。

“是。”陈秘书点了点头,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十分明显的失望之情,他总是看不见她,不论,她怎么努力!

她没再多说什么,强压住内心的失落,转身向门外走去。

“等等……”他忽然想到什么,急忙叫住了她。

她一惊,难道,他终于注意到了?!

今天,如光集团发了个邀请函过来,希望孟子寒能参加他们的庆功宴。

她费劲心思打理了一番,其实,只不过是想成为他的女伴而已。

“苏清涵申请的是什么职位?!”他也不明白,为何他会问这个。

陈秘书一愣,脸上瞬间苍白,他湮灭了她的最后一丝希望。

她强迫自己镇定,一定不能让他看出来。

他曾说过,他们只是纯粹的工作关系。

他们可以成为好朋友,甚至是知己。但是,当这种关系被破坏时,他们便不能在一起。

“会计助理。”她的声音十分平静,只有那双眼睛,透露出心伤。

孟子寒没有看她,他一直在思索,两道浓眉紧紧的皱在一起。

“这样吧,把她调到秘书部门,当你的助理吧。”他知道,这完全是私心。

但是,他就是想这么做。仿佛有一股力量驱使他这么做。

“我的助理?”陈秘书大惊,她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个冷酷的男子。

他们公司招聘秘书助理,向来有特别苛刻的要求:一是必须是名牌大学管理系硕士毕业,二则,必须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三来外语必须达到相当流利的水平。

但是,眼下这个女孩,三项标准,没有一项符合,怎么可能胜任得了这个职务?!

孟子寒是怎么了?!她实在是不敢相信:一向不留情面,冷酷决断的总裁竟然会……

“总裁,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她依然立在原地,话语汇总夹杂着一丝坚定。

“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你去吧。”孟子寒没有再说话,埋头于一堆文件中,故意不理会她。

“是。”陈秘书讪讪应了声,无奈的走了出去。

她很是不解:总裁这是为什么?据她了解,孟子寒和那个叫苏清涵的女孩并没有很大的联系。

换句话说,孟子寒之前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孩。

她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喂,若吗?我是陈喻洋。”

“陈大小姐?有何贵干?我这马上就要登机了,快点说。”若站在登机口处,他很意外。他苦苦追求了她五年,但是,她连正眼看也没看过他。

她的眼里,永远只有孟子寒的身影。

她看不见他,甚至觉得他玩世不恭,她总是护着孟子寒,从大学就开始。

哪怕他明明不对,她也总是为他的错误辩解。

他们是大学同学,他们一起参加模型设计,他们一起为事业奋斗……

孟子寒比他聪明,无论什么时候他总是冷静自若,他敏锐的商业洞察力以及过人的胆识使他赢得了很多……

他成为了商场上的一只雄鹰。

她总是默默的守着寒,正如他一直守着她……

“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这是她第一次麻烦若,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谁?”若皱着眉头看了看手腕上的白金表。

“一个员工,苏清涵。”她觉得。这件事情一定不那么简单。

她?若一怔,俊逸的脸上蒙上一层阴霾。

她为何也要调查这个女孩?!若拿着手机的手轻轻垂了下来。

“若,你在不在听我讲话?!”陈喻洋忍不住朝电话另一头大叫。

她的第六感告诉,若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否则不会反应这么大!

“在,我当然在。”若急忙把手机重新贴在耳旁。

“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陈喻洋突然压低了声音。

她十分了解若,他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他的保密性很好,但是,如果是她,就不一样了。

“没有,好了,喻洋,快要登机了,我得关手机。”若赶紧敷衍道。

“等等,你到底说不说,舟若。”她提高了声音,语气中有一丝不悦。

她不信,他会拒绝她!

“好了好了,告诉你也无妨。寒也派我调查那个女孩。我现在去美国,就是为了找到唯一的那条线索。”

他最终还是妥协了,他害怕她生气。

果然不出她所料,寒与那个女孩的关系,非同寻常!

“若,答应我一件事。”她的声音放软了下来。

“什么事?”若淡淡的问。

“你告诉寒的同时,我希望你也能告诉我进展。这是我第一次求你,我想,你应该不会不答应吧?!”她对他有信心,他一定会答应的。

“好,就这样吧。”他仓皇的摁下了那个红色的键。

若半眯起眼睛,他默默爱了这个女人五年,这是她,第一次,第一次求他!……

“你要的资料都弄来了,这可是我花了整整一个礼拜整理的。打算怎么感谢我啊?!”韩焰没正经的递过一沓精纸。

佻尘面无表情的接过那沓东西,急忙打开,坐在一旁翻阅起来。

苏清涵?!

他心下猛然一震,握住资料的手瑟瑟发抖。

他没有忘记,她说过,她的名字:苏……清……涵。

苏清涵,他饶有兴味的翻开了她的档案,一张调皮的脸顿时映入他的眼帘。

她的表情,一颦一笑,哪怕是一个眼神,都是那么的相象!

但是,那张脸,却变了……

难道……?

“黑,我真搞不明白,你让我费尽心思找她的资料干什么?难道,你想让她当下部片的女主角?”他十分不解,这个女孩,怎么看,也没有明星脸。

“这个你别管。”他冷冷的声音响起。

“黑,你若要用她,我可不同意。且不说她的模样,影迷一定不喜欢。再说了,你没见那资料上写着吗?这个女孩以前住了半年的院,还成了植物人呢!”他可不想培养一个问题多多的女孩。

“你说什么?!”佻尘提高了声音,目光突然转向他。

“你自己看看吧,最后一页有她的病历。”韩焰指了指那沓纸的最后一张。

佻尘赶紧把那沓资料翻过来,拿出最后一张,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她也昏迷半年?!

该死的,如此的巧合!

他几乎可以认定她就是那个愚蠢的女人!

“黑,你怎么了?”韩焰见他的脸瞬间苍白,担心的问。

“我没事,你自便吧。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他急忙夹紧了那一沓资料,拉过休闲外套,大步朝外面走去。

“黑,黑……”

这个男人,最近这是发什么疯?!……

“涵,你终于来了……”梦心焦急的在电影院门口等着,眼看还有五分钟就到了进场时间。

“对不起啊,我睡过头了!”我不好意思的对她笑笑,接过她手中的宣传报走进了电影院。

“走吧走吧……”我不耐烦的将她拉进了电影院。

硕大的屏幕上开始出现一张熟悉的男人脸……

我紧紧的抓住手中的海报,眼睛死死的盯住电影屏幕。

他深情又痛苦的眼神,不是在演戏,仿佛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涵,你看那个男主多有情啊?!但是,为什么女主不答应呢?!”梦心拍了拍我的手臂,递上了一包爆米花。

“涵,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这时,她转过头,怪异的盯着我。

我怔怔的望着那么唯美的一幕!仿佛就在昨天。

电影中,他深情的握住女主的手,表情那么真切,眼里闪耀着熠熠泪光……

我的手紧紧的反绞在一起,双手摩擦着那张光滑的宣传纸。

“因为她也有苦衷。”我的目光定在了那个悲伤的场景上,泪水一滴两滴……掉在了手中的宣传单,在安静的空间里发出阵阵声响。

泪水渐渐迷蒙了我的眼,我愣愣的望着那个女人,她演得如此的专注,一个表情,一个目光,似乎都在照映着我。

“什么?”梦心突然递上来一张纸巾。

“涵,你怎么了?!”

“啊?没事!”我接过白色的纸巾,轻轻摆了摆手,目光重新回到了屏幕上。

“虽然很感人,但是,涵你是不是太入戏了?!”梦心终于忍不住转过身子,正对着我。

我一动不动,每一个画面变成记忆,翻江倒海的向我袭来。

他演得真好,如果说以前我没有认真的察觉过他的每一个神情,那么,现在,他眼里流露出的每一丝痛苦都深深的击在了我心上。

“我没事,继续看吧,就快结束了……”我没有看梦心,声音阵阵颤抖。

或许,我本不该来,它只能使我更痛苦……

我手中的宣传单被我揉成了一团,湿湿的,沾满了我的伤心……

错误的时空,错误的相遇,可是,这该怎么结束?!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电影落幕了,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没想到这是个悲剧,清涵,男主太可怜了……”梦心一手挽着我,一手捏着纸巾。

我任由她拽着往前走,脑海里一直萦绕着最后一个镜头:。

“你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知道,那一定是方丈。

或许这一切,正如他所说,原本只是天意。

佻尘,难道,你真的还在等我吗?!

我该怎样才能让你死心?!

这个世界,我什么也不是,甚至还是有着病历前科的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孩。

没有家世,就连,这张脸,也变了。

谁会相信我?!

他们一定会以为我疯了!

突然,手提包内响起了一阵铃声,也打断了我的思绪。

“涵,手机响了……”梦心推了推我。

我赶紧揉了揉泛红的两只眼睛,慌忙掏出了包里的手机。

一个陌生号码!我微微皱了皱眉,摁下了接听:。

“喂,你好……”

“是我。”他独特的声音。

我脸色突然一滞,是他?!他怎么会有我的号码?!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我忍不住问出了声。

“你现在在哪儿?我来找你。电话里解释不清楚。”他的声音有点急促,看来在路上。

“我……”我扫了身旁的梦心一眼,犹豫不决。

“你应该知道我脾气的,我难保会不会找到你家去!”他的声音软了下来,有一丝调侃的意味。

“好,我现在在星光影院,你来吧!我在门外等你!”一听说他要上我家,我赶紧答应。

他说得很对,我的确很了解他。

只要他想干的事,他从不会顾及那么多!

“好,等我五分钟。”他快速的挂了手机。

我把手机放进了包包中,转向身旁的朋友:“梦心,你先回去吧,我在这儿等一个朋友,有点急事。”

她不能呆在这儿,我想了想,软硬兼施的将梦心给打发走了……

电影院的人渐渐散了,不久以后,原本人潮涌动的门外,只剩下两个人。

一个是我,另一个,是售票员。

我漠然的站在外面那张巨幅海报前,门前小卖部微弱的灯光打在了我的脸上,照亮了我的眼里闪闪的泪光。

他一定是调查了我。

或许,他全知道了……

我局促不安的在门前徘徊,若是他什么都知道了,我该如何面对他?!

是承认,抑或是……?

我紧紧的拽住手中的包,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缓解我心中的矛盾和紧张。

那种不安,期待,甚至是紧张的心情,太复杂了。

我不时的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每一秒的消逝都在我心中咯噔了一下……

我的视线紧紧的停留在那个唯一的入口,哪怕是一个人影经过,都能使我的心跳莫名加快一分……

突然,一辆车驶了过来,车窗随即被拉下,佻尘戴着遮去半张脸的墨镜,朝我扬了扬手,示意我上车。

“等了很久吧?堵车。”他如同和我很熟悉一般,口吻十分亲切。

“还行,没几分钟。”我径自系好了安全带,目光望向前方。

佻尘将墨镜取了下来,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拿起一沓资料递给了我。

我狐疑的接过那沓装订在一起的资料,一翻开,自己的一张毕业照片便赫然映入眼帘。

我皱起了细眉,忙不迭赶紧翻了几页……

他的资料搜集的可真全面,大到有我自读书起所有的成绩,小到连我喜欢吃草莓圣代也知。

我仓皇的翻到最后,竟然发现有自己半年期间住院的所有的情况,就连输的点滴,用的药都有详细的记载。

有钱能使鬼推磨!哼,还真不假!

我把资料胡乱扔在了一边,心里突地有一种被侵犯隐私的感觉,十分不舒服。

“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向我炫耀你的本事有多大吗?!”我把脸冷冷的转向他,声音夹杂着一丝不悦。

佻尘一愣,握住方向盘的手滞了一下,一双黑目依然注视着前方。

“对不起,我知道,这样随便调查你的隐私是很不对,可是,相对来说,你不觉得你也更无情吗?!”他低沉的声音透出一股心伤和失望。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也不明白你为何要这么大费周章地来调查我这么一个小人物。”我有些气愤的望着他,那份资料里面竟然还有我的体检报告。

“颜儿,不,是清涵。你还打算骗多久?!你别再逃避了,自从那晚听见你胡乱叫着孟子寒的名字时,我就知道,是你!”他叹了口气,突然在一处草地边,刹住了车。

我的脸色瞬间刷白,果然我没猜错,他已经肯定是我了!

“我说了,那只是巧合。你也知道,梦话是不能随便相信的。”这或许是最后一次挣扎。

“巧合?天底下巧合的事情真多啊!你昏迷了整整半年,却正好对上了我莫名沉睡了半年的时间。还有,刘千丽,名字,相貌什么都一样,这也是巧合?!”他一拳重重的打在车窗上,两眼跳着两簇火焰。

“你也看过我的病历了,植物人昏睡半年这很正常。至于刘千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无情的别开脸,他眼中的脆弱让我很害怕,我害怕自己会心软。

“是吗?不错,你掩护得真好。付美颜,你是个人才,你完全可以演戏了!”他冷笑一声,无力的摇了摇头。

听见那个熟悉的名字,我心下突地一惊,眼中的坚强开始慢慢瓦解……

“你别告诉我,你完全忘了我!涵,为什么你不肯重新承认这个事实呢?你刚才去了哪儿?!你去看电影,你去看了我拍的电影。难道,这不能说明你心里还有我吗?!”他有些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神情十分痛苦,就像是一个即将溺死的人,苦苦的抓住了一棵救命草。但是,他不知道,这棵草能支撑多久!

他的心情又何尝不是这样,他明明看见了她眼里伪装的坚强,她沉痛的目光,她一闪即逝的失落,他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她就是他要着的人。

但是,她的一句巧合,无疑将他彻底的打入深渊。

他不明白,为什么到了属于他们的时空,她竟然狠心要将他忘掉,将千年前的过去完全抹杀!

“我,我……”我仓皇的别过头去,心慌意乱。

他的话重重的击在我的心上,我苦心准备的托辞,伪装,顷刻间,全部瓦解。

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在我的脸上,炽热如火。

“你还有什么理由?!我不介意你一个一个说出来。”他看出了她的心慌,她脸上急剧变换的表情,骗不了他。

我双手紧紧的拽住包,这已成为我的习惯动作,手指微微颤抖。

佻尘的手突然覆上了我反绞住的手,磁性的声音温柔得像水一般:。

“涵,我们重新开始吧。既然你选择忘记,那么,为何我们不再给彼此一个机会,重新相识呢?!”

我惴惴不安的抬起了眼眸,这一切,是我完全没预料到的。

他的坚持,让我错愕。

我的心突然间乱了起来,规划好的生活彻底的被他搅乱。

这,到底该怎么办?!

“佻尘,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只是这么一个大众到不能再大众的人,我有什么资格来和他谈爱?!

他永远都是那么光彩四射,他的光环甚至可能波及身边任何一个人。

经历了一场生死之劫后,我变了,没有以前的坚强,没有以前的果敢。

我,成了一个人懦弱者。

我害怕轰轰烈烈的生活,就像是经历过千沧百孔的浩劫,我希望平淡。

“什么也别说了。我们一起把过去忘记吧。这是二十一世纪,我们应当重新相识。”他轻轻地执起了我的手,目光坚定的看着我。

“好吧。”我妥协了,在他一再的坚持下。

“涵,谢谢你。”佻尘目光熠熠闪着异样的光芒,嘴角向上扬起。

我任由他牵着我的手,心情十分复杂。

这算不算是一种接受?!

难道,我们真的注定可以在一起吗?!

“咱们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神秘的对我一笑,随即发动了汽车,一手依然覆在我手背上。

他的手心微微沁出些汗,粘在了我的手背上,湿热湿热的……

“去哪儿啊?”我怪异的看了他一眼。

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种真挚的快乐,他是真的开心。

我暗暗叹了口气,目光重新飘向了前方……

“这是哪儿?”车子在林山墓地停下,他拽着我的手,将我强硬的拉了出来。

“佻尘,你是不是存心报复我?半夜带我上坟地来?!”一阵阴风吹起了我落在肩膀上的发丝,肆意地在夜色中摇摆开来。

佻尘白色的衣服在一片黑暗中,格外的突出,更增添了几分阴森的气息。

我的手紧紧的被他包在温热的手心中,温暖了我的手,也温暖了一颗心。

我竟然不再感觉那么害怕……

“就是这儿。终于找到了!”佻尘忽然兴奋的像个小孩,指了指一片圆形的花圃。

我狐疑的跟在他身后,慢慢走了进去。

佻尘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开了盖,照亮了一块墓碑上面的字。

“玉昭与付美颜之墓。”

我不觉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了出来,顿时,当场震惊在原地。

“你疯了?!”我朝他大吼。因为激动,胸口起伏得厉害。

“我没疯。涵,不论是生是死,我都与你在一起。这是我们的过去。他们已经死了,完全消失在世界上。以后的二十一世纪,只有佻尘和苏清涵!”黑暗中,他目光灼灼的望着我。

我的心从未像此刻跳得如此地快,既震惊又感动。

震惊的是,他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

感动的是,没想到他对我的情竟如此的刻骨铭心。

我不得不承认,有一刻,我的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佻尘,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说,我很感动,是非常非常的感动!”我紧紧的咬住了下唇,眼眶顿时湿润了。

他的爱,太沉重……

我没有办法不被感动……

“什么也不用说了,你能记起我,你肯和我重新开始,我已经很高兴了!”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如此委曲求全。

我的心里,一阵辛酸……

我笑着反握住他的手,轻轻踮起脚尖,在他颊边落下一个吻。

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出我此刻的心情。

“好了,咱们走吧,深更半夜了,我送你回家去。”他揽住了我的肩,嘴角始终荡漾着笑意。

我疲惫的把脑袋靠在车窗上,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他专注的望着前方,时不时会转过头,对我一笑。

他的侧脸十分有轮廓,睫毛很长,很黑。只有眼角那还未完全褪去的忧郁在不经意间悄悄的泄露了他的心情,却更添了一分沧桑的味道。

“下车吧。”他走了下去,轻轻的为我打开了车门,那样子就如酒店外的门童,使我不觉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他替我拨去了飘在我脸上的一缕发丝。

“我在想,大名鼎鼎的国际巨星为我服务,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十分荣幸啊?!”我调皮的朝他挤了挤眼,调侃着说。

“那是当然,你要不要给点小费呢?!”他不正经的伸出一只手凑到我面前。

“好了,你回去吧!”我不理会他,在大门口停了下来,正色对着他。

他一直看着我走了进去,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爸妈,我回来了。”我换好拖鞋,习惯性的将手提包扔在了沙发上。

“你终于回来了,我和你爸足足等了你一个晚上。还以为你今天又不回来了!”妈回过头,朝我埋怨。

“怎么会呢?!现在也才十一点嘛!”我顺便扫了墙上的时钟一眼,正准备朝房间里去。

“等等……”妈突然起身,快速挡在了我前面。

“怎么了?”我停下来怪异的瞅着妈,她的目光紧紧的盯住我。

难道,我又有哪儿不对劲?!

“是这样的,今天一个陈秘书打电话找你,说你手机打不通。她让我转告你,明天九点去公司报到,办一些签约手续。”妈一本正经的样子,就像一个女老板在吩咐她的手下。

“啊?你说什么?!”我诧异的看着妈,再问了一边。

“傻孩子。就是说,你被录取了!”***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录取了?!我一愣,脑海里立即浮现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他录取我了?!难道……?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发现了我就是颜儿?!

“哦,妈,我进去了。”我没有再说什么,一转身,打开了房门。

“涵儿,差点忘了,我明天中午去你公司下面等你,妈陪你去买几套职业套装吧。”妈拉住了我的胳膊,笑着望向我,一双美目因岁月的流逝,有些深陷了下去,眼角也平添了几道细细的皱纹。

“好!”我走了进去,关上了房门。

我闭上了眼睛,全身放松,躺在白色的浴缸中,任由哗哗直流的水轻轻漫过了我的脖颈。

天呐,我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我竟然答应了佻尘?!

我烦躁的拿起蓬蓬头往脸上喷去,急流的水滴从我的脸庞缓缓流下,麻木了我的思考……

楚锋集团。

“孟姨。”我刚走进公司大门,发现孟云已经笑盈盈的走了出来。

“涵,东西都带齐了没有?”她挽住我的胳膊,关心的扫了我手上的资料一眼。

“好,我带你去报道吧!”她的声音很柔很轻,就如她给人的感觉。

妈说,孟云是个可怜的女人,原本去年打算好结婚的,可惜,在结婚前一天,她未婚夫在美国发生车祸。

她整整一年都精神恍惚,整日里喃喃自语,以泪洗面。

后来,妈给她介绍了一个美国回来的心理医生,她才渐渐走出阴影……

“涵,孟姨真想不到,你竟然能争取到这个职位。要知道,这可是很多海龟梦寐以求的位置!”她带着我上了电梯,很欣赏的看着我。

“是吗?”我心不在焉的盯着电梯门,脑子里很乱。

“那是当然。连很多大企业的千金都想来呢,这个位置要求可高了,所以,你得好好努力,薪水一定很高的!”孟姨笑着拍了拍我的肩。

我愣愣的站着,脑子里还在细细的回味孟姨的话。

倘若这位置如此重要,如此红火,为何他执意让我来担任?!

想不通,不论怎么想,也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让我自己说服自己。

论样貌,论学历,论经验,我与那些高等学府出来的博士硕士生,实在是没有一点可比性。

唯一可以解释的理由就是:他根本就是记得以前的事情!

但是……我直觉性的抚上了脸,难道,他什么都知道了?!

“涵,你怎么还不出来?!”不知何时,孟姨已经站在了电梯外。

“哦,我走神了!”我赶紧摁住电梯一旁的按钮,跑了出来。

“涵,这个毛病可得改改,以后工作了,不能老走神。”孟姨温和的拍了拍我的头,她对我,就如对待孩子一般亲切。

“我明白,谢谢孟姨。”我的视线飘向了最里边的那扇紧紧闭着的金边门。

孟姨把我带进了一间办公室,她跟陈秘书耳语了几句后,便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

“陈经理,您好。”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那个美丽的女子身上。

她真的很美,长及腰的黑发柔顺的贴在后背,一套贴身的白色洋装将她姣好的身材曲线展露无遗。

“苏清涵,是吗?!”她朝我笑笑,露出一拍晶莹的贝齿。

我站在原地,默默的点了点头,微微有些紧张。

“你坐下吧,外面那间便是你的办公室,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好吗?!”她和孟姨不同,虽然声音都十分轻柔,但是,她的语气中却夹杂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小小的玻璃间,里面一张大大的红木桌占据了一大半位置。桌子上立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瓶中插满了清雅的满天星,发出阵阵淡淡的香气。

“我以后就叫你小涵吧。你呢,就叫我洋姐吧。”她温和笑笑,目光十分友善。

“谢谢洋姐。”我递上了自己的简历和资料,目光不觉飘向了那扇门。

他一定在里面吧?!想到这,我的心跳竟有些加快。

陈喻洋礼貌的接过了我的资料,在一沓文件中,作了几条记录……

突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她依然低着头,目光停留在文件上,习惯性的摁下了那个红色的键。

“喻洋,你现在立刻进来。”熟悉的嗓音透过话机传入我的耳中。

是他?!我咬住了下唇,心中像是有一种感应。

“涵啊,要不你先回去,明日起,正式开始上班。记得九点要到!”我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兰色的话机,直到陈喻洋出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好,那我先走了。”我霍地站起身来,慢慢的朝电梯处走去……

“涵儿,你怎么就回来了?!”妈舒服的靠在家里那张宽大的沙发上,懒洋洋的看了我一眼。

“明天正式上班,今天没事。”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转身,又要往房间里走去。

“等等,你先睡一觉,换件衣服,吃了晚饭后,妈带你去买衣服。”在妈心目中,我永远都只是个孩子。而且,是个越来越沉默的孩子。

她曾带我去看过心理医生,甚至做了催眠,但是,终究没有用。

我已经不再是一年前的那个我……

我静静的躺在床上,房间里的装束全变了:。

那张最爱的照片已经被我永久的放进了抽屉,转而挂起了一副黑白画,上面是一位怀孕的古代女子。

她不美,却别有一番风韵。

为了这张画,我足足修了三个月的素描课。

连梦心都十分吃惊,一向讨厌这些线条和颜色的我,竟然会拿起画笔。

只是,她何尝能懂我心中的那个永远的遗憾!

我亲手在外面种了一棵树,是桂花树,和寒寰宫里的一模一样。

不论是天晴还是下雨,不论是阳光灿烂还是乌云当空,我总爱拉开玻璃窗,静静的望着那块洒下种子的地方,我在等它成长。

妈曾笑着说,我成天对着院子外那棵小树苗的时间远远超过了我和她跟爸说话的时间。

她哪知,我只是在那一段流逝的记忆旁徘徊而已!

手机突然响了,铃声是《我在那一角换过伤风》……

“喂?”我看了看手机上的一串号码。

是佻尘。

“你在干什么?”他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睡觉。”我不想多说什么。

“晚上有时间没?”电话那头很吵,看来,他在片场。

“晚上,我妈带我去买衣服。”我老实交代。

“没事,我下了戏,来接你吧。九点,在你家门口见!”他的声音很清晰,语气十分轻松。

我呆呆的看着手机,这算不算是开始?!

只是,关于孟子寒,我该不该告诉他?!……

“妈,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我抬头看了看那个令人生畏的金色商场牌子。

谁不知道,国光商场,都是有钱人消费的地方。据说,随便一双手套都得一万块。

我记得梦心曾经买了一条裙子,明码标价六万,把全班的人都震撼了

丑妃倾城

丑妃倾城

作者:佩玉类型:王朝争霸小说状态:有更新

封妃大典,她睡得口水直流。帝王宠幸,她踢他下床。衣衫尽落,他拉她入怀,“爱妃你睡,朕自己来……”她画凤凰画的像鸡,弹琴像弹棉花,唱着流行歌曲,下着五子棋,却不小心网罗了一颗帝王心。

小说详情